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3难题1
    “杨爷爷,您正经的”

    杨老哼哼了两声,对着李秀娥的一边翻了个白眼儿。

    作为医者,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看到病人对自己的身体不在意的模样。

    特别是女孩子。

    女子的身体娇弱,就更应该注重自己的体质才对。

    他刚刚开口说的那些药材,也不是信口胡说。

    那方子是真的对温养身体有奇效。

    但是,那是针对贵族的小姐与夫人们常用的。

    杨老有时候也会为了人情亦或者是好友出诊,有的矫情小姐们,看见他开的便宜方子,不愿意用。

    虽然因他的身份,也不敢说什么难听的话,但杨老活了这么多年了,要是连这点子意思都看不出来,那他不是白活了?

    那些小姐们悄悄将煎好的药给倒掉,但回头又来找他诊治。

    杨老嫌她们烦,后来也对人下药了。

    看见那些贵族小姐,就一律开一些昂贵的药材。

    其实论药效,普通的药材和价高的药材有时候差别不是很大,但既然那些人有钱烧得慌,那他为什么还替别人省钱?

    这样做,大家心里都开心。

    小姐们得到了身份上的"尊重",而杨老也节约了自己的时间,去干别的事。

    不过好在,杨老也知道。

    富贵人家的女子才能细心照顾自己的身体,而像李秀娥这样拖着女儿的寡妇,平日里累死累活地能保证吃饱饭就不错了,哪儿还能奢求去调养身体呢?

    随后,他也没再为难母女两,让小明月给他拿来了纸砚,便就着院子边的小桌子写下药方。

    温明珠悄悄凑过去看了一眼,见上面写的银耳枸杞等物,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就怕老人气性儿上来了,又为难春娟她们母子两。

    等纸上的墨迹干后,杨老抖了抖手,随手交给站在旁边一脸惊奇的小石头。

    “喏,按照这个方子吃上一个月就行了。”

    李秀娥点点头,大大咧咧地从小石头手上抢过方子。

    可拿到手上时,却皱了眉。

    她都忘了,自己不识字呢

    于是又交给旁边的女儿,让她来念念。

    她的丈夫小时候上过一段时间的私塾,也曾经教女儿识过几个字,虽然论什么才华这些东西春娟是没有,但平日里读个信什么的,问题倒是不大。

    春娟拿着方子略略地看了一眼,却并未依照她娘的吩咐读出来。

    这要是读出来了,那就是怀疑大夫的意思了,这点子道理,她还是懂的。

    更何况,没看见旁边那老大夫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吗?这时候读出来,那不是火上浇油吗?

    虽然人刚刚耍了她们,但最后不也认认真真地为她们开了方子?

    要知道,在医馆里面开方子还得去掉几十大钱呢,还对你爱搭不理的。

    人家老大夫还是免费帮忙。

    可李秀娥在村里也是泼辣惯了,一点也没忌讳的意思。

    瞪了女儿一眼道:“你这丫头,让你读个方子你咋还推三阻四的,万一那大夫又坑咱们怎么办?”

    虽然她是挨着女儿耳边说的话,但杨老看她的样子,也猜到对方在说些什么。

    心头窝了一口气,甩了袖子,转身便走开了。

    这么多年以来,还没人敢当着他面,质疑他开的方子!这还是头一回!

    春娟有些尴尬地拿着手上的方子,心里也知道她娘的行为有些过分。

    但她是女儿,不好直接指出她娘的不是。

    温明珠见众人都静悄悄地不说话,轻咳了一声,岔开话题。

    “婶子,你和春娟妹妹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李秀娥闻言,一把拉过温明珠,“我跟你说,那小香山上,咱们是去不了了。”

    “此话怎讲?”温明珠皱眉,心里有了些许不好的预感。

    “我们今早”

    今日一早,春娟母女两就背上大背篓,准备去小香山上采花。

    这鲜花多喜欢在清晨盛开,这时候采下来的花朵也是最新鲜,香味最浓郁的时刻。

    往常她们也都会在送货的早上再去撸一次花,据说这种花,是温家留作其他用处,因此特意让她们送最新鲜的花朵。

    当然,这一番动作,是另算银子的。

    只是,今日她们却遇上了麻烦。

    “娘,前面什么声音呢?”春娟悄悄攥住她娘的手,有些害怕地问道。

    现在天都没大亮呢,这树林里边怎么会出现这种敲木头的声音?更何况,有谁会像她和她娘一般,这么早就出来做事呢?

    一瞬间,春娟的脑子里闪过各种曾经听过的鬼怪故事,越想越害怕,头皮发麻地揪着她娘的手。

    李秀娥安抚般地拍了拍女儿的手,随后拉着她,悄悄蹲下身子,趁着草丛的掩护,两人慢慢靠近那响声处。

    “来来,快点快点,主子们还等着咱们回去交差呢!”

    春娟母女蹲在那草丛深处缓缓地移动着,不过稍许,就到了林中喧闹的一处。

    入眼的是一群着深蓝色衣袍的男人,看起来是某处的小厮,亦或者说是工人。

    他们个个都是年轻力壮,正忙活着在周边扎着篱笆墙。

    “我说你们加把劲儿行不行?主子可说了,这把力气给做好了,回头咱们可都是有奖赏的!”那领头的蓝衣人嚷嚷道,语气之中很是不耐。

    正在动作的人撇了撇嘴,低声道:“呸!就知道瞎叫唤,我们在这儿忙了一晚上了,也没见他下来干活儿!”

    “可不是!还奖赏呢?哪次有这种好事儿,不是这王八羔子自己一口给吞了,哪儿还有咱们的份儿!”

    “诶诶,行了行了,别说了,他过来了”其中一人悄声提醒道。

    随后几人又低下头,面无表情地开始做活儿。

    那蓝衣人见此,骂了他们几句,随后也不再理他们。

    李秀娥皱着眉看着这群人。

    “娘他们在干什么呢?”春娟压低了声音,悄声向她娘问道。

    “我也不知道看起来也不像是在做什么好事儿”李秀娥沉思了一会儿,“咱们绕过这条路,从小道进去”

    春娟点点头,乖巧地跟在她娘的身后。

    这些人她们从来都没见过,不与之碰面是最好的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