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8提亲22
    叶玉珩看着前面蹦蹦跳跳的小姑娘,眼中滑过一丝笑意,趁着人流众多的掩护,飞快地将身前的女子拉进街边的一处巷道之中。

    急速地奔走几步,便闪进了一处空旷破旧的院子。

    这地方原就是叶家买下来的院子,本来是打算开个染布坊的,后来却因为各种原因,搁置了下来,所以才会是如今这般荒芜的景象。

    好吧,他就是故意引着姐妹两人走这条人流量最大的街道,其目的就是想甩开那小姑娘,与他媳妇儿独处。

    才刚一进门,叶玉珩便动作强硬地将温明珠抵在墙壁上,而后将头埋在对方的颈窝中,有些委屈地说道:“明珠我喝醉了”

    温明珠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没好气道:“都这会儿了,你还装!”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在家中喝的那些酒,以他的酒量,根本就不会醉成那个样子。

    就刚刚在娘前面的那幅可怜样,完全就是装的,目的当然就是让对方同情他,然后达成他的目的。

    现在很明显,他成功了。

    叶玉珩霸道地圈着她的腰,毛茸茸的脑袋在对方的颈脖处蹭了蹭,闻着怀中之人身上特有的花香,满足地喟叹了一声,随后身子却贴得更紧了。

    温热的呼吸打在温明珠皮肤的绒毛上,让其身子微微抖了一下,她颤了颤眼睑处的睫毛,而后脸红地嘟囔道:“你能别乱喘气儿吗?搞得像内什么一样”

    叶玉珩闻言,呼吸一窒,随后猛地闷笑出声,身子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

    温明珠恼羞成怒地一推,怒道:“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还不是因为你每回都弄出一些令人误会的事情,不然”

    女子语气严厉地念叨着他往日里所犯下的"罪状",却未注意到,眼前的男子盯着她不断蠕动的粉唇,眼光渐渐变得幽暗。

    终于,他再也忍不住了,迅速地将自己的唇瓣印上对方的。

    唔

    女子一直喋喋不休的那张巧嘴一下子就被对方堵住,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离自己咫尺的那张俊脸,吓得连呼吸都忘记了。

    “闭上眼睛,放松。”吻住她的男子眼睛紧闭着,略带笑意地说道。

    温明珠思绪上依旧没有反应过来,但却下意识地按照对方所说的去做。

    随后,她便感到对方用自己的唇齿,轻轻撬开了她的齿缝,准确地找到了她的软舌,然后逼迫着她,跟着一起舞动。

    男人的嘴里并没有什么异味,倒是因为喝了不少酒的缘故,里面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酒气。

    并不引人反感,反而让沉浸在这场暧昧游戏里的女子有些微醺,渐渐地,连腿都软了,整个身子无力地挂在对方的身上,没办法支撑自身的站立。

    良久之后,叶玉珩才放过怀中的女子,离开对方朱唇的时候,从对方的口中牵出一缕暧昧的银丝。

    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角,随后盯着女子的眼光,变得异常地火热,视线隐隐滑过对方的领口,眼中渐显异色。

    温明珠察觉到了他侵略感异常强烈的视线,脸色爆红,连忙捂住他的脸,有些慌乱道:“你不准乱看!”

    每回玉哥哥看自己的时候,都会感觉到自己像没穿衣服似的,那种感觉,分外羞耻!

    叶玉珩轻笑了两声,随后伸出自己的舌头,在对方的手腕处舔了舔,吓得温明珠连忙收回自己的手,对他进行怒视。

    然而在他马上要开始进行下一轮攻击的时候,温明珠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抵住他的肩膀。

    “等等!”

    叶玉珩的动作一顿,然后带着浓重的鼻音问道:“怎么了?”

    温明珠没理他的话,直接抓住他的左臂,伸手就想掀开他的衣服。

    却不想被对方快速地躲过了她的动作。

    “你这么主动,我可就忍不住了。”叶玉珩戏谑地看着她,眼中满是笑意,手臂却不动声色地垂下来,用衣服盖住自己的手。

    温明珠抿了抿唇,脸色愈发地不好。

    他越不让人看,那就越说明有问题。

    今日在吃饭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他左臂的不正常。

    举手敬酒的时候,左臂袖口处总是露出一小节白色的布条,这在他黑色的衣袍上尤其显眼。

    开始她还以为是他的内衬没有穿好,可仔细看来,却发现,那似乎并不是什么内衬,更像是受伤之后包扎的绷带。

    “你是不是受伤了?”温明珠面带怒气地瞪着他,伸手抓住他的衣袖,就将人往自己身边拖。

    叶玉珩笑了笑,抓住了她作乱的手,“没有受伤。”

    女子微眯着眼睛看着他,与男人平时怀疑别人时的表情如出一辙。

    这相似的神色让他怔愣了一瞬,而就在一瞬,温明珠快速地抓住他的胳膊,动作利落地将他的袖子往上面一掀。

    入眼的却是缠得厚厚的一层白色布条。

    眼眶瞬间就红了大半。

    她带着哭腔地问道:“你还说没事,你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怎么会伤得这么严重?”

    这布条缠得紧紧的,却隐约从里面透出一些暗红色,一看就知道,手臂上的伤定是不轻。

    都这样了!终于居然还喝了那么多酒?这不会感染吧!

    想到这里,温明珠懊恼地咬紧了下唇,恨不得打自己两巴掌。

    自己刚刚居然就在旁边看着爹和哥哥灌他酒,要是那顿酒影响了玉哥哥伤口的恢复,不知道他还要遭多少罪!

    叶玉珩见她眼泪霹雳吧啦地掉下来,眼中满是柔色。

    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叹息道:“别哭了,我这伤不严重,只是普通的蹭伤而已,这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才会这样的,不疼的”

    温明珠却低着头不理他,心里恼恨他不爱惜自己,受了伤还跑去喝酒。

    叶玉珩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安抚性地在对方的唇上啄了啄,而后抵着她的额头轻声道:“别生气了好不好?我最近一段时间都戒酒,你来监督还不行吗?”

    “那你保证。”

    “我保证。”叶玉珩举手道,满脸都是无奈。

    温明珠这才破涕为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