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9提亲3
    晚饭过后,温明珠与往常一样,准备帮着顾婶婶与小双收拾残局。

    可站起来还没来得及动手,便被她娘给叫住了。

    “明珠啊。”

    “啊?”

    温母轻咳了一声,一脸温和地看着她,“今天晚上西街那边有个猜灯谜的小灯会,你一会儿跟着小叶去看看吧。”

    温明珠怔愣了一会儿,正想张口说话,却不防被旁边的小妹一个熊抱扑过来。

    “灯会?我也要去!”温明月睁着圆圆的杏眼,一脸兴奋地说道。

    温母凉凉地看了小女儿一眼,心想,我是让他两去培养感情的,你去凑什么热闹?

    于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小女儿的要求,“你留在家里,一会儿帮着蕊娘她们做明天的糕点。”

    温明月不满地看着她娘,气愤地跺脚,“为什么嘛,我也想去看灯会!”

    温母眼睛一瞪,心里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明月怎么这么没眼色?没看见她哥哥都没开口要求说去吗?

    本来想再次开口拒绝小女儿的要求,可想着,这样做的话,自己的目的就太明显了

    之后,温母的眼珠一转,转而对着小女儿招招手。

    “来,明月,你过来。”

    温明月见此,瘪瘪嘴,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开姐姐的胳膊,挪动去了她娘的一方。

    “娘跟你说”温母拉着她,附在她耳边悄悄道:“你要是今晚不跟着出去,那娘就把你早上去干活的时间,减少一半怎么样?”

    此言一出,温明月原本满是怨气的脸上,立马浮现出一抹笑容。

    可稍许之后,却又被她强按了下去,装作不怎么开心的样子,嘟囔道:“就减一半啊那我还是跟着姐姐出去玩儿好了。”

    说着,便要朝外面走去,只是两只葡萄似的大眼睛还时不时地关注着她娘的动作,所表达的意思,自是不言而喻。

    温母有些好笑地看着她,心想,这小丫头还学会耍心眼儿了。

    算了,今天这一回,就依了她。

    于是便冲着不时往这边递眼色的小女儿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同意她的条件了。

    温明月这才满意地停下脚步,脸上有些得意的笑容也不再压制。

    一出家门口,温明珠便扒着身边的人问道:“我娘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啊?为什么回来态度转变得如此之快?”

    依娘出门时的那个态度,只怕这桩婚事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叶玉珩没有立即回她的话,反而转过头去,凉凉地盯着后面一直跟着他们的竹香。

    竹香愣了一下,而后立马理解到自家公子的意思了,立马抱着肚子哀嚎道:“公子温姑娘,我我突然肚子痛我我先去上个茅房”

    语毕,还不等前面两个人反应,便拔腿跑了。

    温明珠语意不明地呵呵了一声。

    心想,真是劣质的演技

    叶玉珩笑了一下,挑眉道:“你想知道啊?”

    “嗯哼?”

    不想知道干嘛问你,废话。

    温明珠斜他一眼。

    “那你过来。”眼中满是笑意的男子对着身边的女子勾勾手。

    温明珠双眸一亮,立即附耳过去,却听到对方轻声道:“亲我一下就告诉你。”

    说完,耳边便响起一声声低沉的笑声。

    女子闻言,脸上的红霞渐起,纤细的手指缓缓伸出,直接对准了身旁之人的腰肉。

    嘶。

    叶玉珩装模作样地吸了一口气,虽然他本人并没有感觉到有多痛。

    他的秉性,温明珠是知道的,一眼瞪过去,他轻咳一声,便恢复了平日里正经的样子。

    “我母亲与你娘同出一门。”叶玉珩紧挨着身旁的女子,轻声说道。

    温明珠点点头,这才能解释,为什么娘会脱口而出,叫一声师姐。

    稍许之后,她很是疑惑地问道:“同出一门那恩她们的一门学的是什么?”

    “学医。”叶玉珩回道。

    “恩恩?”温明珠点点头,片刻之后又满脸不解,狐疑地问道:“你确定没说错?”

    不是她看低她娘,而是在她的记忆中,可根本没找到她娘与这方面一丁点儿的关系的记忆。

    更何况,要是她娘会医的话,那当时小妹落水和她额头受伤的时候,为什么不见她娘施展一下自己的医术?

    叶玉珩满目温柔地伸手替她拂下一片头顶上的一丝枯草,半晌之后才回答她的问题:“据我那爹说,我娘当年是有名的女神医。”

    “那为何还”

    还去世得那么早?

    余下的话,温明珠虽未说完,但叶玉珩看着她的眼神,也知道她问的是什么。

    于是便继续道:“我娘”

    叶玉珩他娘,名叫谢婉安,出生于江南的豪族,谢家。

    要说这谢家,当年其实和叶家在声名上,那是并驾齐驱的存在,更甚至,还隐隐压了叶家一头。

    可谢婉安虽出生于谢家,但却是谢家的庶女,实际上在谢家并不受重视。

    说不受重视还轻了,说明白了,那就是遭受欺辱的存在。

    谢婉安的母亲,是个不受待见的姨娘,从怀上女儿开始,就没正经享受过孕妇应有的待遇,所以小婉安在出生的时候,便是个早产儿,她娘也在那天,因为难产而死。

    幸运的是,经过一番挣扎,谢婉安活了下来。

    不幸的是,虽然她活了下来,可却有天生的不足之症,从小便体弱多病。

    但性格上,却是难得的温婉娴静。

    与温明珠被逼出来的性格不同,谢婉安却是个天生喜静的女子。只是,这样的性格,在小孩子之中,极其不受欢迎,所以,她在谢家,总是受到同龄人的欺辱。

    直到有一天,被云游在外的杨老怜惜看中,收为弟子。

    杨老一生共收了三个徒弟,谢婉安是第二个,这第三个,便是温母了。

    当时温母的年纪很小,但很喜闹腾,一直跟在杨老的左右。

    杨老那时候嫌她烦,待谢婉安来了之后,他便当起了甩手掌柜,将小徒弟的所有事物都交给当时年纪也不算大的二徒弟手中。

    至于后入门的谢婉安为什么是二徒弟。

    杨老表示,难道徒弟分辈分,不是按照年纪来的吗?谁能照顾谁,谁的辈分就大一些嘛。

    “那娘的师傅呢?就是杨老,他现在还在吗?”温明珠拉着叶玉珩的袖子问道。

    黑袍的男子很是享受她的亲近,悠闲地点点头,“在,就在宅子里。”

    “那你干嘛不带他来和娘见面?”

    叶玉珩脚下一顿,墨色的双眸中也有解不开的疑团。

    他在知道温母是杨老的小徒弟之后,也告诉了温母说杨老就在他的府上,提议说让师徒两重逢。

    可温母当时却拒绝了他,还让他不要告诉杨老,她就在水镇,也没告诉他这是为什么。

    最后,他劝说了许久,温母也只是松口说考虑一阵,不肯让他带杨老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