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5提亲9
    “这宅子里的人可都看见了,我抓他的时候,他可是活蹦乱跳的,还有力气还手。”

    叶任良听此,以为是因为二儿子还手,所以他恼怒之下,才暗地里对他下了死手,似心有悲痛道:“可就算如此,他也是你的亲弟弟!你不该就这样置他于死地啊!”

    叶玉珩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我什么时候置他于死地了?”

    叶任良脸上的表情一僵。

    而后却听叶玉珩继续道:“我虽绑了他,可一没扣他的饭食,二没再对他施加拳脚,他该吃吃,该睡睡,这样都能死,与我何干?”

    只是没给他用药而已。

    当然,这样的话,叶玉珩是不会说给在场的人听的。

    “既然如此,那你弟弟为何突然就没了!”叶任良瞪眼道,心中其实已经下意识地相信了儿子的话。

    叶玉珩有些欲言又止地看了他一眼。

    “说!”叶任良低声吼道。

    人都死了,这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这可是你让我说的。

    叶玉珩对着上座的人挑挑眉,用眼神对他说道,这让叶任良心中掀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正欲开口,却见上座人对着房中的下人们打了一个手势,等他们都退下之后,叶任良沉着脸说道:“现在你可以说了。”

    叶玉珩不怎么在意地哦了一声,“我可没杀他,你要是不信,可以在宅子里随便拉个人问问,他死的那天早上,我在什么地方。”

    “你就算自己没去,那也可以派人进去。”叶任良忍不住有些嘲讽地说道。

    “当日那柴房外面可是守了两个小厮,你可以去问问他们,看有没有人进去过。”

    叶任良沉吟了片刻,攥了攥手指,而后又道:“你先说他是因为什么死的。”

    “气死的。”

    “恩?”

    这样的答案,让叶任良猝不及防,他的脑中可是连妖怪作乱的想法都冒出来了,却未想对方竟然轻描淡写地说人是气死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玉珩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大概是因为听说了自己生不出孩子,侍妾集体出墙的事情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叶任良脸色难看地说道。

    事实上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还能有什么意思?字面上的意思。”

    叶任良瞪眼,良久之后,又不甘心地说道:“就算是如此,若不是你对你弟弟下了狠手,他也不至于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挺不过去啊!”

    叶玉珩嘴角弧度下滑了一瞬,而后眯着眼睛道:“我为什么对他下狠手?

    若不是这些年他有个好爹无限制的纵容,他又怎敢做出当街调戏嫂子的事情?”

    啪。

    叶任良听他的语气,并没有悔过之意,愤怒地将手边的茶杯摔在地上,刚张嘴想骂他,却突然愣住了。

    恩?嫂子?

    “什么嫂子?”叶任良有些狐疑地问道。

    儿子如今已经二十有五了,别的男子在他这个年纪,孩子早就满地跑了,就只有他,死活都不肯娶妻,本来还以为他有什么问题,如果是自己想的那样的话

    心中的猜想,让他渐渐兴奋起来。

    “你的意思是,你有了心仪的姑娘?哪家的?”上座的男人激动了起来,连忙追问道。

    叶玉珩没什么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在他下句话出口前,答道:“温家的。”

    “温家?哪个温家?”

    在他的记忆中,无论是主宅那边,亦或者是水镇这边,都没有一户姓温的大户人家啊,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竟会入得了这小子的眼?

    叶任良想着,眼底一片兴致盎然。

    叶玉珩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满眼的警惕,“我告诉你,不准上门去找麻烦。”

    他倒不是说怕他,只是,以他爹的性格,若是跑到明珠那里去闹事,难免会让明珠受委屈,若是给他的岳丈和岳母留下不好的印象。

    那么,肯定会对他的亲事有阻碍。

    叶任良闻言,气得吹胡子瞪眼,片刻之后,哼了一声,似不屑道:“谁稀罕去看你媳妇,有没有本事娶回来还两说呢。”

    话虽是如此说,可他的眼神却放得贼亮。

    哼,不让我去,我还偏去!

    叶玉珩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了一声,对他爹是满脸的不信任。

    看来,得给他找点事做才行,不然他老惦记着自己的事情。

    如此想着,叶玉珩突然诡异地笑了两声,让他爹突然有一种,被什么东西盯上的阴冷感。

    怎么回事今天怎么这么冷?

    “咳,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提亲?”叶任良轻咳了一声,一脸严父架子地对着自己的儿子问道。

    叶玉珩睨了他一眼,“我看了日子,三天后就是个好日子,我打算那天上门去提亲。”

    “恩好”叶任良颇为欣慰地点点头,而后仔细反应了一下刚刚那句话,忽然一拍桌子站起身来。

    “三天?”

    他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吼道:“三天的时间哪儿够准备的!你娶亲这么大的事儿,怎可如此儿戏!?”

    叶玉珩见他反应如此之大,难得地开口解释道:“我只是说三天之后正式上门提亲,至于聘礼这些东西,早就备好了。”

    他爹闻言,心里却没有多开心。

    这种事情,他居然一个人就决定好了,都没跟自己商量过!

    如此想着,一把年纪的人,心里还委屈上了,语气有些控诉道:“你怎么从来没提过这件事?是不是我不来,你就直接去把亲事给定下了!”

    杨老在一旁看了许久,见叶任良一脸老小孩的样子,心里很是鄙视,心想着,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撒娇呢?

    叶玉珩抽了下嘴角,而后有些阴阳怪气道:“诶,难道我没让阿杰去跟你说吗?当时某些人,怀里可是搂着美娇娘,愣是把阿杰给轰走了。”

    叶任良闻言,张口就想反驳,“什么时候”

    可他话才出几个字,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之后看儿子的眼神,就有些闪躲,脸上的尴尬慢慢浮现了出来。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当时他正与莺歌在房中嬉戏,正要做正事儿,却突然被人打断。

    男人嘛,这种事情被人打断了,心里自然不舒服,他当场就骂了外面报信的人一顿,让他滚。

    后来也没有人再来向他禀报那事儿,他就给忘了

    话说!这么重要的事儿,谁让当时阿杰一副不紧不慢的语调!他还以为不是什么大事儿,所以之后才没有去过问!

    想清这事儿之后,叶任良脸上的表情就更尴尬了。

    叶玉珩面上撇撇嘴,心中却呵呵笑了。

    他是故意让阿杰挑那个时候去禀报的,为的就是不想让他爹多事。

    若是他爹先知道明珠的事情,以他的性子,定会设许多无聊的考验,到时候若是惹恼了明珠,那他不又得走许多弯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