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2无题2
    李振山见女儿生气了,连忙上去,有些讨好般地说道:“璃儿啊你看,那荒山野岭的巴掌大点儿地方,你说你非要那儿干什么啊?而且”

    他话还未完,李璃便哼了一声,偏过身子去,“我不!我就要那地方!那地方漂亮,其余的我都不要!”

    “哎呀,你看你拿那块地儿也没有不用?”李振山将女儿的身子掰过来面对着自己,继续道:“你要好看的地方,那爹给你买个庄子,带温泉的!你自个儿装,想弄成什么样弄成什么样,你看成不?”

    李璃瞪眼,觉得她爹有点不对劲。

    那小香山和温泉庄子比起来,那价格可不在一个档次上。

    为什么爹宁远买庄子,也不远把小香山送给自己?

    “爹这小香山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李璃有些狐疑地问道。

    李振山闻言,脸色忽然变得尴尬起来。

    刚开始还斩钉截铁道没事,可在自己女儿的逼问之下,还是支支吾吾地说出了实情。

    “这个这个吧”

    “怎么了?”李璃忙追问道,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就是那快地儿它被人给买走了”

    “什么?谁买走的!”

    李璃一听自家爹爹的话就炸开来,一拍桌子,恶狠狠地问道,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

    李振山被女儿的反应吓了一跳,看李璃的眼神不自觉地就带了些审视。

    因为他的异样,李璃在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她轻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道:“爹女儿是问,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和我们李家作对”

    这件事儿是悄悄进行的,以自己的谨慎程度,不可能有别的人知道这件事。

    就算那姓温的一家人最后知道这山是自己买的,可那时候早已经是木已成舟了。

    山已经到了自己的手上,对方就算再生气,也拿自己无计可施了。

    只是,她是谨慎了,可她没想到的是,她爹并没有把买下这小香山当一回事儿。

    李振山做生意那么多年,每年每日经手买卖的东西那是不计其数。

    他从未想到,这么个乡村角落里的已经基本上到手的东西,居然还能有人从他手里面抢了过去,最后他还对这人无可奈何!

    这事儿说起来也怪他。

    当时在与县令谈过这事儿之后,就只与对方口头上约定了这件事,按平常的这个日程,这个事儿应该就这么成了,他要做的,只是派人去接管这地儿就成了,等有时间的时候,再去补这地契。

    他因为忙着去谢家那边,也就没急地契的事儿,先派人去将山给守住了,想等自己回来的时候,再正式将东西拿到手中。

    哪知道,再回来见县令的时候,对方的口风却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反转。

    开始搪塞了他许久,拐弯抹角地探了他的口风,问他是不是最近得罪了什么大户。

    李振山当时也懵了,连忙道没有。

    那县令与他关系也不差,最后也是实话跟他说了,是叶家的大公子,亲自到他家中,拖着他,到县衙里,把这地契给拿走了。

    虽然对方走的时候也没明说是针对李家,但那话里话外,他也听出些意思,就是指李家得罪了他,让自己给李家某些人提个醒儿,最近做人做事儿都小心一些。

    李振山心里也突突,不明白叶家这么做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因为自己最近与谢家的关系太近了?对方不开心?

    可是不对啊!

    自家是个什么地位身份,自己还是清楚的,就算与谢家的关系紧密了,那于叶家而言,根本就没什么影响,到底是

    李振山在沉思之际,却没发现自己女儿的脸色是分外的心虚。

    李璃没想到,叶家对这事儿居然如此看重

    不,她也猜到了对方知道事儿的反应。

    要不然她也不会对这件事这么谨慎了。

    若不是春娟母女刚好在那两天进山,说不定温明珠她们对此事是根本就不会察觉到。

    “诶,璃儿你说这叶家此举,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你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李振山念叨着,心头的疑惑逐渐指向了自己儿子,一拍手,有些恼怒道:“别又是那小兔崽子惹出了什么事儿吧!竟让老子给他擦屁股!”

    李全安十几岁的年纪了,过个一两年就到了该娶亲的时候了。

    可他却一直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人家小孩儿,过了六七岁这种人嫌狗厌的年纪,那多长两年之后,可就懂事多了。

    可他倒好,明显的天山童姥,从记事开始,就一直当个孩子。

    你要说他平日里做了什么不得了的恶事,倒也没有。

    可他就爱在外面玩耍,才多大的年纪,就时不时地出入一下那花楼窑馆,这倒是遗传了他爹的那套。

    嘴里面对着那里面的姑娘倒是油嘴滑舌的,可要是面对着外面的人,除了他爹和姐姐,那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是一副臭脸。

    更重要的是,他对做生意一事,那是完全不感兴趣。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年少轻狂,手里面钱多了,走到哪儿都是有人捧着的。

    也不屑于他爹那套,见着那些高位之人,就满脸谄媚,恨不得黏上去一样。

    李振山可就这一个儿子,心想自己现在还算年轻,还能活个几十年,这在自己的活着的时候,总有机会把儿子给拧过来不是?

    因此对李全安的管束,也就没那么严格。

    莫不是这臭小子在外面得罪了这叶家的人?

    李振山想着,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得咬牙切齿起来。

    打死他都不会想到。

    这得罪叶家的,不是他这无法无天的儿子,而是在他眼中一直乖巧端庄,懂事非常的乖女儿!

    “不行!我得好好教训这臭小子一顿!”

    说着,李振山便怒冲冲地往门外走去,准备逮住儿子好好教训一顿。

    他其实也不是很在乎得罪叶家的事情,毕竟他背靠谢家,两家之间势如水火,得罪了便得罪了。

    虽然他们李家是比不过叶家的势力,但只要躲着,不招惹叶家就行了,有谢家罩着,对方也不会把事情弄得太难看不是?

    可儿子的性格,是该好好地教训一下了,不然以后要是再得罪了什么人,他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李振山虽然想得美好,但他不知道的是。

    他推测的情况,只适用于叶家的前任家主,与几个月前的现任家主。

    现在叶家的当家人,可就没那么要脸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