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8相认2
    温明珠将杨老与钱媒婆两人迎进客厅中安顿下来,随后又出门去帮着叶玉珩安排那些抬聘礼的人。

    不过稍许,黑木红绸的场景就布满了温家的后院。

    温明珠见着这壮观的场景有些目瞪口呆。

    她虽然从不认为她的玉哥哥会在这种事上亏待了她,但见到这种场面,内心还是震撼无比。

    就算是前世的她,如此场面,那也是很难见到的。

    不说那些闪瞎人眼的珠宝金银,就是那打开来的一箱箱的山珍食材就足以让人心中掀起一片巨浪。

    正当院中的温明珠几人看得眼花缭乱时,温母夫妻二人也终于回到了家中。

    两人一撩开后院的帘子,入眼的便是这样的一副场景,生生吓得二人同时后退两步。

    待镇定下来之后,温父还有些心有余悸,而温母则只是轻微地挑了挑眉。

    这些东西倒是当得起叶家巨商的名头。

    她点了点头,眼中浮现出满意之色。

    当年谢婉安嫁给叶任良的时候,温母大概有个十岁,年纪虽小,但许多事情都已经明白,多多少少对叶家有一些了解。

    在几十年前,叶家就已经是江南一片首屈一指的商户了,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实力自然是不能与往日相提并论,这些东西,对叶家来说,也是诚意一片了。

    “爹,娘。”

    温明珠见父母回家,脸上的笑意满满,连忙走过去帮着她娘提着手上的东西。

    而叶玉珩见此,自然也不敢闲着,立马上前到温父的手边,想要帮他的忙。

    只是过程却不怎么顺利。

    温父见他走过来,知道叶玉珩的意思,但他就是不如对方的意,斜了他一眼,便准备自己拿着东西过去。

    却不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冷哼。

    顿时,温父的动作就僵住了。

    这一声来源于温母。

    她这会儿正站在原地瞪着眼看着丈夫的背影,心中有些恼怒。

    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会儿还耍小孩子脾气,这么大的人了,这个道理都不懂!

    因为回来的路上,妻子就已经叮嘱过这件事,所以温父虽然心里不爽,但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将手中的东西递给旁边一脸笑意的叶玉珩。

    哼,臭小子,别以为这一关过了,你就一路顺风了,这事儿还早着呢!

    温父不住地对着一脸笑意的人飞着眼刀子,但对方却一直都不与他对视。

    这让他心里的火想发却无处可去,憋得心里难受极了。

    “寇姨,杨爷爷这会儿在客厅里”

    叶玉珩路过温母的身边时,小声地对着她说道,随后又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径直拿着自己手上提着的东西进了厨房。

    温母看着他走过的背影,脸上一片复杂之色。

    她站在原地脸色不住地变换,眼中的挣扎之色让旁边的温明珠与温父都流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良久之后,温母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般的笑容。

    她对着丈夫与女儿笑了笑道:“走吧,我们进去。”

    温明珠走过去捏着母亲的手,张了张口,欲言又止,“娘”

    虽然她并不知道娘与她的师傅当年到底有过怎样的过节,但是以她娘的性格,能绝情到几十年都不见对方的地步,那两人之间,必定不会是什么小事。

    温母垂下眉眼回握住女儿的手,轻轻抚了一下,“走吧,娘没事”

    “小明月诶,你们家的糕点是真的不错,你杨爷爷在外面行走了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哪家的糕点比得上你们家的!”

    杨老捏着一块开口的荷花酥,感叹地说道。

    就这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杨老与温明月这一老一小就变得熟悉非常了。

    本来温明月是根本就不记得自己与杨老之间曾经见过的事情,但由于杨老性格上本来就有些老顽童的成分,而温明月又是个皮得不得了的姑娘,所以两人一拍即合,相见恨晚。

    温明月听见杨老的话,一脸理所当然地点头,“那是当然了!您不知道,这些玩意儿做起来可麻烦了呢!什么事儿都要自己亲自动手做,就连那里面包的馅儿料都得自己上磨去转呢!”

    由于温家没有安置驴骡子这种生物,而上磨的任务又迫不及待。

    于是乎,经过众人的商议之后,一致支持让温明月充当这个骡子的角色。

    在决议集体通过之后,每隔两日,她就被安排到一间小房间里面,磨上几大担的馅料,以供店中的消耗。

    对于这件事情,温明月可是颇有怨言,在家中闹了许久呢。

    最后还是温母答应把她早上站岗的时间减少,她才磨磨唧唧地答应了这件事。

    对于当人形骡子的这件事情,她倒没觉得累,毕竟现在的她,是可以轻松抡着那大磨盘到处飞奔的人。

    但现在由于年纪慢慢大了,渐渐地也有些在意自己的行为了,自认为也是个"柔弱"的小姑娘,怎么能老做这种有毁形象的事情呢?

    杨老赞赏地看了一脸骄傲的小姑娘一眼,手上对着她竖起大拇指,眼中的宠溺之色快要溢出眼眶来。

    这个动作是刚刚小姑娘教给他的,颇有意思,现在却正好可以用在对方的身上了。

    温明月咯咯笑了一会儿,定下神来之后,又活力四射地蹦到杨老的身边,挨着他嘻嘻问道:“杨爷爷啊。”

    “恩?”杨老一边拿着一块糕点悠闲地品尝着,一边对着温明月挑了挑眉。

    “我问您啊,您认为我姐姐怎么样啊?”

    杨老笑看了小丫头一眼,本想逗逗她,但见她一脸紧张之色,心中瞬间软了下来,便也熄了心中顽皮的心思。

    “恩貌若西施,肤若凝脂,若河塘之芙蓉,出淤泥而不染,妙不可言也”

    杨老回想着自己刚才第一眼见温明珠时候的印象,认真地回答了小姑娘的问题。

    这话他可不是瞎说的,确确实实是他心中对那姑娘的印象。

    出乎意料地,小兔崽子的眼光居然不错?这姑娘配他可是绰绰有余了,难怪这么多年,他坚持不肯娶妻,原来都等在这儿呢!

    杨老心中有些唏嘘地想着。

    在杨老的眼中,叶玉珩可有些老牛吃嫩草了,毕竟人家小姑娘现在可是水灵灵的豆蔻年华,他这都二十有五了,虽然面上两人看不出什么违和感,但杨老的心里,还有些鄙视对方。

    若他娶亲得早,那孩子指不定都与那姑娘差不多大了呢eo`唉,那个数据掉得好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