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6提亲20
    温父与温明阳呵呵笑了一声,随后两人同时走过去,一左一右地坐在叶玉珩他们两人的身边。

    温明阳还不死心地对着身旁的妹妹问道:“明珠啊,你看,这边有你最喜欢的蚂蚁爬树,要不然,你跟哥哥换个位置?”

    他倒没有胡说,那道菜确实是温明珠喜欢吃的东西。

    温明珠长长地哦了一声,笑意满满地看着自家哥哥,正准备拒绝他,头顶上便传来了一片阴影。

    却是叶玉珩直接站起身来,仗着自己手长腿长的优势,将那盘菜拨到自己的身前,还顺便将自己面前的一盘炒青菜送了过去。

    盯着温明阳的双眼,很是热情道:“明阳兄,多吃青菜,补脑,对你科举很有好处。”

    温明阳脸色黑了下来,一双眸子冰冷地扫射着对方。

    你们家青菜补脑?

    可叶玉珩却一脸笑容地回应他,至少面上,没人能去挑他的错处。

    只是,他才刚坐下没多久,便听到耳边温父冷冷道。

    “坐那么近干什么?过来一点!”

    见儿子败下阵来,温父便直接仗着自己长辈的优势,对叶玉珩的行为进行了限制。

    而与此同时,温明阳也开始不要脸了,动作强硬地拉着他妹妹开始往一边滑去。

    不过片刻,两人之间,便被隔出了一道十分宽敞的空隙。

    正当叶玉珩皱着眉,想要挪过去的时候,手側却突然挤进来一颗毛茸茸的脑袋。

    温明月一边念叨着饿,一边手脚并用地挤进那个空出来的位置。

    她倒不是故意地偏向谁,只是她平常就爱坐在她姐姐的身边,如今从厨房里面冲出来,还以为这是她姐专门给她留的位置。

    “恩?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温明月拿着筷子,正准备下手,却感受到几道强有力的视线,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摸了摸脑袋,有些莫名地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明月饿坏了吧,快吃,快吃。”温父赞赏地看了小女儿一眼,很是慈祥地对着她说道。

    温明月见他态度如此诡异,拿着筷子的手抖了一抖。

    “来,明月,这是你喜欢吃的红烧肉,多吃点。”温明阳夹了一筷子荤菜,热情地放进小妹的碗中。

    温明月惶恐地看了她哥一眼,觉得他们两今天都吃错药了。

    四周气氛一片诡异,温明月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战战兢兢地抱着自己的碗,开始小口小口地扒饭。

    温母从厨房里面出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小女儿一脸委屈,而她的丈夫和儿子,则是一脸诡异,叶玉珩脸色则不怎么好看。

    她狐疑地看着他们父子两,“你们干嘛呢?”

    “没干嘛啊。”温明阳心情大好地对着母亲回道。

    “啊,对了,荷香啊,咱们家的酒是不是还有许多啊,你快去拿两坛过来。”温父对着妻子招手,“你看,家里今天来了客人不是?咱们得"好好"招待他啊。”

    "好好"招待他到醉生梦死!

    温父心里咬牙想着。

    “你”温母看着他,欲言又止。

    他不是很不喜欢小叶吗?今天怎么这么热情?还要找人家喝酒?

    “怎么了?快去啊,别让人家客人给等急了呀。”温父满脸热情地怂恿道,好似今天遇到什么特大的喜事一般。

    温母眼神尖锐地扫视了丈夫几眼,怀疑他是想学昨日的王进,灌醉对方,便想摇头拒绝他。

    却未想,温父身边的叶玉珩却突然出声道:“寇姨,既然伯父想喝酒,那便满足了他罢,就当图个高兴好了。”

    “可是”温母想告诉他,以自己丈夫的那个德行,他突然提出此事,就是明显的不怀好意。

    “娘,既然大家都想喝,那便把酒都拿出来吧。”温明阳接着怂恿道,心里却想着,一会儿要帮爹一把,万一爹喝不过对方怎么办?

    温母见他们都这样要求,也就不再坚持了。

    算了,随他们好了。

    随后,她便抿了抿嘴唇,动身去了仓库拿酒。

    而阴阴笑着的温家父子两,却没见到叶玉珩眼中一闪而过的晦暗之色。

    不过片刻,温母手上就拿了一坛子酒落座,嘴上却警告道:“你们都不准多喝啊,我可不想料理你们。”

    温明阳直接从他娘的手上拿过那酒坛子,满口保证道:“娘,你就放心好了。”

    放心,我们绝对会好好招待今日这位贵客的。

    温明阳笑着,眼中笑容却不达底。

    “来,叶贤弟,我先敬你一杯。”

    温明阳一面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面嘴上占着叶玉珩的便宜。

    竟然今早上他自己都叫了明阳兄,那他干嘛不成全他?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温母却不赞同地看着儿子,提醒道:“明阳,小叶可比你大”

    “没关系的,寇姨,这么叫也是迟早的事不是吗?”叶玉珩不在意道,仿佛自己还占了个便宜。

    温母见他本人都同意了这个称呼,她自然也不再多事了。

    “呵呵,叶贤弟想得就是通透。”温明阳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迟早?那得看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叶玉珩笑而不语,只是对着对方,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随后,两人同时一饮而尽。

    可他才刚放下杯子,却又听到旁边的温父道:“来,小叶,今日你是第一次到我温家来做客,伯父敬你一杯。”

    叶玉珩闻言,不慌不忙地又举杯笑眯眯道:“伯父,您说的是哪里的话?以后晚辈来叨扰的时间多了,到时候还希望伯父不要嫌弃晚辈才是。”

    温父笑笑,没有接他的话,只是举着酒杯扬了扬,随后将里面的酒水一饮而尽。

    笑话,还以后不嫌弃,老子现在就很嫌弃你!

    叶玉珩也不在意他的态度,随后跟着他的动作,饮尽了杯中之酒。

    之后的饭桌上,仿佛就成了三人的主战场。

    那一坛子的烈酒,不一会儿,就见了底,可三人的脸上却连微红都没有。

    好小子,有点意思。

    父子两眯着眼看着对方的脸,心中同时想着。

    他们可不是袁善那种酒桌菜鸟。

    温父平日里也有许多应酬,多年下来,自然也是练就了不俗的酒量。

    而温明阳,则属于天生爱酒,平日里有事儿没事儿就爱小酌两杯,这么些年来,酒量虽然赶不上他父亲,却比同龄人强上太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