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9相认3
    温明月听见杨老的回答,脸上的紧张之色渐渐褪去。

    虽然在她的心中,自己的姐姐是顶好顶好的姑娘,但她依旧不是很放心。

    毕竟人人的想法不同,这种终身大事,若是得不到长辈的认同与祝福,那么以后就算姐姐与叶公子结为连理,可心中终究会有遗憾。

    杨老看出小姑娘所想,心中更是软得一塌糊涂。

    他抬手安抚性地摸了摸小姑娘毛绒绒的脑袋,苍老的眼中时不时地泛起泪光。

    这种场面何其相似,只是他再也见不到了

    温明月察觉到身边之人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下来,心中猜想着,只怕是老人又想到了自己的孙女罢。

    她可不是傻子,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对另一个人好。

    况且,杨爷爷看向她的眼神时不时地就会放空,似穿透她见到了另一个人一般。

    若是还猜不到对方为什么会对她如此温和,那就太傻了!

    可就算是杨爷爷把她当成了自己孙女的替身,可她也生气不起来。

    毕竟对方可是实打实地对她好,那她又何必去计较这些东西呢?就当是哄老人开心好了。

    何况,这老爷爷还是未来姐夫的长辈,就算是为了姐姐,自己也会好好对待这份情谊的。

    思虑之后,小姑娘的杏眼中闪过丝丝星光。

    片刻之后,她似什么都没察觉到什么一般,兴高采烈地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递给杨老。

    “呐,杨爷爷,您尝尝我们家的特色花茶,香甜得很可不是外面卖的那种难喝的苦茶叶呢!您一定会喜欢的!”

    温明月一脸骄傲,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她可看出来了,眼前坐着的老人有些嗜甜,那么这花茶准会合他心意的。

    沉浸在自己思虑中的杨老突然被小姑娘的一番话给惊醒。

    他将自己眼中的热泪强行逼了回去,笑着伸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花茶,不住地说道:“好好好”

    那花茶甜香的气息似乎安抚了杨老那颗沧桑的心,他尝过一口之后,居然觉得心中的伤痛之感微微下去了一些。

    正当他准备再细细品尝的时候,手边的小姑娘却忽然兴奋地奔走了出去。

    “娘!”

    温明月跑过去一把抱住她娘的手臂,开始在上面磨蹭着撒娇。

    平日里,只要她一对着她娘露出这种神态,那么她娘准会开始揉她的脑袋以示宠爱,可这次,她却没有如愿。

    温明月狐疑地抬头看向她娘。

    却发现她娘一脸的复杂之色,根本就没注意到手边的她。

    小姑娘有些疑惑地看着稍远处的父亲和姐姐,想要求个答案。

    可见两人都一脸凝重地对着她摇头,她忽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便放开了她娘的手臂,乖巧地走到了姐姐的身边。

    杨老见着来人,苍老的双目忽然瞪大,眼中满是不可置信,整个人端着茶杯,似被人点穴了一般。

    温母攥了攥自己的衣袖,稳了稳心神,而后深吸了一口气,强扯出一抹笑容,似风轻云淡般,淡笑道:“师父,好久不见。”

    啪。

    杨老闻言,双眸瞳孔紧缩,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手中的茶杯再也拿不住,直直地坠向了地面。

    他用力地掐了掐自己的手心,缓步走到温母的身边,伸手小心地摸了摸对方的衣角。

    “小小香?”

    温母淡淡地恩了一声。

    “你居然还活着”杨老喃喃道,又看了一眼在一旁满脸好奇地温明月,似哭似笑道:“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明月长得跟小香如此相似,自己早该发现才对!当日自己看见的那个背影,分明就是小香了!

    事实上不止温明月与温母长相相似,就连温明珠的长相之中,也遗传了她母亲的三分,这也是杨老看见她之后,对她印象如此之好的原因之一了。

    只是,小徒弟在杨老的心中早已逝去了多年,对方还在人世的这种妄想,是他往日里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所以当时才没有追上去一探究竟。

    何况,他在外云游了这么多年,遇到与小徒弟身形相似的女子是数不胜数。

    失望了那么多次,他再也不敢轻易地去追逐那种镜花水月的虚妄了。

    杨老盯着眼前活生生的小徒弟,蠕动了一下嘴皮,心底的惊喜激动之情难以用言语表达。

    最终,他什么都没说,一把抱住了面无表情的温母,心底的防御一泻千里,再也忍不住地,开始嚎啕大哭。

    年迈的老人哭声之中的绝望与思念,触动了在场中的每一个人,就连一向觉得自己铁石心肠只认钱的钱媒婆,眼中都忍不住掉出了两滴泪水。

    而所有人之中,只有一个人并没有被触动,这个人就是温母。

    “你既然还活着!那为什么二十年了,都没来找师父?”

    杨老抱着小徒弟,心中是止不住地心酸,开始撕心裂肺地怒吼道。

    温母眼中嘲讽之色一闪而过,而后冷笑道:“找你?然后再被你们利用一回吗?”

    杨老脸上的怒色顿时滞住,正想张口问话,却又突然听到温母苦涩道:“现在,我什么价值都没有了,你又何必摆出这幅作态呢?”

    杨老听此,眼中的怒色渐显。

    “你这丫头,说的都是些什么?当年你师兄做下的事情确实当是个畜生,可师父与你,又何曾谈起利用一事?”

    杨老说着,眼中的委屈,控诉之色渐显。

    他一生并未娶妻,所以身下也无儿女。

    在收了三个徒弟之后,才初尝为人父母之滋味,对待三个孩子一直都是尽心尽力,当作亲生,绝无半点私心,为何小徒弟会说出如此令人寒心之语?

    温母心中的情绪翻腾,良久之后,忍着心中的愤怒,冷声道:“何谈利用?只怕是一开始,便未存真心吧。”

    “你何出此言?”杨老一脸痛心地看着小徒弟,万万没想到,多年未见,再见之时,对方竟然会是如此对待自己。

    “当年,你收我入门下,只怕是别有用心吧?在我年幼时种下一颗亲情的种子,等到成熟之日,却带着树木连根拔起!我的好师父,你可知,每夜我午夜梦回,都会梦到那段泣血的往事!?”

    温母的双手紧握成拳,眼底的悲凉之色尽显,一瞬间,绝望之感席卷了整个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