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6往事如烟7
    寇香悄声闪进书生的房间里面,因太久没有开口了,在说话之时,她的嗓子巨疼,似有一把匕首插进里面一般。

    但她依旧忍着难受,三言两语之间,简单地述说了一下自己为何求救的原因。

    书生听完她的话之后,也没废话,直接让她藏在自己的衣柜之中,似乎一点也没有嫌弃她身上脏臭的意思。

    寇香倒是有些脸红,虽然在污垢之下也看不见,但她这次终于有了强烈的洗净自身的意愿。

    依她那身味道,只要进了这衣柜里面,这怕这书生的所有衣服都得好好清洗一遍才行。

    正当两人磨蹭之际,书生家的后门之外,却响起了一阵甚是粗暴的敲门声。

    这下子寇香没了选择,抱歉地看了书生一眼,便钻进了那个大衣柜之中。

    待书生打开自己房门之际,便看见他爹在同一时间一起打开了后院的那道门,而他弟弟,手上正拿着一根长棍,皱着眉,紧紧地跟在他爹的身后。

    而书生见此,也顺势抄起了墙角立着的钉耙,装作气势汹汹地朝着大门过去。

    书生一家人体魄都很强健,手中拿着武器一打开门,那门外原本还凶恶的敲门人,气势瞬间就弱了一半。

    书生的爹并不知道这群人是谁,只是瞪着一双牛眼,恶狠狠地问门外的人来干什么。

    这群敲门人正是循着寇香踪迹而来的那群人贩子。

    他们见书生家深夜还未熄灯,便起了疑心,怀疑那"疯子"是跑到这家来了,所以才敲门想要搜罗一番。

    却未想这家居然有三个壮丁!看起来十分不好惹的样子,便暂时熄了强闯进去的心思。

    几人不动声色地在院子里面环顾了一周,见没什么奇怪的反应,便一脸不好意思地对着书生一家道了歉,说是找错了人家。

    随后他们就互相使了个眼色,离开了书生家的家门。

    书生的爹骂骂咧咧地关上了院门,心里并未怀疑那群人说的话,只当是找错了人。

    但他并不知道,那群人贩子实际上并未走远,只是在离书生家不远之处,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暂时藏了起来。

    他们追到了此处之后,那"疯子"的痕迹便消失了。

    那么大个活人,总不能就这么凭空没了吧?

    便料定了"疯子"就藏在这户人家里面。

    但这户人家他们不好进去,因此,才打算在这里安顿几天,"疯子"总会露出痕迹的不是吗?到时候,他们定要那"疯子"好看!

    人贩子们走后,书生暂时松了一口气。

    他听小乞丐的描述,不难想象这是一群怎样凶恶之人,心里也猜想,那群人定不会善罢甘休。

    寇香从柜子里面出来之后,也对着书生说出了对方定在暗中观察的话。

    她在那群人之中几年,对他们阴毒的性格了解很深。

    他们就像一群毒蛇一般,盯住的猎物若没到手,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对她来说,唯一的保命方法,就只有将对方送上断头台才行。

    新帝登基之后,新出的律令对拐卖这一罪名打击得很严。

    只要抓到人贩子,那这些人就铁定会被砍头,而举报之人,还能得到一笔丰厚的奖赏。

    寇香以奖赏作为筹码,与书生交换,让他帮自己抓住那群人贩子,而他就可以得到那笔赏金。

    书生对此不可置否,答应了小乞丐的话。

    只是,他对那笔奖金兴趣并不大,但对于这样的败类,书生的心中自是恨毒了的,能送对方去见阎王,也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

    两人一拍而定,说好了明日一早便去衙门报官的事情。

    本来书生说他一个人去就行了,但寇香的心始终放不下,坚持要跟着一起去。

    说到底,她还是有些不太信任眼前之人。

    一个才刚认识不久的人,到底会不会出卖自己,谁知道呢?

    但心中的这些小九九,她自是不会傻到说出来,只道是想亲手抓住那些人渣。

    书生不疑有他,但双眸看着小乞丐一身的装扮欲言又止。

    他这个样子出去,不一眼就被对方认出来了吗?到时候只怕是前脚才踏出他家,后脚就被对方给碎尸万段了

    寇香看出了对方意思,眼中有些尴尬。

    但转念一想,脑中灵光一闪。

    她几年来都没清洗过自身,身上的味道闻久了也习惯了,且因为她总是散发着恶臭,所以那群人贩子也不愿意接近她。

    所以那群人根本就没见过她的真面目,并且还一直以为她是个哑巴。

    只要她以自身本来的相貌出现在那群人面前,保准他们都认不出来。

    寇香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书生。

    书生很是惊奇,在听到她几年都没有净身之时,看她的眼神微微有些嫌弃。

    此时,这书生的小洁癖才真的浮现了出来。

    他手脚麻利地去自家的水井之中,摸着黑,悄声打了几桶水到澡房里,完事之后,还很殷勤地想要跟着小乞丐进去帮着他净身。

    在他的认知里面。

    几年都不洗澡的人,身上一定堆积了厚厚的一层污垢,有他帮忙,那对方清洗的速度肯定会快一点。

    书生的热情吓了寇香一跳。

    刚想发火,待看见对方不带一丝杂念的双眸时,便似被浇了一桶凉水一般,心思瞬间沉静了下来。

    对了,那群人贩子与她相处了几年都不知道她是个女孩儿,何况这刚认识不久的书生呢?

    思及此,寇香才在心中暗戳戳地原谅了对方,出口委婉地拒绝了书生的好意。

    书生听此还有些不高兴,觉得都是男人,这小乞丐也太生疏了些,自己又没有龙阳之好,何必这么提防他?

    再说了,就算自己有龙阳之好,就对方那么点儿大的身子,自己怎么可能看得上?他又不是变态,没有恋童癖的好吗?

    寇香如今的体型,虽然对于女子来说还算是偏高的,但相对于书生这样体型的男子来说,确实是不大,因此书生一直以为小乞丐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少年。

    寇香拿着干净的衣服进了澡房,冲洗自己身上的时候却觉得有些瑟瑟发抖。

    现在月份已经进入初秋了,深井里面打出来的水也是冰冷,冲在身上格外地醒神。

    书生平日里犯懒的时候也会直接从井里面打水出来冲洗,所以对于小乞丐要冲洗的要求,也大大咧咧地从井里面直接打水出来。

    这主要是因为他以为对方是个男子,糙一点有什么关系?

    再加上这个时候若是生火烧水,那不是明摆着告诉外面的人,他们要找的人就在这院子里面吗?那不是自寻死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