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4秘事1
    “张叔,谢谢您了,我先走了。”

    到了地方之后,温明语从袖口里面掏出几块铜板递给面前的大汉,笑着与他挥手。

    张叔看了看面前笑意潋滟的小姑娘,对着她微颔首。

    要他老张说,那温二家的几个丫头小子,也就这大丫头看起来顺眼一些。

    与张叔分开之后,温明语嘴里哼着小调,慢悠悠地往自家走去。

    想到自己爹娘见打自己惊喜的样子,她轻笑了一声,不禁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走了几步之后,她忽地顿了顿,思虑了片刻,却转身去了另一个方向。

    从村口到温二叔的家中有一条小路可走。

    若是走那小路,那么路程就会近很多。

    但那里去的人少,也没有专门的路,幽静又杂草丛生,荒芜得很,说白了就是一座小荒山。

    且那山上平日里经常有蛇虫出没,所以村里的人都不爱走那路。

    但现在已经快入冬了,这蛇虫五毒之物,怕也要冬眠了吧?

    温明语想着,甩了甩头,将原本有些犹豫的想法扔到了脑后,脚下的步子更加快了。

    深秋的天气本来就比其他时候阴沉一些,凋落的树叶与腐朽的枝丫厚厚地铺在地面之上,时不时传来有些刺鼻的气味。

    荒山之上粗壮的树木遮蔽了阳光,偶尔传来一两声窸窣的动物爬行之声,让原本胆子就有些小的女子行进得更加小心了。

    甚至于她落在地面的脚步已经到了无声的境界,像是生怕惊动了林子里的什么东西一般。

    温明语一路上吞咽了无数口水,心里的后悔情绪快要将自己淹没了。

    自己可真是吃饱了撑的,为了抄近路,居然自己走这林子

    往常她也走过两次这小路。

    但那都是在自己父亲与兄长的陪伴之下来的,根本就没感觉到什么害怕的情绪,与她现在的状态可谓是天差地别。

    正当小姑娘心惊胆战之时,却听到前方一阵阵交谈之声。

    温明语皱了皱眉,心知若是上前打扰人家不好。

    本欲走开之时,却忽然听到前方交谈的女声,移开的步子一顿,悄声往声音的来源之处移去。

    “好妹妹,你看,这是我捂了好久的银子才买到的珠花,你看,你拿给咱们女儿”

    一个身材有些瘦弱的男人,手捧着两朵银花,讨好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而这女人闻言虽然是一脸不满,但手上拿东西的速度却并不慢。

    “哼!你这死鬼,就知道紧着你女儿,你就没有想过老娘在这儿过得有多难受?”说罢,女人瞪了面前的男人一眼,背过身去,状似不想理人的样子。

    但她撅起的红艳嘴唇却流露出丝丝笑意,眼中满是娇嗔。

    那男人见此,连忙上前哄道:“我的心肝儿,你跟你自个儿女儿吃什么醋不是?我这不是心里念着你,才千方百计地找时间出来看你吗?”

    女人抖开对方拉住自己肩膀的手,往前一步道:“呸!你这死人,是念着老娘才来的?难道不是又馋了,才想法设法地把老娘给叫出来?”

    男人嘿嘿笑着,搓搓手,并没有反对女人的话,反而看着面前女人的曲线暗自吞了口水。

    他这好妹妹可真是个好物,在这事儿上那是舒服到了骨子里!比家里那根木头不知道好了多少!

    
    r />

    “怎么样,这么久没见,哥哥可是想妹妹了?”

    不过稍许,两人便坦诚,寂静的树林里响起一阵喘息之声。

    两人像是未开化的野兽一般,在脏乱的腐叶之上翻滚嬉戏,完全解放了自己的天性。

    直到男人低吼一声,两人才精疲力尽地躺倒了在地上。

    女人趴在男人的身上耳语了一番。

    不知道男人在她耳边到底是说了些什么,惹得她满脸的羞意,发出阵阵娇笑。

    那男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正想再动作之时,却遭到了女人的反对。

    两人交谈了一番之后,最后还是在男人不满的眼光中,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他们警惕地望了望四周,发现与来时没什么不同之后,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一前一后往前方走了。

    温明语脸色苍白,浑身冰冷地望着自己看见的一幕,手上的指甲深陷在自己藏身的那颗巨树之后,丝丝血迹顺着指缝之间流了下来。

    她的双眸满是红血丝,眼中的情绪,除了震惊,恐惧,还隐藏了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到的,深深的仇恨。

    她在原地站了许久许久,直到有人在她身后吼道:“前面是什么人在那儿!?干什么的?”

    这人是谁?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莫不是女鬼

    来人是个身材壮硕的农妇,她手拿着一根形状奇怪的长棍,警惕地接近着眼前的这个背影。

    待到快要触及到这诡异的人影之时,她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而后快速地闪出原地几米。

    等了一会儿,她见那人没有反应,心觉自己怕是遇到了什么脏东西,忍着害怕,心下一狠,举起棍子便准备打死这女鬼。

    正当棍子到了那背影的头顶之时,却不防对方忽然转过身来。

    妇人吓得哇的一声,瞬间就跳开了原地老远,连手上的棍子都不要了,拔腿就往来时的方向跑。

    可跑了几步之后,步伐却慢了下来。

    不对啊那个女人怎么这么眼熟

    想着,妇人壮着胆子回头看了一眼。

    却发现,身后的女子虽然双眸通红,脸上满是泪水,但这不是自己平日里经常见到的明语大丫头吗?

    “你这丫头!想吓死婶子吗?大白天的,你装什么鬼!?”

    妇人一见是熟人,想到自己刚刚的怂样被对方看了去,心头是火冒三丈,张口就是一顿怒骂。

    温明语听着对方的话,并没有回嘴,只是一脸死气沉沉地盯着眼前跳脚的妇人,身上的阴森之气十分骇人。

    那妇人见她如此,心中这姑娘肯定是受了什么委屈,才偷偷躲到这林子里面哭的。

    心下忍不住一软,又自言自语地嘟囔道:“算了算了,你婶子我大度点,也就不为难你这丫头了。”

    她顿了许久,却没接到对方的道歉,又凶巴巴道:“你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婶子都说原谅你了,你怎么还不吭声呢?”

    温明语终于被这一声吼惊回了神,她迷茫地看着眼前的妇人,张了张口,却什么话都没说出。

    妇人见她如此,挫败地耷拉下了肩膀。

    走到对方面前,认命地捡起了自己的棍子,瞪了温明语一眼之后,便转身走了。

    心里还在默默地骂对方神经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