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生日3
    “真好看”温明珠打心眼里发出感叹。

    “谢谢哥哥!”

    温明阳笑了笑,“你喜欢就好。”

    这幅画是当时和两个妹妹第一次去小香山的那天晚上他回来画的,一共两幅画,他画了一整晚,就是等着两个妹妹生日的时候送给她们。

    如今看妹妹喜欢,也不枉他废了那么多的心思。

    两人正说话的期间,便听见外面的响动声。

    “明珠!快出来,雨儿来了!”温母的声音在院中响起。

    听见外面的叫喊声,兄妹两便停下了交谈,携手出了卧房。

    令两人惊讶的是,王雨儿并非一个人来的,她的身后竟然还跟着她哥哥,王进!

    王进对着院子中的众人笑笑,“各位安,我是雨儿的哥哥,曾与温姑娘有过点头之交,听雨儿说今日温姑娘生日,在下特来拜会。”

    说罢,他对着身后招了招手。

    片刻之后,那后面便涌出了几个小厮,每个人手上都拿着几个礼盒。

    “小小心意,希望温姑娘不要嫌弃。”

    温明珠有些意外他的到来,见到他们带来的礼物之后,轻轻瞪了好友一眼。

    “昨天就跟你说了,来吃饭就行了,你还真给带了东西来!”

    王雨儿吐了吐舌头,“我没打算送东西啊!可我哥这个死皮赖脸的,早就觊觎你们家饭菜了,听说有个机会可以来蹭饭,非扒着我来!

    你说我一个人,肯定厚着脸皮来蹭饭嘛,可多了一个人,那可不是得送礼了吗?”

    她昨日跟哥哥说,中午不在家吃饭了,她哥就多嘴问了一句去哪儿。

    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她自然是如实地告诉他了。

    她哥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一听说是明珠的生日,非要跟着一起来!说是想看看明珠家吃的到底是什么仙露琼浆,竟引得她日日不在家中。

    没办法,她就只能带着他来了。

    不过王雨儿不知道的是。

    她哥跟来的目的,除了吃饭之外,他还想看看,妹妹的这个好友,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竟然能引得那叶家的大公子神魂颠倒的。

    王进眼中含笑,实际上却是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那现在不远处亭亭玉立的女子。

    人家是特来祝贺的,温明珠他们自然也没有拒绝的道理,自然是满脸笑容地欢迎。

    “你们先进去坐坐,等我们把桌子都搬出来,就可以吃饭了。”

    温明珠三两步跨到好友身旁,挽着她的手,带着她进屋里去,而温明阳则上前照顾王进。

    几人的步子才走到院子的一半,就听见有人大喊道“明阳兄!明珠妹子!我来了!”

    不多时,便见到那幕帘处,闪出一个人影,正是温明珠她们多日未曾见到的袁善。

    袁善的手中提着一壶酒和一个小礼盒,满脸的兴高采烈。

    见到院中的那一抹红色,双眸一亮,看到丽人头上的那点点红色,颇有些激动地喊道“雨儿姑娘!”

    刚踏出去两步,眼中的那抹倩影却被人强行遮挡。

    王进状似不经意地跨了两步到自家妹妹的面前,脸上有些漫不经心的笑意,可盯着袁善的眼却暗含着警告。

    看来今天这趟来对了,竟然忘记了还有头天天惦记着自家这颗水灵娃娃菜的猪。

    袁善的步子一顿,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唇角抽搐了两下,却还是恭恭敬敬地对着眼前那可恶的拦路虎施礼喊道“王兄安。”

    王进懒懒地点头,嗯了一声。

    这也算给了袁善面子了,要不是周围这么多人,王进根本就不想理这头跟自己抢妹妹的猪。

    正当院子里的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温明月像个小旋风一样冲了出来。

    “袁哥哥来得正好,我们正缺个帮忙搬桌子的人呢!快来快来,还有哥哥也来!”

    语毕,便拉着站在院子里的袁善往屋里走。

    这下倒是一下子打破了尴尬的气氛,袁善心里松了一口气,嘴里却说道“小明月!你袁哥哥不是客人的吗?怎么你还使唤上了?”

    温明月闻言,脚下的步子停了下来,转头鄙夷地看着他,“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还有拿自己当客人的时候?你有本事当客人,那有本事不来蹭饭啊?”

