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7秘事4
    温明语的话才开头,王氏就像被踩了尾巴似的,立马尖声叫停,生怕她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来。

    “哦?娘,为什么要住口呢?”

    “因为因为”

    王氏见女儿的眼神分外诡异,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光着身子一般,什么秘密都暴露在对方的眼中,让她十分难堪。

    温明语轻笑了一声,心底对她娘连失望都没有了。

    没有了期待,怎么还会有失望呢?

    母女两打的哑谜只有两人自己才知道说的是什么,温二叔狐疑地看着她两。

    觉得她们说的,好像不是自己藏的那笔钱

    莫不是妻子还有什么事儿瞒着自己?

    如此想着,他看妻子的眼神之中,便不自知地带上些许的审视。

    这让王氏的心中越加慌了。

    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

    当年她嫁过来之后多年,才终于将他的心拢到了自己的身边。

    说他老实顾家,是,没错。这是他的优点。

    但他的性格之中,却又隐藏了极其阴暗的一面。

    从当年他会拒绝自己哥哥在生死关头来借粮一事来看,就可以初窥温二叔这人性格之中的一部分。

    那事儿是自己唆使的没错,但他也没拒绝不是吗?

    若是让丈夫知道了自己的事,那自己恐怕得被他给活活打死!

    王氏想着这件事的后果,眼中盛满了恐惧。

    “你”

    “我没有!”

    温二叔才说出一个字,王氏便激动地一口否认。

    那做贼心虚的样子,让本来只是想随口问两句的温二叔心中的怀疑越加的深了。

    王氏说完之后,看见丈夫的眼神,立马察觉到了自己做错了事情,眼中满是后悔之色。

    正当众人僵持之际,在外晃荡了许久的温明博却突然回来了。

    他见着院中的狼狈状况,心中吓了一跳。

    “你们干什么呢?”见着大妹脸上的伤痕,他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走到温明语的身边,轻轻碰了一下她的伤,感觉到手底下女子的哆嗦之后,怒道:“谁干的!”

    像是被侵犯了领地的雄狮一般,盛怒之下的怒吼之声,充满了震慑之力。

    若是放在半年前,对着大妹的样子,他是看都懒得看一眼。

    但自从他受伤,卧病在床之后。

    他娘每日里就知道骂骂咧咧,而爹却也只知道长吁短叹。

    照顾他生活的,就只剩下温明语了。

    平日里他放在手心里的宝贝小妹,却在这个时候,对他不理不说,在知道他会落下残疾之后,还表现出了她的不屑与轻视。

    甚至于,他在外面听自己兄弟说,他的好小妹,声称以后是不再认这个瘸腿的哥哥。

    这让温明博心中寒了心,也终于看明白了家中对他好的人,到底是谁。

    受了一次重伤,温明博也成长了许多,终于看明白了自己以前是有多愚蠢。

    开始他总以为大伯一家是自恃自己是读书人,不屑与他们这样的泥腿子结交,再加上他娘的耳边风,让他更是厌恶大伯一家。

    可后来他也看明白了,自己不争气,你还奢望谁会看得起你?更何况他还帮着小妹做下了那样挨雷劈的事

    。

    若是放在自己身上,那不得非劈了对方不可!

    最近他在一家香料店里面找了一份儿工作,挣不了什么大钱。

    但他省吃俭用,也存下了一点银子,便存了心思,在街上买了两朵绢花,想送给自己大妹。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娘偏心。

    大妹这么大的姑娘了,衣服都是捡自己妹妹穿剩下的,整天灰扑扑的,长得也是个能看的,但他还从来没见过她戴什么首饰呢?

    最近他得了香料店师傅的眼,对方透露出想收他做弟子的意思。

    正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妹妹和爹他们呢。

    却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自己大妹被打成这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心疼得直抽抽。

    王氏不敢看儿子的眼神,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心里却松下一口气。

    虽然两件事都不是好事,但至少儿子把眼前最要紧的事情给岔开了。

    温明博见他娘的脸色,哪里还能不知道这事儿是谁干的。

    他有些失望地看了他娘一眼。

    作为晚辈,他也不可能去教训自己的母亲,只好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怒火,心疼地拉过自己妹妹,一言不发地往门口那边走。

    “小博!你才刚回来,又出去干什么?”

    王氏见儿子走了,有些心急地问道。

    温二叔也没搭理妻子,急急地跑到房中拿了个布包出来,跟上儿子的脚步。

    温明博转身看了他娘一眼,没好气道:“还能去干什么?你没看见你女儿身上被你打得一块好肉都没有?”

    王氏闻言,心虚地撇开眼。

    正当温明博一行人要走出家门之时,她却又突然喊道:“你记得给你小妹带一盒药膏回来!”

    正在行进中的人脚步一顿,抿了抿嘴唇,也没说拒绝,抬脚便走开了。

    叶家的主宅。

    “陈姨娘那边怎么样了?”

    叶玉珩一边提笔在身前的宣纸之上写着什么,一边十分随意地对着旁边立着的阿杰问道。

    可等了一会儿,却没得到身旁之人的回应。

    他挑了挑眉,斜眼看去,却发现一向面无表情,兢兢业业的杰侍卫,居然一脸傻笑!

    不屑地撇了撇嘴,哼了一声。

    阿杰这才被惊回了神。

    刚刚是想起了今早上看到的粉嫩竹子,所以才发了会儿呆

    他略微尴尬地轻咳了一声,蜜色的脸庞之上,染上了些红晕,这让他看起来比平时少了些冰冷,多了一分人间气。

    “啊公子,您刚刚说什么?”

    叶玉珩翻了个白眼,“我问你,陈姨娘那边怎么样了!”

    “哦哦陈姨娘被老爷给关起来了,每天还是像个疯子一样,没什么变化。”

    恢复平常状态的阿杰一板一眼地答道,若不是脸上还有未褪的红晕。

    别人还以为,刚刚那个傻小子是他的孪生兄弟呢。

    叶玉珩点了点头,墨色的双眸里面尽是暗光。

    房间里面静默了片刻,正当阿杰处在再次走神的边缘之时,却又突然听他家公子道:“你记得,该送进去的东西,每日里准时去送。”

    阿杰点了点头,恭敬地答是。

    “对了,我问你个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