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0提亲4
    其实,在叶玉珩的心中,还有一个更大的疑团。

    他从他爹的口中知道,杨老其实是有三个徒弟的,既然他娘是二徒弟,温母是小徒弟,那大徒弟呢?

    为何他从来没听杨老提起过?问他爹,他爹也闭口不谈此事。

    更何况,据他所知,杨老的小徒弟已经去世多年了。

    既然如今尚在人间,却又不肯与她师傅相认,想必这其中,定有许许多多的故事。

    “那之后呢?”叶玉珩正出神想着的时候,温明珠不满地拉了一下他的胳膊,让他继续讲。

    叶玉珩回神,伸手弹了一下她的脑瓜,在对方哀怨的眼神之下轻笑了两声,才继续道:“我娘是久病成医,为了调理她自己的身子,才跟着杨老学习,成为了名医。

    只是她身体底子太差了,虽然调理多年,已经好了许多,但在生下我之后,又亏空了回去,所以最终,还是没能熬过。”

    其实叶玉珩对他娘的印象也很模糊,毕竟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娘就走了。

    但他知道,他娘是个很温柔的人,在小的时候,他娘总喜欢摸他的头,对着他说些当时他还听不懂的话。

    他很爱他娘,甚至于在他娘去世之后,陈姨娘进门的那段时间,他还亲近过她一段时间,只因为陈姨娘身上有他娘的影子。

    只是

    想到当年的事情,叶玉珩眼中的暖色冷了下来,周身的气息也有一瞬间的暴虐,下一秒,却又恢复了脸上的笑意。

    身旁的女子经受了那一瞬的变化,眼中暗光一闪,随后却像什么都没发现一样,语气有些玩笑道:“我猜我娘当时肯定什么都没学会,所以我才从来都不知道,娘她居然还是与神医同出一门。”

    叶玉珩好笑地揉了一把她的头,“你居然还取笑起你娘来了,调皮。”

    不过他话虽如此说,其实心中还是很认同这话的。

    因为他与温母闲聊谈起这件事儿的时候,温母总是岔开话题,或者眼光躲闪,多多少少透露出一些尴尬脸红的感觉。

    “那我娘又是如何认出你来的呢?”

    温明珠走到一个满是饰品的小摊前,一边兴致勃勃地挑着摊上的东西,一边对着身后立着的高大身影问道。

    正当叶玉珩抬起手腕,想将手上挂着的东西给她看时,却发现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摊上的东西吸引去了,只好又无奈地放下手腕。

    “姑娘,您看看这个,这玉簪用的可是我这儿最好的玉石雕刻的,好看得紧。”摊主见来的两人穿着富贵,立马殷勤地拿起自己手边最贵的东西递给面前的女子。

    温明珠点点头,饶有兴趣地接过那盒子,打开一看,却是一支雕刻着白玉兰的纯白玉簪。

    触手冰凉,通体雪白,难得的顶上的白玉兰雕刻的是大朵,若戴上,不细看下去,似带了一朵真花似的。

    只是,美中不足的是,那玉簪的尾部,有些点点黑色,虽不多,但也算损了颜色。

    “我要这个。”拿着玉簪的女子,如水的双眸似掀起一阵波光,随后毫不犹豫地对着身边的人如是说道,语气很是娇蛮。

    身旁的男子面上却无一丝一毫生气的意思。

    他宠溺一笑,眼中的温柔似要把人给困住,轻拧了一下女子的脸颊,便转头对着摊主问道:“怎么卖?”

    那摊主笑笑,伸出一只手,比了一个五字。

    叶玉珩点点头,“五两。”

    摊主忙摆手,陪笑道:“公子说笑了,这玉簪的成色,怎么才五两呢?是五十两才对。”

    “我们看起来像冤大头?”温明珠不怎么开心地说道,手上的白玉簪也放回了摊上。

    摊主搓了搓手,“姑娘这般天仙,小人拿出的东西肯定是我这小摊上最好的,不敢诓骗两位,这玉簪的成色,确实是这摊上最好的物件儿。”

    顿了顿,摊主似咬牙道:“这样吧,看两位诚心想要,那就给两位一个实诚价,四十两,两位看如何?”

    “二十五,多了我就不要了。”温明珠眼皮都不抬地说道,手上已经拉着身旁人的衣袖,作势准备走了。

    摊主有些为难,“姑娘那我这也要吃饭不是您看,再加点儿”

    “二十。”

    “这”

    “十八。”

    “算了算了二十五就二十五。”见女子嘴里的价格还有继续往下的趋势,摊主连忙答道。

    “现在二十了。”女子俏丽的脸上似乎已经出现不耐的情绪,泛着水光的双眸却闪过一缕精光。

    那摊主咬咬牙,心想,二十就二十,到底还有点赚头。

    这白玉簪在他手上已经压了许久了。

    好看是好看,可他这小摊不似那种首饰店,档次上不去,那富贵人家的小姐是不稀罕来逛他这种摊子的。

    可平常人家的姑娘又买不起,所以这簪子在他心中,也算是一根棉针。

    “那好,二十就二十!”

    温明珠这才展颜一笑,手上扯扯叶玉珩的袖子,笑嘻嘻地看着他,意思不言而喻。

    叶玉珩眉眼染笑,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随后就从钱袋中,掏出二十两银子递给摊主。

    两人玉簪到手之后,便未在这摊前再停留,一起去了别处游玩。

    正当摊主拿着银子准备放进自己口袋的时候,一道情绪不怎么好的女音传来。

    “老板,你们摊上还有簪子吗?”

    摊主放银子的手一顿,见是生意来了,立马堆起笑容,抬头回道:“有的有的,小姐您看,这摊子上好看的簪子多得很,你看看这个”

    摊主拿起一支通体碧绿的发簪递给来人。

    却不想,那来的小姐一把将他的手给甩下。

    “我说的不是这个!是刚刚有人买走的那一支,白玉兰,我要一支一模一样的。”女子有些气恼地低吼。

    那摊主一愣,而后有些为难地看着摊前的女子,“小姐,那支白玉兰只有一支要不然您看看别的,看是否还有喜欢的?”

    “我们家小姐就想要那一支!你没有,那你再想办法打一支呗,银钱自是少不了你的。”小姐身旁的丫鬟回道,话语之间很是倨傲。

    说话的人是这小姐身边的丫鬟,对于女子而言,身材有些过于壮硕,站在白衣的小姐身边,却刚好衬托得小姐肤若凝脂,面若桃花。

    这两人便是李璃与红秀。

    此言一出,李璃的双眸一亮,眼光灼灼地盯着那摊主,那意思,便是如丫鬟的话中所言。

    今日西街的灯会,李璃也在外面,凑个热闹,却不想游玩间,恰好见到了自己心中所念之人,可美中不足的是,那人身边还站着一个女子。

    那女子她也认识,正是她所不耻,厌恶之人。

    闺中小姐们最近的传言,她也听说了,可她始终都不信,若叶公子那般俊美神勇的男子,居然会看上那种贪财奸诈的女人。

    可今日一见两人同游,她是如何不信,都无法了。

    只是,两人在摊前挑选的时候,她在一旁冷言,见那女子人不但奸诈,居然还像叶公子索要礼物,心中实在是恶心这种人。

    这样的人,如何配得上叶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