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7解疑1
    “不许胡说。”

    叶玉珩阴着脸,语气不怎么好地说道。

    氛围与气压的突然变化,让众人心里都吓了一跳,俱都闭口不言。

    温明珠自然也感受到了,可她一点屈服的意思的没有。

    这一套对外面的人是百试百灵,可对于温明珠这样的老油条来说,这反而激起她的反骨。

    啪地一声,她身上的温婉之气瞬间荡然无存,一巴掌拍在那张被捏坏的桌子上,比叶玉珩还凶地吼道:“怎么的?你还凶我?你竟然还为了那个女人凶我!给人送荷包的又不是我!你凭什么又凶我?”

    气势汹汹的女子想越觉得委屈生气,眼中渐渐漫上委屈之色。

    那姓李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跑来找事儿,自己都还没发什么脾气呢,他居然还吼自己。

    叶玉珩见眼前的姑娘眼眶都红了一大半,才积累起来没多久的怒气,瞬间就似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瘪了下来。

    什么叫为了那个女人凶她了?什么叫又凶她了?能不能讲点理他们的重点是一样的吗?

    还有,能别提那荷包的事情了吗?

    叶玉珩心里一边吐槽,一边又止不住地心疼。

    正想拉她过来好好说话之际。

    却不防对方瞪着眼,趁着他踏出第一步之时,逮住时机,一脚蹬在他脚上。

    叶玉珩被这个力道弄得倒吸一口凉气。

    还没等他抓住这动脚的小坏蛋,人就气哼哼地走了,看那背影,恼怒之中还夹杂着一点小得意。

    黑袍的男人脸色变换了许久,最后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

    房里的众人围观了两人之间的打闹别扭,俱都捂着嘴闷笑。

    平日里看起来冷冰冰的人,在后面居然是这样的一面也只有明珠能把人吃得死死的了。

    听见周围的嘲笑声,叶玉珩的双眸眯起,森寒的目光扫射了一遍周围看热闹的人。

    众人忽然感觉到周身变冷,皆都识趣地收起脸上的嘲笑之色。

    “啊我前面还有客人呢,我去帮明语姐姐了”小石头一边向后退着,一边对着周围之人说道。

    “那我就和春娟先回去了啊”李秀娥似才想起来什么事儿一般,一脸恍然地拉着女儿往回走。

    “我”

    “我”

    房间里面的人便接二连三地散去,不到一会儿的时间,里面就只剩下了叶玉珩一人。

    他头痛地捏着眉心站立了一会儿,随后便认命地去了温明珠的房门前,准备哄媳妇儿。

    可这回,无论他在外面怎么喊,里面的人都当做是没听见一般,一声不吭,更别说是给他开门了。

    无法,他只能先回到家中,处理手头上未完的事情。

    叶家的书房之中。

    身材修长的黑袍男子双眸紧闭,手指无意识地在桌案之上敲敲点点。

    忽地,他似想起了什么一般,嘴角勾勒出丝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啊杰。”叶玉珩喊道。

    为了方便处理事情,他专门让人在书房的旁边给收拾了一间屋子出来,作为阿杰处理事务的场所。

    稍许之后,书房的门口就出现了一道健硕的黑影。

    正是常常忙到脚不沾

    地的阿杰。

    阿杰进门之时,整个人都几乎是飘着进来的,脸上的神色疲惫中带有哀怨,一进门,屋内坐着的人就感觉到了阵阵阴风。

    叶玉珩眼神闪烁着微微偏头,不想直视那双忧郁的眸子。

    他这一个多月以来是轻松了,可被他抓了壮丁的阿杰可就惨了。

    本来阿杰收到自家公子的召唤,还以为对方终于是良心发现了,让他去身边休息一段时间呢。

    没想到,过来之后,他家公子直接将他扔到了一间幽暗的小黑屋内,里面堆满了这些日子以来还未处理的信件和账本!

    呵。

    怪不得这次回来,连竹香都没闹腾,原来是在这儿等着!

    叶玉珩唔了一声,便对着稍远处的阿杰吩咐道:“你去把王家的当家人给请过来。”

    “王老爷?”阿杰有些奇怪地问道。

    叶玉珩摇摇头,冰凉的双眸闪过算计之色,“不,我是指,王进。”

    阿杰虽然奇怪,但也并未再问什么,转身便准备退出书房。

    却不防后面的叶玉珩突然道:“等等。”

    “公子您说。”啊杰脚步一顿,转身恭敬地对着桌案前的人回道。

    “想来,你今年也有个十**岁了吧?”

    阿杰抿了下薄唇,不明白他家公子突然问起这事儿是为何。

    虽然他和竹香一样,都是公子从外面捡回来的孩子。

    但与竹香不同的是,他并非从小就跟在公子的身边。

    八年前,他还只是个在外流浪的乞丐。

    他那时候沉默寡言,脾气又倔,不肯与人低头。

    所以在乞丐窝的时候,总是被别的乞丐排斥,有时候挨打更是家常便饭。

    直到有一次的一个雨夜,他因为受不疼痛,发了狠,失手打死了一个欺负他的乞丐。

    之时,那次的凶狠,并没有让他从此扬眉吐气。

    然而是遭到了对方同伙疯狂的报复。

    直到他奄奄一息,快要被对方打死之际,是他家公子,带着年纪还小的竹香路过时,救了他一命。

    从那之后,他就留在了公子的身边,一直如饥似渴地吸收着对方教给他的知识。

    又因为叶玉珩对他有救命之恩与养育之情,所以他对他家公子的感情,并不比竹香差多少。

    想起那个雨夜十分,竹香软软糯糯的奶音,阿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叫作温柔的神色。

    “我看你也到年纪这么些年了,怎么就没听你说起过有哪家的姑娘合你的心意?”

    叶玉珩见阿杰没有说话,又自顾自地问道。

    只是脸上却全无什么八卦之色,面无表情的脸上,反而透露出肃穆之感。

    阿杰闻言道:“年纪还小,不足以承担家庭的重担,还不急。”

    “可有心仪的女子?”

    “未曾。”站立在书房中央的男人掷地有声地回答道。

    桌案前的人紧盯着面前之人没有说话。

    正当阿杰心中松了一口气之际,却又听他家公子张口淡淡问道:“那,男子呢?”

    阿杰的双眸瞳孔一缩,手上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