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7相认1
    叶玉珩闻言,有些哭笑不得。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她要什么不好,要个破荷包有什么用?况且,自己什么送过荷包了,那不是捡的东西吗?

    正想张口解释,却突然记起,现在自己的话语权还掌握在这脸颊鼓起来像个小青蛙似的姑娘手中呢。

    他的双眸一暗,忽地伸手按住了对方的手。

    随后,温明珠便感觉到了手心一阵黏黏的触感,痒痒的,似她现在的心一般。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叶玉珩也不满足于仅仅在对方的手心里做文章了。

    他开始转移了阵地,在纤细白净的玉指之上吮吸,将那似葱节一般的纤指一根一根地沾上了属于他的味道,还故意地发出了啧啧的声响。

    温明珠瞪大了双眸看着对方的动作,脸上爆红不已。

    今日的叶玉珩本就有些邪气,如今似迷醉享受的神色挂在他的脸上,让房中的气氛瞬间变得燥热起来,充满了情yu的色彩。

    温明珠的身体有些发软,她瞪着眼,用力地扯了一下自己的玉手,结果自是纹丝未动,对方抓着她手的动作却更加用力了。

    她眼神诡异地看着对方的动作,总觉得玉哥哥自遇到她之后,就像得了皮肤饥渴症似的,怎么走到哪儿都想着做些没羞没臊的事情?

    片刻之后,温明珠的眼珠转了转,随后脸上掀起一抹怪笑。

    她道,“玉哥哥,我今早上洗了家里的茅厕,还没来得及洗手呢。”

    此言一出,叶玉珩的动作便是一僵,随后抬眼盯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无奈。

    虽然知道她说的是假的,但心中还是有点不和谐的感觉。

    他伸手刮了下女子的鼻子,嗔怪道:“调皮。”

    温明珠无辜地看着他,稍许之后,却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才消失不久的怒气,又出现在了她的脸上。

    哼,差点让他蒙混了过去!

    女子呲着森白的牙齿,恶狠狠地看着他,怒道:“你还没说清楚,你和那个李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叶玉珩皱眉,“什么李小姐?”

    这倒不是故意埋汰别人,而是叶玉珩真的不知道对方叫什么。

    当日还东西的可是竹香,他根本就没注意过,自己小师弟当时说的是去哪家还东西。

    只是,他的这句话却取悦了怀中的女子。

    温明珠心中的怒火稍稍降下了一些,随后眼神凉凉地看着他。

    “人家的丫鬟可说了”她开始捏着喉咙怪叫,“叶公子心悦我家小姐已久,你个乡村农妇,竟然还想凭着以色侍人进入大户人家,我家小姐与叶公子的情谊,岂是你这种人能够理解的!”

    说罢,她面无表情地盯着叶玉珩的脸,等着对方的解释。

    只见红衣男子的脸色阴沉,眼中闪过怒气。

    他何曾见过那人?那两个女人竟敢如此诋毁他!

    房间中压抑了一瞬,半晌之后,叶玉珩突然笑了起来,盯着怀中之人的眼神满是戏谑。

    “我倒是想你以色侍人呢!奈何流水有意,落花噗。”

    他话还没说完,肚子上就遭到了温明珠手肘的犀利一击。

    她瞪了对方一眼,“让你没个正形儿!”

    这一击的力气对于叶玉珩来说,不过是猫爪子挠了一下而已,可他却趁此机会,不要脸地抓住了女子的手,在自己的腹部不住地揉着。

    温明珠还以为是自己的力气太大了,让他受了痛,因此也任由了对方的动作。

    良久之后,在温明珠有些受不了他的黏糊劲儿的时候,叶玉珩才终于开口解释道:“我可不认识什么李小姐,也没给她送过什么荷包”

    一番解释之后,温明珠才终于记起了几月前的事情。

    可心中的恼怒却并没有减退多少,她斜了叶玉珩一眼,仰着头拔高声音,语气有些冲地说道:“那可不是吗?咱们叶公子魅力多大啊!人姑娘面都没见着,就打起主意来了!是不是我不在,她就要与你私定终身,非君不嫁了?”

    叶玉珩见她开始无理取闹,心知这时候无论说什么,她都会找到一些乱七八糟的理由给堵回来。

    因此,他也不打算废这个劲儿了,直接低下头,想要堵住那张乱吃飞醋的小嘴。

    可他的唇才贴上去,便听到院子里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杨老目光担忧地看着这个静悄悄的院子。

    这小兔崽子怎么如此不让人省心?净仗着那张脸皮到处勾着些烂桃花!现在可好了?惹怒了自己媳妇儿,这亲还不知道能不能结成呢

    而钱媒婆心里,却不住地忧心着自己那似乎已经打了水漂的巨额媒人钱。

    正当两人的心都处于水深火热之际,院中的一扇紧闭的房门却突然打开了来。

    从那房间里面走出来的,正是温明珠与叶玉珩两人。

    杨老紧张地看着里面走出来的女子,见她脸上并无什么恼恨的神色,心里松了一口气。

    又见叶玉珩的臭脸,顿时又虎着脸瞪他。

    这小子是怎么回事?一张臭脸,难道还对着人家姑娘发了脾气?

    如此想着,杨老的心又悬了起来。

    温明珠一脸温和地出了房门,目光触及到杨老的脸上时,却愣了一下,而后回头疑惑地看了一眼身后的男子。

    叶玉珩幽怨地望了一眼杨老,而后垂着头在温明珠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语毕之后,女子的眼眸瞬间瞪大。

    你把这事儿告诉娘了吗?

    她用眼神问道。

    叶玉珩幅度极小地点了点头。

    这事儿他已经抽空禀明了寇姨。

    虽然当时寇姨的表情看起来很不情愿,但最后到底是同意了这件事,所以才有了今日杨老作为他的长辈来提亲的事情。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寇姨和温伯父居然都不在家中

    叶玉珩有些狐疑地想着。

    其实温母当日虽然口头上答应了叶玉珩见杨老,但心情却甚是复杂。

    她有些怕见到自己的师傅,所以今日一早便拉着丈夫出门去采买东西。

    虽说是为了采买才出的门,可实际上,温家的食材工具样样齐全,根本就用不着这个时候出门去。

    她如此做,只是因为自己心中的胆怯罢了。

    温明珠见他点头,心中的大石才放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