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相见5
    等外面围观的人群都散得差不多的时候,一道雀跃的声音响起。

    “红秀刚刚叶公子真的好厉害啊”

    李璃双手合十,脸色微红,颇为兴奋地说道。

    今日她与自家的丫鬟是第一次到这温记来吃东西。

    按说这店铺火了这么久了,这李家小姐早就该来过才对。

    可事实上却是,她从没来过这家店,也没吃过这店里卖出的糕点。

    主要是因为,这店,是她的死对头王雨儿大力推荐过的,所以就算这里的东西被传得再神乎其乎,她都忍住了没有来。

    今日还是她第一次来这里。

    本来是想买点东西尝尝鲜的,可她见了这店铺里的老板,兴趣立即就失了大半,心里还隐隐掀起了一股子怒火。

    这女的不就是乞巧节坑自己钱的那个吗!?

    呸!不吃了!真是败兴!

    当时的李璃是如此想着,本来转头就想走的,却见到那老板被人逮住调戏的场面。

    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她带着丫鬟在一旁围观了整场,正起劲儿的时候,却意外等来了她日思夜想多日的叶公子!

    叶公子的霸气的身姿和俊俏的脸庞,深深地印在了她的心中,她甚至恨不得对方调戏的人变成自己!

    想来,若是自己被调戏了那叶公子也不会坐视不理吧

    李璃红着脸想着。

    因为她只是围观的群众,所以并不知道人群中间的几人在说些什么,她只是认为,叶玉珩的作为是单纯的英雄救美而已。

    红秀闻言,无语地看了一眼满脸羞红的自家小姐。

    心想。

    那叶公子有什么好的啊?除了长得好看一点,家世强一点

    那还厉害呢!?他打的可是他自己亲弟弟啊!还下手那么狠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小姐怎么还

    想虽是如此想,可嘴上依旧迎合道:“对啊对啊,小姐,只有叶公子那样的男子,才配得上小姐这样的仙子呢!”

    李璃听此,娇嗔地瞪了一眼身边的丫鬟,小声道:“你说什么呢”

    随后,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李璃的脸色越来越红,最后,一跺脚,眼波潋滟地瞪了一眼红秀,“哎呀不理你了真是讨厌”

    说罢,一转身就跑了。

    留下红秀一人在后面摸不着头脑。

    她怎么了?什么都没说啊怎么就讨厌了?

    如此想着,红秀一脸莫名地跟着自家小姐追了上去。

    叶家的大宅中。

    叶玉珩脸色阴沉,快速地在鹅卵石铺成的小径上奔走。

    “公子!你慢点!”竹香一面小跑,一面喘着气跟着前面速度极快的人。

    心里有些隐隐地发毛。

    他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生气的公子那看谁的眼光都像要吃人似的

    “诶诶!小小叶,你回来了!”

    杨老余光看见飘过的人影,立马兴奋地招手道。

    自从上次给叶玉珩治伤之后,本来在各处云游的杨老是哪儿都不去了,就赖在了他身边,就这么一直跟着他,叶玉珩去哪儿,他就去哪儿。

    叶玉珩见此停下脚步,忍着脾气对着杨老恩了一声,但脸色依旧臭得紧。

    杨老像没发现他的臭脸一样,满脸激动,加上些幸灾乐祸地道:“我跟你说啊,刚刚你那个便宜弟弟被一个小厮给背回来了!

    也不知道他在外面惹了什么事儿!那被人打得那叫一个”

    他的话还未讲完,就被叶玉珩截去。

    “他现在在哪儿?”叶玉珩面无表情地问道,眼底的杀意连处于兴奋之中的杨老都感觉到了。

    杨老停下动作,皱着眉打量了他一眼,终于注意到了他身上沾着的点点血迹。

    “那小子身上的伤不会你打的吧?”

    叶玉珩没有说话,但看表情,这应该就是默认了。

    杨老一下子就跳起来了!

    “好家伙!你小子下手够狠的啊!早知道是你干的,老子的药就不给他了!”

    顿了顿,又有些狐疑地看着面前的人问道:“不对啊!你小子要收拾他,怎么早不下手?弄死了,你不怕你爹发飙?”

    叶玉珩闻言冷笑了一声,“呵,我就算现在直接杀了他,叶任良也奈何不了我。”

    杨老眼中晦暗的神色一闪,也不再废话,直接指了指身后的一处。

    “喏,他这会儿在自己房间,那一堆侍妾也在嚎呢!”

