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9解疑3
    这已经是个很宽容的时间了。

    两年之后,竹香也到了能娶妻生子的年纪。

    若是到那个时候,阿杰都还没能成功,那么,依叶玉珩看来,他就没有再继续的必要了。

    阿杰咬着牙点了点头。

    至少公子还愿意给他机会,让他一试。

    可自己能成功吗?

    他已经在竹香身边呆了八年了

    阿杰想着,双眸之中渐渐漫上了迷茫之色。

    “行了,你去请王进吧。”

    之后,叶玉珩并未再与阿杰谈与竹香相关的事情,只是吩咐他去王家。

    阿杰回神,对着桌案前的人微点头之后,便转身出了书房。

    叶玉珩在书房里面休息了片刻,也起身去了客厅。

    没过多久,便有人领着王进到了叶家。

    出于对对方的尊重,叶玉珩一见着王进的身影,便立刻起身相迎。

    按说以王进的身份,他还不至于如此礼遇。

    这样做的原因,一部分是因为他比较欣赏王进,而另一部分,则是因为他是王雨儿的哥哥。

    媳妇儿闺蜜的哥哥,他吃饱了撑的给人家脸色看?

    “王兄这边请。”叶玉珩微微笑着对着迎面走来的男人说道。

    王进见他如此,脚步一顿,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其实他们两人这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前年年底,江南商会聚首之时,他们就曾见过。

    当时王进还不是王家的当家人,也没资格受到邀请,受邀的是他舅舅,他只是跟着去长见识而已。

    而那时候的叶玉珩,就已经是商会的会长了,他是代表叶家出席。

    王老爷带着侄子去与对方见面时,叶玉珩也只是淡笑着点了点头,并未有什么其他表示。

    倒也不是说他的态度有什么不对,只是当时对方虽说是在笑,可王进却莫名地感觉到了冷漠。

    与上一次见面相比,对方这次的态度,变化可就太大了。

    可随后想到自家妹妹与对方未婚妻的关系之后,王进心中了然,动作之间,也自然了许多。

    他对着面前主动释放友善的人施了一礼,而后便跟着对方进了客厅。

    在悄声打量面前之人的同时,也在暗自猜想着,对方叫他来的目的。

    “请坐。”

    王进点头,应声落座,双目盯着主位上之人,眼中尽是疑惑。

    他们与叶家并没有生意上的往来,对方这个态度,莫不是有事要他做?

    就算是在心底思量,王进也没用"求"字来形容。

    他们王家与叶家相差得太远,对方就算是要灭了他们,也只是动动手指的事情,若用"求"字,那他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叶玉珩笑了笑,在吩咐丫鬟上茶的同时,似随口一问般地对着下座之人道:“我看王兄似乎与我年纪相差不大?”

    王进略微一想,点头道:“在下二十有五,生于十月,如此说来,是差不多。”

    “是吗?那你得叫我一声哥哥了。”

    王进闻言笑了笑,没有搭话。

    对方只是随口这么一说而已,他要是依着年纪去攀关系,那可就落了下乘,要是还惹了厌恶,那就得不偿失了。

    “公子,请用。”

    &n

    bsp;  翠绿衣衫的丫鬟笑着放上一杯茶之后,便识趣地退了出去。

    “王贤弟尝尝这雪山翠尖,刚送回来的,味道应当不错。”

    知道对方比自己小之后,叶玉珩便换了个称呼。

    在这方面,也只有温明阳是白白了占了他的便宜,其他的人,可没这好处。

    王进颔首,伸手端起那翠尖,微微抿了一小口,闭着眼感受了片刻,认真道:“香味清雅,入口却是醇香非常,回味微甜却未破坏口感,不愧是名品雪尖。”

    这话倒不是奉承。

    王进日常也爱品茶,对着茶道有一些研究。

    依他所尝,手中的雪尖乃是顶级的品质,这可不是常人能弄到的。

    就算是他自己,也没能力拿到这等货色。

    上座的男人摸着自己手中的杯弦,微笑着颔首道:“贤弟若是喜欢,一会儿我让阿杰包上一些,送到府上去。”

    “不”

    王进摇摇头,张口便想拒绝,却不想叶玉珩突然截断了他的话。

    “诶,贤弟先别忙着拒绝,为兄也是有事相求,才会如此。”

    王进眼中精光一闪,心想正题终于来了。

    “叶兄请说,但凡王进能办到的,必定会尽力。”

    语毕之后,房中的气氛忽然有些紧张了起来。

    王进握着茶杯的手也无意识地渐渐收紧。

    叶玉珩见他动作,心知对方忐忑,便笑道:“贤弟不必紧张,也不是什么大事恩不对,对你来说,应该是好事。”

    “好事?”王进狐疑。

    然而,坐上的男人却并未直接回答他的话,却又转而问道:“我听说贤弟到如今,家中都未娶妻?”

    “未曾”

    “可有心仪女子?”

    “没”

    随后,叶玉珩又问了对方几个问题,其中皆是关于男女婚嫁之事。

    王进是越听越是坐立不安。

    看这样子,对方是要给他做媒?

    不对啊?没听说叶家有什么女孩儿啊?那他问这么多干什么?

    良久之后,叶玉珩想知道的都差不多了之后,他才终于满意地点头。

    而王进却在想,做媒便做媒罢,只希望别弄个歪瓜裂枣来给他就行了

    “最近,我听说贤弟家与那李家有些龃龉?”叶玉珩拖着茶杯抿了一口,漫不经心般地问道。

    王进闻言却是一愣,因为弄不清楚对方的意思,便有些支支吾吾道:“其实也没有”

    “实不相瞒,李家的那位小姐,最近让在下的未婚妻很不高兴,所以”

    兜圈子兜了许久,叶玉珩也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了,便直接了当地说道:“我想,贤弟既然曾经也向李家提过亲,那便说明,那李家小姐,也是入得了贤弟的眼。”

    “叶公子的意思是,让我再去求娶那李璃?”

    王进心情不怎么美妙地说道。

    对方当时话都说到那个份儿上了,他要是还去,那脸还往什么地方搁?

    要娶她为妻,还不如打一辈子光棍来得自在。

    叶玉珩也看出了对方的不乐意,饶有兴致道:“我看贤弟最近几个月对那李家动作不断,恰好那李家也不长眼,得罪于我,正想整治他们一番,没成想,贤弟竟然不乐意?”

    王进听此,便追问道:“此话怎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