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0莺歌2
    男人喜爱她,追捧她。

    除了娶她回家之外,他们愿意为她做所有的事情。

    莺歌知道自己的定位,她要的,可并不是这窑馆里面的花魁。

    她在里面勾引了许多的富商亦或者是当地的纨绔子弟,但是这些人,除了想睡她之外,并没有其他的表示。

    没有一个人愿意娶她。

    哪个男人会娶一个妓女回家?

    莺歌等了许久许久,直到她的开苞日夜晚,才等来了希望

    买下她的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人,看起来像是一个读书人。

    这个人进来之时,并没有扑上来的意思。

    这人面无表情地打量着她,眼神似鹰眼一般锐利,似剥光了莺歌的衣服一般,让人很是不舒服。

    可下一秒,他又笑得如沐春风。

    “我需要请姑娘去做一件事,不知姑娘是否愿意?”

    儒雅的男人落座之后便直入主题,嘴里虽然说的是问句,但却不容人拒绝。

    并且,这也是她的机会莺歌听着对方的话,心中微喜,

    见惯了风月场所的冷漠与凄凉,她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摆脱自己的命运。

    莺歌顶着压力,挑了挑眉毛,似漫不经心地撑着自己的下巴,笑得风情万种,“先生严重了,依先生的财势地位,吩咐莺歌做事,哪儿当得起请字?”

    男人落在桌上的手轻轻敲了敲,面对着对面女子的姿态,神色并无半点松动。

    “你可知道,江南叶家?”

    莺歌脸上的表情顿了顿,接道:“叶家的大名,自是听闻过。”

    “我要你去勾引叶家的老爷。”

    男人的话说得风轻云淡,但莺歌脸上的笑意却忽然僵住了,隐隐觉得,自己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她冷笑了一声,“先生莫不是说笑?莺歌虽自恃有几分颜色,但叶家老爷是什么样的人物?岂是我这边城妓子说勾引就能勾引得上的?”

    虽然猜到对方要她做的事与这男女之事有关,但他也不挑个自己能做到的对象。

    叶家的老爷是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自己这烟花之地出生的人,怕是连见对方一面都难如登天。

    莺歌想着,心里还有些气恼。

    心思扭转之下,她却忽然站起身来,满面笑意地伸手揽住离自己不远之人。

    “先生莫与莺歌玩笑”

    男人见她倚过来,皱了皱眉,立即准备起身,却被腿上的女人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他的薄唇。

    “诶先生别急。既然买下了莺歌的初夜,那怎么的,也得享受了再走不是?”

    笑容满面女子眼角充满了媚色,可眼中的笑意却不达底。

    这人虽然身着一身青色素袍,上面除了三两竹叶,也没什么绣花,但莺歌知道,这料子是雪锦,贵重非常。

    城中的张家公子得了一身雪锦袍子,还专门到她这里来炫耀了一番,因此莺歌也识得这料子。

    勾引叶家老爷的事,她是做不到的,但若是能抓住眼前这人的心,那

    这是莺歌最后的孤注一掷,若是能引得他的心流连于此,那至少自己能少被睡几次不是?她还能安慰自己一番,至少还不算是一个千人骑的妓子?一人骑?

    莺歌想着,连自己都忍不住嘲笑自己,脸上却是笑得越发灿烂。

    “姑娘!”

    &

    nbsp;  “恩?”

    “在下已有妻室。”

    男人的双手垂在两边,僵硬地吐出一句话,本想推开身上的人,但双手碰到她之时,却换来对方更加亲昵的动作,让他很是无奈。

    为什么这事非要他来做?公子真是

    莺歌闻言,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啧啧了两声,心知自己与这人之间没了可能,也爽快地站起身来,认真打量了这人几眼。

    处在这种地方,莺歌对真心实际上很珍惜。

    想到这人对他妻子的心,她又忍不住嫉妒,似忘记了这人的身份,张嘴就是刺。

    “哼,先生真爱说笑,你人都在这里了,也花了不少钱,如今倒想起自己妻子来了?

    你们这些男人,还真是生了一张巧嘴,净骗得女人的心。”

    虽是讽刺,但到底她也没再贴上去。

    说罢之后,莺歌也不再摆出一副风骚之相,悠闲地坐回自己的位置,等着下文。

    男人被骂了一通,也不在意。

    “莺歌姑娘,明日会有人来带你去一个地方,他们会告诉你,接下来你会做什么事。”

    莺歌冷着脸,一副不耐之色,“先生莫不是喝多了净说胡话?莺歌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叶老爷能看上奴家这种残花败柳之身?莫不是您太看得起奴家了?”

    顿了顿,她又道:“何况,您所说的事,奴家也并未答应不是?”

    男人盯着面前的女子没有说话,但身上的气势却压迫而来。

    来这里的男人都对莺歌不住地讨好,面对她时,总是轻声细语,生怕她皱一下眉头。

    如此对待,这还是莺歌第一次直接面对。

    她感觉对面似有一座山压迫而来,让她喘不上气来。

    “姑娘以为,你还有拒绝的权利?”

    莺歌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低下头没有回话。

    男人见她如此,也敛气势,稍许之后,轻声道:“莺歌姑娘不要妄自菲薄,这世上别人去做这件事,可能是难如登天,但对姑娘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莺歌抬起头,不解地看着他。

    “因为姑娘与叶老爷逝去的妻子,长相有七分相似。”

    男人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心里也不住感叹。

    也不知道公子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这人,这长相上,还真是

    只要这姑娘不摆出一副媚色,这冷眉之下,与夫人几乎是一模一样,这要并不是熟悉之人,恐怕是根本分不出来的。

    莺歌闻言,若有所思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沉吟了许久。

    曾经她对自己的这张脸,可是厌恶非常,常常想拿刀划破了去。

    如今,倒因为这张脸获了救

    莺歌觉得有些讽刺,“明日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她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对面之人问道。

    男人点点头,“自然,但丑话说在前头,姑娘做事归做事,规矩你怕也是明白的。”

    莺歌呵呵笑了两声,本欲开口讽刺,但看到对方脸上的冷色,也知道自己不能再作死。

    规矩,还能有什么规矩?只能是撇清关系了不是?

    “这是自然,只是,奴家能否知道,到底是为谁在效力?”

    男人笑了笑,并未直接回答,只是道:“等进了叶家之后,姑娘自会知道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