    语毕之后,就见叶玉珩冷着大步跨了过去,竹香对着杨老点了点头,也小跑着跟着自家公子走了。

    杨老在他们走之后,啧啧了两声,便摇头晃脑地往叶家的大门走去。

    据说镇上新开的一家糕点店好吃得紧,老人家也没什么别的爱好了,就这吃的东西念着几分

    恩得去尝尝

    至于那些小年轻的矛盾嘛人老了,就不去参与了

    叶家在水镇的宅子面积远远比不上主宅。

    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叶玉珩就到了群芳居,也就是叶玉横的住处。

    还未进去,便听见了一群女人的嚎哭之声,其中,还夹杂着几声痛苦的呻吟。

    叶玉珩的脚步顿了一瞬,下一秒就携着压抑的氛围,进了那件声音嘈杂的屋子。

    才刚一进去,屋中的气氛便凝滞了下来。

    那床上本来嚎叫的人通过肿胀的眼缝见到来人,身体立马颤抖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喊道:“大哥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叶玉珩冷眼看着他,片刻之后,呵道:“来人!”

    “在!”几个身着黑衣的小厮立马从门外窜进来。

    “把叶玉横给我带下来,直接扔到柴房去!”

    “是!”

    语毕,那几人没有一丝犹豫,立即撸着袖子去准备去拉扯床上的人。

    叶玉横见此,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立即挣扎道:“放开!都给老子滚开!

    老子是你们的主子!你们敢这样对老子!等我爹娘回来了!老子让你们通通去见阎王爷!”

    可他的那点子小鸡仔的力气,本来就敌不过几个身材健硕的小厮,更别说现在他还受了严重的伤。

    不过一会儿,几个黑衣小厮就将他从床上架了下来。

    房中的一群女人被眼前的这个情况吓得是大气都不敢出,那离床边最近的侍妾也只是蒙住了女儿的眼睛。

    然而,若有人仔细观察她的脸,既然还能隐隐在上面找到几丝快意。

    那叶玉横见自己求饶并无半分用处,索性也放弃了这一途。

    转而威胁道:“叶玉珩你个王八蛋!老子可是你亲弟弟!你这样做就不怕老头子知道了要了你的命?”

    几个小厮闻言,脚步顿了顿,皆是望向房中那个气压极低之人,等着他的指示。

    叶玉珩向前走了几步,一直到他的面前,满眼嘲讽地看着他。

    “我既然敢做,那么,你认为,我还会怕他?”顿了顿,又继续道:“你以为,你在老头子眼中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他为什么这么多年一分产业都不给你经营,还故意将你养废?

    你以为,我杀了你,他会要我的命?”

    “哈哈哈哈哈!”说着,叶玉珩像是自己讲了个什么笑话一样,哈哈大笑。

    那样子,刺得叶玉横的双眼通红,他仇恨地望着眼前的人,恨不得立马上去咬下他一块肉。

    这些问题一直是他都回避的地方。

    他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他和他娘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也知道,从身份上来讲,他和眼前之人有着云泥之别。

    可他就是不甘心啊!

    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他和他娘要在自己家里匍匐做小,为什么叶家的产业他们母子沾不了半分手!又是为什么,同样都是姓叶!他叶玉横就要低上他大哥一分!

    不过好在,他娘也同样不甘心。

    所以他们母子两这些年凭着他爹的愧疚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蚕食了家中不少的产业。

    眼看着他的地位就要超过他大哥了!没想到居然只因为一个女人!他大哥就直接想要了他的命!连他爹的脸面都不顾了!

    叶玉横红着眼,用尽了全身力气扑过去。

    “叶玉珩你个狗砸种!老子杀了你!”

    被骂了的叶玉珩见他扑过来,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依旧是那副表情。

    而自然,就算叶玉横用尽了力气也并未挣脱几个小厮的手,然而被其中一个小厮一脚踢在膝盖处。

    噗,“老实点!”

    那小厮喝道。

    瞬时,叶玉横就惨叫一声,扑通一下,双膝跪在地上。

    叶玉珩也懒得再跟他废话了,直接一挥手,“带下去!”

    不过一会儿,几个黑衣小厮便带着手中的人不见了踪影。

    待房中的动静下去了之后,那一群侍妾像是反应了过来一般,竟然又开始抹着眼泪哭泣。

    不过,这下子,这哭就带了别的意思了。

    有的一边哭,一边悄悄观察着那站在房中之人的脸色。

    而有的,眼珠子转了转,则哭出了一阵梨花带雨的状态,偶尔还对着房中的人抛出个媚眼,卯着劲儿,想要摆出自己最美的姿态。

    笑话!二公子看着是凉了,可要是这会儿能让大公子给看上眼了,那还不得美滋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