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提亲7
    温母正戳着手指头,在自哀自怨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女儿吐出的三个字,以为是自己的幻听,有些懵地问道。

    “恩?你说什么?”

    温明珠嘴角的笑容终是忍不住了,噗呲了一声,眉眼弯起笑道:“我说,答应他。”

    温母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下一秒,直接跳了起来,反复地问道:“再说一遍?”

    “答应他!”

    突然收到的回答,让温母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她刚刚脑子里面都在构想明日要如何拒绝对方的提亲了!

    确认了之后,温母的心里爆发出了巨大的喜悦,那感觉,好像是她自己提亲被答应了似的。

    可兴奋了一会儿,她的热度又突然降了下来,像是极热的时候,突然被浇了一盆凉水一样。

    温母有些忐忑,担心地问道:“明珠啊,你要是真的不喜欢,娘也不会逼你的,你别因为娘多说了几句,就”

    “我很欢喜这桩婚事。”温明珠笑着说道,而后继续道:“娘你不用担心,我不是因为娘你的话才答应这婚事的,

    他很好,对我也很好,所以”

    温明珠淡笑不语,但脸上淡淡的红晕已经显示了她的心情。

    温母心中松了一口气。

    女儿一直以来对自己的事都很有主见,若是因为自己的私心,让她产生了妥协的想法,那她就是害了自己的女儿,如今她自己同意这桩婚事,那自是最好的。

    小叶是师姐的儿子,模样周正,品性上,她自然也是信得过的,将女儿交给他,自己也放心。

    “行了娘,这之后的事,我们明日再谈,我先带着明月去回屋睡觉了。”温明珠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

    待温母点头之后,她伸手拍了拍趴在桌上已经睡得口水都要流到桌上的小妹。

    “明月”温明珠轻声在她耳边喊道。

    温明月砸吧砸吧嘴,一点醒来的意思都没有。

    温明珠母子两对视了一眼,均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

    无论怎么喊,温明月都雷打不动地不醒,最后两人没有办法,便去叫了温明阳,让他将睡着的小姑娘给背回房间。

    令人好笑的是,温明阳才刚将他妹妹给放下,那小丫头竟然醒了!

    “唔”温明月揉揉眼睛,眼皮子耷拉着,困意十足地嘟囔道:“我是怎么回来的?”

    温明阳没好气道:“还能怎么回来的,你是飞回来的。”

    本来他都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了,是他娘和妹妹,非逼着他从被窝里面出来的。

    这到好,才刚把她放下呢,这就醒了,早干嘛去了!他都怀疑小妹是故意的。

    温母好笑地拍了一下儿子的手,心想他这么大个人了,跟他妹妹较什么劲儿。

    “行了行了,你两赶紧睡觉吧,明天的事儿还多着呢。”说罢,温母便拉着一脸不开心的儿子出了门。

    温明珠送了两人到门口,正准备关上房门回房间,却看到小妹一个人迷迷糊糊地坐在床上,眼皮子也没掀开,以龟速在扒自己的衣服。

    哟,居然还知道要自己脱衣服睡觉呢?

    温明珠有些玩味地想着。

    见小妹脱着脱着,动作是越来越慢了,又有了要睡着的趋势,温明珠赶紧上前,把她弄醒。

    “明月,先别睡,把身上的衣服脱了再睡。”她拍拍小妹的脸,让她清醒一点。

    温明月疲惫地掀开眼帘,哦了一声,开始在姐姐的帮助之下,脱去身上剩下的衣服。

    待温明珠帮她帮把被子掖好之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可躺在床上之后,却是皱着眉,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晚上与玉哥哥逛灯会的时候,一路下来,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开始的时候,她还满心欢喜,可后来,却越来越觉得,玉哥哥身上,有着浓浓的违和感,一趟观察下来,她终于发现了问题。

    玉哥哥一直都在模仿,模仿从前她与他在一起时候的记忆。

    无论是语气,性格,还是那些小动作,都是以前她所历经过的,熟悉过了头。

    更何况,这一路之上,玉哥哥对她的触碰,都显现出了一种让她说不出的感觉

    既渴望又害怕

    他在害怕些什么?

    这一切都透露着诡异。

    从他的话语中,她知道了,玉哥哥在前世的时候,是活到老死之后才到了这里来。

    那么,试问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何他的一切,都与几十年前的他完美重合?

    这不对。

    当时的她,在回来的路上便是如此想,所以才会有在门口时的那几句话。

    本来,她以为是几十年过去了,玉哥哥怕与她相处起来会有陌生感才会如此做,可后来,他身上爆发出的绝望,却让她感到震惊。

    这一切,似乎不是她想象地那么简单,玉哥哥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她不了解的事情并且似乎不是什么好事。

    叶家。

    漆黑的房间中,一个身姿挺立的人影,正在缓缓地解开自己身上的衣物。

    从薄薄的裘衣之下,依稀可见这人宽阔有力的肩背和结实的肌肉。

    细微的月光从窗外透进,照射到男人的身上,一切都显得格外的宁静和美好。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男人的两只手臂,竟然有明显的不同,左臂却是比右臂要粗壮许多。

    房间里静默了一会儿,男人什么都没做,只是默默地盯着自己的左臂。

    片刻之后,他伸手将身上的裘衣也除去,恰到好处的身材,彻底暴露在空气中。

    他的身上竟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腰间的腹肌和身上隐隐鼓起的线条,都昭示着男人身子的有力。

    谁能想到,这娇生惯养的公子哥,衣物之下,竟然掩盖着此令人血脉喷张的风景。

    裘衣一触地面,那左右双臂不同的原因,也终于显现了出来。

    原来那左臂之上,竟是缠上了一层白色的布条,所以才会显得更为粗壮。

    他开始面无表情地伸手解下手上的白条,随着落在地上的白条越来越多,那掩盖之下的血色,也逐渐暴露了出来。

    直到手上的白条尽数解除,细微月光之下竟然照耀出了令人触目惊心的伤口!

    那一条条似蛆虫一般扭曲的血褐色,竟是布满了整个左臂!

    可如此多的伤口,男人竟似丢失了痛感一般,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还有着病态的丝丝快意。

    他目光诡异地欣赏着自己手上的伤痕,良久之后,右手却突然举起一把带着丝丝血迹的匕首。

    目光一寒,竟是定定地往自己的左臂上划下去。

    森寒的刀光触及到皮肤,开始冒出丝丝的血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