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相见4
    停下的叶玉珩脸色难看地,看了一眼地下躺着的那一团烂肉。

    心里也知道现在不是要他命的时候,便将他扔在地上不去理他。

    心里阴郁倒是由此散去了一些,双眸的红色也渐渐在消散。

    他转头便走向一旁的温明珠所在之处。

    而竹全见大公子终于停下手了,暗自吞了吞口水,立马连滚带爬地跑到自家公子的身边。

    他用手探了探地上之人的鼻息。

    发现呼吸依旧是存在的,便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心里松了一口气。

    毕竟若是二公子死了,他这个跟着的奴才,肯定也脱不了干系

    叶玉珩的手上和身上因为刚刚的动作,都溅了不少血迹,特别是手上的血色,丝丝滴落。

    那里面既有叶玉横的血,可粘上的更多的,却是他自己的。

    毕竟,他也是怒急攻心,赤手空拳地上了阵,在打伤叶玉横的同时,自己的手也受了许些伤,可他却丝毫不曾在意,脸色都未变一下。

    “明珠”叶玉珩站立在温明珠的身前,眼神眷念地看着她。

    触及到她左脸和手腕上的伤痕时,眼神顿时幽深了起来,心里恨极了自己来的时间太晚,竟然会让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伤到了自己的宝贝。

    温明珠听着他有些熟悉的语气,低垂的眉眼霎时便抬了起来,自己却陷入了困惑之中。

    眼泪也不知不觉之中,便滴落了下来。

    为什么他好像

    正当两人之间温情渐起,叶玉珩伸手想要触碰女子的脸时,却被人一把推开来。

    “滚开!”

    来不及防备的叶玉珩被突如其来的大力推得一个踉跄,足足后退了两步才止住继续的势头。

    他满脸阴鸷地盯着那推开他的人。

    可触眼到一个穿着粉嫩,一脸怒容的小姑娘,却收回了自己的眼神,低下头,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来人,正是狂奔而来的温明月。

    她本来正在王府和王雨儿玩得正起劲,却突然被一脸焦急的小石头给找到了。

    小石头告诉她店中出了事情,有人闹事。

    她怕自家姐姐吃亏,与旁边的王雨儿打了声招呼,拔腿就往家里跑。

    可触及到自家姐姐那一张红肿的脸和散乱的头发,她心中低沉得很,知道自己到底是来晚了。

    又恰好见到有人想要碰她姐姐,还以为是眼前这人打了姐姐,立马就冲了过来。

    “是你打的我姐!?”温明月怒极了用手指着眼前的男子,红着眼睛,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整个人像一只炸毛的狮子。

    她随手在地上抄起一根坏掉的桌角,便要冲上去拼命。

    刚踏出一步,就被身后的眼疾手快的温明珠一手拉住,连忙道:“不是的明嘶”

    急着说话的温明珠又扯到了自己脸上的伤口,疼得一哆嗦。

    温明月立即转身扶住自家姐姐,担心地看着她。

    可在叶玉珩进了一步之后,立马就转头,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戒备地盯着他,满眼的警告。

    仿佛在说。

    你敢再进一步,饶不了你!

    叶玉珩捏了手指,眼神阴郁,但到底没有再上前。

    这会儿僵持的时间,后面跑来的王雨儿和小石头等人也到了。

    “哈明月你也哇!”

    温明月出来的时候跑得太快了,王雨儿和小石头翠枝三人在后面是跟得气喘吁吁的。

    到了之后,王雨儿累得是上气不接下气,她的身体素质跟温明月可没法子比没见就连小石头都被明月给甩在身后吗?

    本来她还想抱怨小丫头两句呢,可直起腰之后,看见好友脸肿得像馒头一样,吓了一跳。

    立马迎了上去,伸手轻轻碰了一下温明珠的脸,毫无意外地听到一声吸气的声音。

    立即朝着身后的翠枝说道:“翠枝!你快,快去药铺里面找大夫拿些药过来!”顿了顿,又继续吼道:“小石头你去找一根干净的毛巾!浸些井水拿过来!”

    语毕之后,翠枝和小石头两人对视了一眼,便快速离去,按着吩咐去做。

    王雨儿颇为心疼地看着好友,转头又环顾了下四周,怒道:“谁干的!”

    四周围观的人触及到她锐利的眼神,皆是摇头摆手,喊道不是自己。

    王雨儿瞪眼,咬牙想着,让她找出来是谁,看她不扒了那人的皮!

    当她眼神触及到站立在一边的叶玉珩时,立即怒瞪他,“是你!?”

    叶玉珩只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开口解释。

    正当王雨儿要发飙的时候,竹香赶紧从一旁急急地跑过来解释道:“这位小姐!不是这样的!我们家公子宝贝温姑娘还来不及!怎么会打她呢!!”

    “那是谁干的?”温明月与王雨儿两人异口同声道。

    竹香听到这个问题,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自家公子,见他依旧是面无表情,又经受到了对面两个姑娘愤怒的审视,只好支支吾吾,硬着头皮道:“那个恩”

    “哪个?”

    竹香悄悄瞪了一眼身后那早已被竹全带走,不见踪影的"二公子"(空),心想他可把自家公子给坑惨了

    虽说这事儿压根儿跟自家公子没关系,可打人的到底是他们叶家的人,算起来多多少少会被迁怒吧

    “是我弟弟。”

    正当竹香为难的时候,却听到身边之人发出一道低沉的声音,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可转眼间,他又急上火了。

    !!!

    公子!你干嘛这么老实直白?你能不能委婉一点!!

    果然,自家公子的话刚落下,竹香就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对面的两个姑娘拎着家伙冲上来。

    不过最后,好在温明珠在她两准备对着叶玉珩下手的时候及时地控制住了她们。

    “可是,就算不是他,也是他弟弟干的啊!他不该替他弟弟受点惩罚?”温明月不甘心地说道。

    温明珠嘶嘶嘶地解释了半天,两人才终于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可就算如此,她两对眼前的这个人也没半点好感。

    “我会回去好好让他记住这次教训的。”

    叶玉珩脸色阴沉地说道。

    竹香:!!!

    那二公子受的惩罚可去了半条命了,那再教训,不得直接玩完了?

    “哼,说得好听,谁知道回去是怎么回事儿”温明月嘟囔着,时不时飞给对面的人一记刀眼。

    温明珠安抚地拍了拍她的头,扯着嘴角笑了笑,“没关系的这点子伤,明天就好得差不多了”

    顿了顿,又转头对着叶玉珩的一边感激道:“今日的事情,多谢叶公子了,若不是叶公子及时赶来,还指不定会发生些什么呢”

    叶玉珩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良久之后,才道:“是我的错”

    温明珠被他没由来的一句话弄得一愣,而后笑笑,以为他怕自己迁怒与他,便道:“跟你没关系的,你跟他虽是兄弟,但不该被看成一类人。”

    叶玉珩听此,心里并没有舒服多少。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眼前狼狈但不失风度的女子,攥紧了手指压抑住拥她入怀的冲动。

    半响之后,在空气中的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才继续道:“明珠你先好好养伤,药膏我一会儿让人送来,我先回去处理一些杂碎”

    他的语气尽量地温和,生怕刚刚的行为会吓到自己的宝贝。

    可他突如其来的温柔,到底是让温明珠有些吃不消。

    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不知道该回他什么,眼神都不知道该放在哪儿

    好在,叶玉珩这会儿也没要求她回应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转身走了。

    而在他走之后,温明月与王雨儿两人立即拥着身心都有些疲惫的温明珠回了院子。

    又因为今日店中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今日的店铺自然是关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