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0往事如烟1
    杨老怒极,啪地一声,一掌拍在身边的木桌上。

    “老夫自认,除了帮你师兄那件事之外,此生所作所为,从未有过后悔,亦或者是愧对于谁。

    当年收下你,最初也只是因为你父亲与老夫是至交好友,何曾有利用过你之事!”

    “至交好友!?”温母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咯咯笑了两声,而后却双眸凶恶地瞪着前方,咬牙切齿道:“好一个至交好友!”

    “当年你的至交好友誓死坚守朱雀门时,你在哪儿?”

    温母一面说着,一面向着杨老逼近,眼中尽是怒火。

    “朱雀门破时,你又在哪儿!?”

    “我爹娘为你们身中数箭,死无全尸的时候,你可曾记起过他们?

    没有!

    那时候的你们,只顾着荣登高位,又有谁会记得,朱雀门外,还有一群浴血奋战的将士们,正等着他们的同伴去接应他们?”

    温母与杨老一进一退,最终,他被逼到了身后的一堵墙前,再无路可退。

    “我”杨老的双眸通红,面色铁青,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说出了一个字,便颓废地垂下了头。

    道歉吗?人都死了几十年了,这时候道歉,还有什么意义?

    当年的事情,他确实也犯下了大错。

    好友若不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那时候的夺嫡之战,也不会站在他手下的那个孽畜身边了

    “对不起当年是我”杨老的话忽地就停住了。

    这时候他也没有再为自己辩解的必要了,那时候虽说主要责任在于他的大徒弟,但他的罪过,也并不算小

    温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么些年的记恨,没了什么意思,爹娘去了这么多年了,自己就算再恨谁,他们也不能回来了。

    现在,她已经依了娘他们的嘱咐,好好地活着,也过得很好,那些人,已经离了她的生活很远,何必再记起他们,让自己难受呢?

    杨老见她的神色变幻,心中泛起阵阵疼痛,又再次不甘心地问道:“既然你恨我们,那为何不回来报仇?”

    他始终都不懂,既然小香当年从那场血战之中活了出来,为什么没有来找过自己?

    若她回到自己身边,也不会一个人孤身在外漂泊了这么多年。

    温母发完了火,这时候心情也稍稍冷却了下来,没有再出口伤人,沉默了片刻,苦涩道:“你以为我没去过?”

    二十年前,南离国还不是现在的太平盛世。

    那时候南离虽然少战事,但主君昏庸,目光短浅,喜好美色又爱奢侈,身边净是些小人奸臣。

    本来在上前任君王辞世之时,南离国也还是一个富庶繁华之地。

    但自从上一任皇帝恒帝接手之后,短短十几年的时间,便让南离国逐渐从一个盛世,变成了一个千疮百孔的没落之国。

    那时候的温母,也才十岁左右,还不叫现在的名字,她叫寇香,是前朝大儒,寇太傅的独女。

    后来之所以改了自己的名字,只是不想让以前的旧人找到自己罢了。

    温母的爹,寇太傅,在当时,可是个神话,直到现在,有年老的读书人提起寇太傅的传奇时,那也大多是满目崇拜,将之作为自己奋斗终身的目标。

    少时中举,一路升至高位,而立之年已是一品官员,一身刚正不阿,敢当朝怒斥恒帝昏庸,之后却能全身而退,恒帝对待他,还更加礼遇。试问,这样之人,在当时,能有几人?

    若他只是如此,那也还好,可寇太傅既然被称为传奇,那定不仅仅是这些。

    在当年北觉国的君王企图攻占南离时,是寇太傅,带着妻子亲赴沙场,镇守边关,还不顾危险,自己上阵杀敌。

    他用兵如神,强悍勇猛,带着当时明显实力低于北觉的南离将士狠狠打击了北觉的气焰,甚至一度杀到对方的老巢,让对方元气大伤。

    后来北觉的君王见事已成定局,也没有再挣扎,干脆地投了降,签下了百年之内不起战事的合约。

    可以说,南离现在的和平,其实还有寇太傅的功劳。

    只是,像寇太傅这样的人,心底却还有一大遗憾。

    与北觉开战之时,寇太傅与其夫人情谊深厚,寇夫人不愿丈夫一人独自上前线面对如狼似虎的敌人,便强硬地要求跟在丈夫的身边,说是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要知道那个时候,以南离与对方的实力相比,上前线指挥作战,那基本上就等于死路一条了。

    寇太傅苦劝无法,最后在妻子的攻势之下,还是同意了对方的跟随。

    只是,那次心软,却成了他一辈子的痛。

    寇夫人在一次夜行作战时,被敌方的箭雨射中了腹部,最后虽然侥幸捡回来一条命,但大夫却说,寇夫人在那之后,一生再难有身孕。

    这事,在夫妻二人心中,留下了一大遗憾。

    可幸运的是,寇夫人的身体在将养多年之后,居然老蚌怀珠,在达四十多岁高龄的时候,竟然还怀上了一个孩子!

    那孩子就是寇香。

    在寇香出生的时候,寇太傅夫妻,那是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宠溺得没边儿了。

    可这么惯着的后果,就造成了寇香在年长几岁之后,变成了一个混世魔王。

    她性格上古灵精怪,又爱闹腾,每日里上蹿下跳地,闹得整个寇家都不得安宁。

    可以说,温明月的性格,就完完全全遗传了她的母亲。

    现在温明月还有她姐姐和娘给约束着,而那时候的温母,可是完全地无法无天,其混账程度,可是远超她女儿!

    但要只是这样,那也还好。

    毕竟她生在寇家这样的人家,有任性胡闹的资本,她爹也乐得看女儿自在。

    但有一件事,却让寇太傅难以忍受,那就是他的女儿,太爱粘着她娘了!这让他们夫妻独处的时间大大减少!

    长时间下来,寇太傅就将女儿从原来的眼中宝,变成了眼中钉。

    后来寇太傅为了想与妻子独处,便逼着自己的好友,收了自己女儿为徒,将女儿完全扔给好友去捣腾。

    这好友,就是杨老。

    依寇太傅的话来说,“你不是眼馋我有女儿许久了吗?现在机会来了,你最好的朋友为了满足你为人父的心愿,忍痛将爱女将养在你的身边,你可得好好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毕竟,你这根老光棍是没有老婆的。”

    寇太傅当时说起最后一句话之时,那可是洋洋得意,让坐在他对面的杨老,那自是气得头冒青烟。

    但最后,杨老还是收下了寇香这个徒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