    经常来蹭饭的可不止王雨儿一个人。

    这袁善自从和温明阳两人哥两好以后,跑来蹭饭的次数可不下于王雨儿!

    温家人平日里见惯了温明月每天怼天怼地怼空气,对她和袁善的相处方式已经见怪不怪了。

    袁善摸摸鼻子,他也就是这么一说,谁知道又被怼了。

    如此,他也只好乖乖地跟在小姑娘后面去搬桌子了。

    令人没想到的是,那王进竟然也不甘寂寞。

    “我这个吃白饭的也去帮忙吧。”说着,便动身去了温明月身边。

    王雨儿震惊地看着自家哥哥,搞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哥哥他居然主动要求去干活儿?

    温明珠也觉得不妥。

    让袁善过去是因为家里人与他已经熟悉到一定程度了,可让王进过去就不好了,这是真的客人,哪有让他干活儿的道理!

    可她刚想开口拒绝,却听到小妹没心眼儿地兴高采烈道“那好啊!那我就不去了,那些桌子就交给你们两了!”

    她并不认识这人是谁,不过想来应该是姐姐的朋友之一吧,不然他来干嘛?

    温明珠脸皮抽搐了一下,默默吞下了口中要出口的话。

    厉害咯我的妹!

    黑道老大在我家搬桌子?

    想想都刺激,更刺激的是这事儿还是正在进行时

    袁善经受着旁边王进时不时扫射而来阴测测的目光,背后有些凉嗖嗖的。

    两人被推进屋子之后,温明月便跑出去做其他事情去了,那房中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王进似笑非笑地盯着旁边的人,也不开口说话。

    房间里面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之中。

    袁善现在脑子里面只有两个字尴尬!

    良久之后,还是他先沉不住气了。

    “王兄我们开始?”袁善斟酌了一下,小心地开口道。

    好在王进这会儿也没打算为难他,点了点头就到了一张桌子的一角。

    房间里坐着等吃得王雨儿有点心不在焉的,时不时偷偷地望那仓库的门一眼。

    温明珠嘲笑地看着她,“怎么?还担心你哥哥把你的情郎一口给吃了?”

    王雨儿复杂地看了好友一眼,而后叹了一口气,“唉你不知道,我哥他老讨厌袁善了谁知道他在里面会怎么打击袁善”

    现在也只能让他自求多福了

    王雨儿有些无奈地想着。

    两人正叽叽咕咕地说着话,却忽然听到院子里面爆发出一声怒吼。

    “你们两个是猪吗!?”

    温明珠与王雨儿疑惑地对视了一眼,然后携手去了院子。

    院中的温明月还在继续地咆哮中。

    “你们是猪吗?搬个桌子都不会?两人站一方能把这桌子搬出来?”

    你们以为你们是我吗?

    温明月一脸鄙视地看着那对卡在门口的难兄难弟。

    院子里面的人都发出闷闷的笑声。

    温明珠两人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原来是袁善和王进两人搬桌子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竟然站在同一边去了,导致那桌子卡在门口出不来了。

    王进和袁善对视了一眼。

    这下子,就不止袁善一个人觉得尴尬了,连王进的脸上都有了强烈的发烧感。

    “还是我来吧!”温明月有点丧气地说道。

    袁善听此,干脆地点头,便站在一旁。可王进觉得不太好,两个大男人都在,怎么能让一个小女孩动手呢?

    “不”

    可刚摇头拒绝出一个字,就乖乖地闭嘴了。

    众人只见温明月一个箭步冲上去,竟是直接单手举起了那张令两人都卡住的大木桌。

    娇小的女孩子与她头上的大圆桌形成了极其强烈的视觉冲击效果。

    王进难得地,一脸呆滞地看着一个东西发呆。

    而他后面的袁善竟然眼中闪过一丝嘲笑,心中有种大仇已报的感觉。

    原来他也有傻眼的时候!

    可你想就想吧,最让人无语的是,他竟然还噗地一声,笑出了声。

    完全忘记了他自己第一次看见小姑娘亮出神力时,也跟人家一般无二,甚至更加痴傻!

    也更加忘记了,他所嘲笑的人,正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王进被这一声惊回了神。

    他回头阴森森地看着袁善。

    好小子,竟然敢嘲笑老子

    袁善

    突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蠢事,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心里为自己点了根蜡烛

    王进冷笑了一声,转头就走了。

    袁善内心哭唧唧。

    不是大兄弟!我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