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2提亲16
    钱媒婆苦口婆心地对着叶玉珩解释了半天,这对姑娘家下聘礼到底都需要些什么东西。

    可叶玉珩听完之后,却很是不开心。

    合着这下聘的东西都是些如此平常的东西?这怎么能体现出他对明珠的心意?他想把天下间最好的东西,都送到他真正的宝贝面前。

    “那这些东西就送不了了?”叶玉珩微眯着眼,语气不满地问道。

    钱媒婆抽了抽嘴角。

    心想这有钱人家想的就是不一样,别人家提亲,那都是巴不得少送点东西,毕竟聘礼这东西,可是送给姑娘的娘家。

    等姑娘嫁出去了,那这些东西可都得都归娘家所有。

    可这叶大公子可好,好似钱多得用不完似的,还非想要将手中的宝贝给送出去,什么爱好?

    钱媒婆虽然心里一直吐槽着对方,可面上却解释道:“若叶公子想送,那也是可以送的,只是”

    “只是什么?”

    钱媒婆犹豫地看了他一眼,“只是,不知道这位温姑娘家境如何,您送了这么多的聘礼过去,那姑娘家再不济,成亲的时候,也得带上相当于这聘礼一半的嫁妆”

    如果聘礼过于多,而姑娘家却没有那么多的嫁妆,那很容易给人造成一种卖女儿的错觉。

    所以有的时候,虽然男方家是一番好意,可聘礼这东西,也不能随心所欲地送,必须考虑到对方家里的面子。

    叶玉珩听此,眉头紧皱。

    媳妇儿家的家境他自然是一清二楚,若按照这个规矩来,那这些东西还真不能送过去。

    仓库里面顿时沉默了起来。

    好一会儿之后,叶玉珩双眸一亮。

    他与明珠何必那么见外,嫁妆与聘礼这东西实际上也就是做给外人看的,干脆他将媳妇儿的嫁妆一并给置办了好了。

    这样的话,准备的这些东西也不用担心送不出去了。

    思虑好之后,叶玉珩便道:“其他的事情你都不用管,你需要做的,只是将缺少的东西都置办好就行了。”

    钱媒婆听他所言,也不知道他到底听没听懂自己的话,又小心问道:“那您准备何时上门去提亲呢?”

    “三天后。”他笃定道。

    三天!?

    钱媒婆瞪大了眼睛。

    这也太快了些吧!

    她有些为难地看着面前的男子,“叶公子这”

    “恩?”

    叶玉珩挑挑眉,眼中似有不满。

    钱媒婆知道,若是自己嘴快,脱口而出不行,那么这趟差事肯定就黄了,于是连忙摆手,“没,没什么,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她状似信心满满地打着包票,心里却在流泪。

    只怕这三天,她是别想好好休息了。

    叶玉珩点点头,赞赏地看了她一眼,便领着她走出仓库。

    走到那回路一半的时候,却见到了一个他并不怎么想看见的人。

    叶玉珩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那个一脸坏笑的人越走越近。

    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他那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儿,总想在他身上做些文章的爹。

    “哟,动作挺快啊,居然连媒婆都找好了?”叶任良走到儿子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调侃地说道,好似没看见对方那张满脸都写着不欢迎的脸似的。

    “叶老爷安。”钱媒婆屈身对着前方之人施礼。

    叶任良面带笑意地微颔首,转而又对着儿子道:“走走走,让爹看看你准备的聘礼都有些什么东西吧?”

    说着,便拉着他儿子的胳膊,准备往回走。

    叶玉珩却站在原地未动,“我不去了,你自己去看吧,我还有事。”

    叶任良不满地看着他,“你还能有什么事儿?”

    叶玉珩抿了抿唇角,冷言看着他,没有说话。

    空气中寂静一阵之后,最后还是叶任良拜下阵来,他甩甩手,“算了,看你的样子,也不稀罕陪我这老头子了,快滚快滚。”

    叶玉珩哦了一声,转身就走了,之后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让他身后的钱媒婆小跑着才能跟上他。

    他爹也只能在他身后,盯着他离去的背影干瞪眼。

    这臭脾气也不知道是习了谁,最近居然还越来越难伺候了!

    叶任良心里有些恼火地想着,却对前面走得潇洒的人丝毫没有办法,转而气闷地朝着那据说是堆放着聘礼的地方而去。

    他轻车熟路地在仓库里面穿梭着,不一会儿,就到达了一处堆满了箱子的角落。

    啧啧,小兔崽子这回可是下了血本的啊,瞧瞧,这连装聘礼的箱子都是上好的黑木做的。

    叶任良一边走近,一边在心里感叹着。

    待掀开离他最近的箱子时,微眯了眯眼睛。

    恩黄金

    不错,像他们叶家这样的家族,出手就应该大方一点,才能显示出他们的身份来。

    他一面点头,一面朝着另一个箱子走去。

    这次掀开的箱子,入眼的却是满满的白色珠光,一颗颗浑圆的白珠呈现在眼前,很是讨人喜爱。

    南海珍珠?这么多

    叶任良默默地嘀咕一句,盯着那箱子撇了撇嘴。

    看这成色,还都是上等的货色。这玩意儿价值不菲,京都的女子都喜欢用这东西研磨了拿来敷脸,据说有变白的功效。

    可他至于送一箱吗?

    他摇摇头,关上箱子,继续查看着其他的东西。

    金钗手镯、如意字画、奇珍海味

    叶任良开始还悠闲地在一堆箱子里面散步,可越走,他的脸就越黑。

    直到看见一对白底青釉的瓷器时,脸上的表情终于绷不住了。

    怒吼道:叶玉珩你这小畜生!!

    在院中行走的黑袍男子突然感觉到鼻子一阵不适,狠狠打了两个喷嚏。

    俗话说,一想二骂三念叨,叶玉珩伸手揉了揉鼻子,心里想着。

    这两个喷嚏,不知道是谁送给他的。

    他眯了眯眼,身上散发出若有若无的冷气。

    正准备到书房去,给钱媒婆写个凭证,让她能到账房里去提钱的时候,却在路上遇到了正在往回走的杨老与竹香二人。

    杨老正扯着竹香的耳朵,在跟他讲着什么,见迎面而来的叶玉珩,便放开了手上一脸欲哭无泪的小少年。

    他刚一松手,竹香就快速钻到自家公子的身旁,一脸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