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9提亲13
    叶玉珩才刚坐下,老先生便略带笑意地问道:“公子是要算些什么?”

    手上的动作,却未停下。

    叶玉珩挑挑眉,也没问为什么这人知道他是个年轻男人。

    既然这算命先生在这里安身立命多年,自然有他自己的识人方法。

    “我要解签,合八字。”

    说着,便将手中握着的竹签放在木桌上。

    老先生点点头,从木桌的一边,取下一块薄薄的泥石膏递给他,说道:“你将要合的八字刻在上面。”

    说罢,便从桌上摸索着拿起那跟竹签,用手指在竹签之上细细地摸索着。

    等叶玉珩用小刀将生辰八字都刻在上面之后,老先生也已经摸完了手上的东西。

    稍许之后,他笑道:“恭喜公子,这是一支上上签,若您求的是姻缘,那必定可与心中的女子白头偕老。”

    叶玉珩点点头,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那您再看看这一对八字。”

    老先生笑眯眯地点点头,伸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泥石膏。

    这东西是这月老庙里的尼姑们特地为他制作的,为的就是方便他这眼盲之人识字。

    老者在那上面摸了半晌,一会儿皱眉,一会儿舒展,最终还是露出了笑颜。

    “公子给的这对八字的主人,来历不凡,若为情侣,三生三世”

    老先生顿了顿,而后说出的话,却让叶玉珩的心狠狠一沉。

    “皆是孽缘。”

    黑袍的男子听此,周身开始散发着低气压。

    那老者却像没感觉到一样,轻笑一声,又接着继续道:“公子不必动怒,这三生孽缘,只是上天的考核而已,若是度过三世,那这对八字的主人,必会一路白头,羡煞旁人。”

    “既然你说是三世孽缘,那么,如何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叶玉珩抿了下薄唇,攥紧了手指,目光似火苗一般,对着对面的人烧去。

    那老者沉吟了半晌,“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离思五首其四)

    叶玉珩眼瞳一缩,低垂着眼不再说话。

    那老者却也未再说其他,只是提着毛笔,在一张纸上写上批注。

    明明是个眼盲之人,可手上的动作却是下笔有力,笔画回转之间,自有风骨。

    “公子拿好。”老者落笔之后,将手上的纸张轻轻抖了抖,便递给了面前之人。

    叶玉珩眼神有些复杂地接过那张批注,粗粗地看了一眼,上面不外乎是些百年好合之类的话语。

    他将纸张折好放入袖中,起身对着那老者拱手道:“先生大才,刚才晚辈狂妄,请先生恕罪。”

    算命的老先生不在意地摆摆手,“小事小事”

    正当叶玉珩转身准备离去之际,却又突然听到身后的叫喊声。

    “年轻人。”

    老者轻声喊道,而后语重心长地说道:“过去的,便让它过去吧,如今的机会可是来之不易,若能度过心底那关,那日后必定一生顺遂。”

    叶玉珩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背对着他,微微颔首。

    那老者"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中有些感叹,他在这庙中这么多年以来,也是第一次看到,世上竟然会有如此倔强痴情之人。

    叶玉珩下山之后,便直接去了温记。

    如今他手上有自己和明珠的八字批注,将这个东西给寇姨看看,正好也省去了一些步骤。

    顺便告诉寇姨,三日后,到她家中去正式提亲。

    马车在叶玉珩的催促之下,很快就到了温家。

    此时的温记忙碌得很,叶玉珩一下车就见到店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

    今日轮班的人是温明阳。

    叶玉珩见到未来大舅子,自然是要打招呼的。

    他特意走到对方的面前,轻声喊道:“明阳兄。”

    要知道,温明阳的年纪可比他小了接近十岁,他认温明阳为兄,实际上是讨好的叫法。

    本以为对方虽然在忙,但至少也会回他一声。

    哪知道温明阳听他喊了一句,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而后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便不再理他。

    转过头对着客人的瞬间,却又恢复了一脸笑意盈盈。

    “来,您的糕点,拿好了。”

    叶玉珩知道自己这是被不待见了,虽然心中不知道为什么,但该有的礼节却不能少。

    “明阳兄你先忙,我先去后院找寇姨。”

    说罢,他在温明阳的身边站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复,他也不再坚持,犹自摇了摇头,便移步走了。

    越接近那后院,里面传来的少年朗朗读书声就越大。

    揭开那幕帘,意料之中地看见了温父和一群年纪不大的青葱少年。

    叶玉珩见他们都在认真读书,便没有上前去打扰。

    便拐了个弯,顺着屋檐下的走廊,准备去厨房里面看看温母在不在。

    可刚挪动了几步,就收到了温父的视觉攻击。

    叶玉珩的步子一僵,以为是自己未与温父打招呼,惹恼了温父。

    便对着温父的方向施礼。

    哪知道温父见此,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儿。

    叶玉珩抽了抽嘴角,不知道这父子两突然发什么疯,不再理他们,直接去了厨房。

    可令他失望的是,温母此时并不在厨房中。

    屋里只有顾蕊娘母女两人在忙碌。

    蕊娘抬头见到门口的叶玉珩,心知他是来找温母她们的,随意地用灶上面的抹布擦了擦手,便去到叶玉珩的面前,笑道:“叶公子是来找夫人她们的吧?”

    叶玉珩点点头。

    “那可真不巧夫人刚刚才带着两位小姐出了门。”

    “她们去哪儿了?”叶玉珩皱眉问道。

    蕊娘道:“出门之前,据说是去上坟烧香。”

    烧香?

    叶玉珩一愣,忽然脑中闪过今早上杨老的脸。

    她们莫不是去给娘烧香了吧?

    当日温母与他相认的时候,他告诉了温母,他娘葬在何处。

    既然她们选择今日去上坟,那去的地方,多半就是他娘所在之处了

    可是这样一来,不就恰好与杨爷爷他们给撞一起了吗?

    叶玉珩有些头痛地闭上了眼。

    稍许之后却叹了一口气。

    要是两拨人真撞上了,那可怪不得他了,寇姨与杨爷爷两人早日相认也好,反正都是迟早的事情。

    “要不您先到客厅里面等一会儿?夫人她们大概到了中午便会回来。”蕊娘见叶玉珩脸色不对,出口建议道。

    叶玉珩摇了摇头,“多谢顾婶的好意,既然明珠她们不在,我下午再来便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