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9二叔的到来2
    温明珠领着温二叔一家进了自家后院,而温父正在里面给来上课的孩子辅导功课。

    听见响动声,一抬眼就看见了自己弟弟,心里本来还挺开心的。

    毕竟他弟弟已经很久都没来看过他了。

    但看到后面跟着的王氏,那嘴角的弧度就下来了,眼神还有点诡异。

    “爹,二叔他们来了。”

    温父微点了点头,与学生们交代了几句,便领着温二叔一家进了屋中。

    坐下之后,温二叔的动作有些踌躇,一直都微垂着头,眼神也不看他哥哥。

    温父见他如此,哪里还不知道他今日来是有事求他,心里有点说不出的失望。

    毕竟,这趟到访,是带有目的的。

    王氏见自家丈夫一直低这头不说话,瞪了他一眼,悄悄地给了他一脚,脸上却是一片笑容灿烂。

    温二叔咬咬牙,这才开口。

    “大哥”

    “恩?”温父盯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但这次,温二叔却未再开口,王氏将话头抢了过来,还殷勤地拿着桌上的茶壶给温父倒了一杯茶。

    “大哥,是这样我们听说您这店里想招人做活儿我们想着,那肥水不流外人田是不是?

    那自家人用着总比外人强对不对?所以我们就把三个娃给带过来了,想着给大哥家里帮帮忙您看?”

    温父听此挑了挑眉,心里还有些惊讶。

    “三个?怎么小博和明静也想出来做活儿?”

    不怪温父这么问,他虽不太关心外面的事情,但自家弟弟的三个孩子的情况,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那明静和小博,王氏在家宠得跟什么一样,什么都不让干的,只除了他家的那大丫头,像是捡来的一样,什么脏活儿重活儿都往那小丫头身上推。

    他曾暗暗提醒过自家弟弟,让他对孩子一视同仁,但他弟弟虽说是口头上答应了,可实际上,似乎也没什么行动。

    温父见他如此,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管教孩子这种事,还是人家里的私事。

    那温二叔听哥哥如此说,脸上有些尴尬,毕竟他也知道,这店里只招一个伙计。

    温父见弟弟都带着一家子人来了,也知道他肯定是下了决心的,也不好拒绝他。

    况且,他们店里面确实是缺一个人。

    于是开口道:“来做活儿的留下一个可以,店里面要不了那么多人,且”

    温父的话还未完,就被王氏打断了。

    “大哥!”

    温父被掐了话,皱了眉头,心里不悦。

    这王氏怎么回事?怎么老爱打断人说话?

    “您看我们这三个孩子来都来了,只留一个怕是不合适吧?”王氏大大咧咧道,虽然她也看见了温父脸上的表情,可她心里却不以为然。

    “那你的意思是?”温父眯着眼,淡淡地问道。

    那王氏见此却以为有戏,立马得寸进尺道:“我看你们前面还请了个伙计,那外人哪有自家人用得顺手是不是?干脆就辞了那人呗,让小博和明语留在店里帮忙嘛。”

    温父听此,心里冷笑了一声,心想这王氏还真是给根杆子就顺着爬,这样的要求也说得出口。

    人家小石头在店里做得好好的,从来没犯过错,她这一来就想挤掉人家,哪有这样的道理。

    温父想都没想就开口拒绝了。

    “不行。”话里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

    那王氏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心里念念有词道。

    呸!神气儿什么啊,有什么了不起的。

    脸上却不敢甩脸色,反而立马悲叹了起来。

    “唉,大哥您是知道的,我们家里自从小博出了事儿之后,在外面借了很多钱,小博的腿那还得接着治,大夫说,要是一直用着药,以后还是有机会好的。

    可那药贵啊家里还有几个孩子的花费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也不会拉着娃他爹也来了这丢脸我这老婆子来丢就行了,您看这孩子”

    王氏说着,悄悄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暗自吞下那一点疼,眼眶中的眼泪倒是一下出来了,看起来还真像她说的那么回事儿。

    那温明博听他娘说的话,一直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温二叔听到自己老婆的话,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看着自家大哥那眼眶也是红红的。

    温父本来不怎么相信王氏的说辞。

    他曾让自己夫人取过一包银子给他们,那里面的钱,可是足够很长一段时间支付自己侄子的药费了,怎么这么快就给用完了?

    况且,这王氏穿得这么光鲜怎么看都不像有什么困难的样子

    只是他看到自己弟弟的表情,心里也有些心酸。

    温父又看了王氏一眼,半响没有说话,忽然又想起了顾蕊娘曾提过的事情,眼神变得十分幽深,那样子,让王氏好不自在。

    房间里面正沉默着,就听见院子外面的响动声。

    不一会儿,门口就出现了温母与顾氏母子的身影。

    温母是在店铺里听说王氏来了家里,本来还悠闲得很,一听这话,立马拉着顾蕊娘进了屋子,生怕自己丈夫又答应了那王氏什么乱七八糟的要求。

    “哟,这不是弟妹吗!平日里可不见走动的人,今儿怎么有空来家里坐坐啊?”

    一进门,温母就开启了全身刺猬的状态,出口就没好话,但看到屋里温二叔也在,也就收了即将出口的讽刺之言,没再说得过分。

    那王氏一听温母来了,心叫不好。

    她咬牙想着,这贱人怎么回来得这么快!

    王氏本来带着一家人早就在店外候着了,就是等着温母出门了才进来的,哪知道温母又突然杀回来了!

    温二叔见她,倒是站起身来,呐呐地喊了一声嫂子,也示意几个孩子打招呼。

    温母见此也只是微点了头,手下却不动声色地轻轻掐了一下蕊娘的手心。

    “怎么的?我来了就不说话了?你们聊什么呢?说了这么久?”温母坐下之后又继续问道。

    房间里面气氛有些凝滞,温父轻咳了一声,才给自己妻子说明缘由,当然,其中省去了王氏那莫名其妙的要求。

    那要不然,温母不得跳起来才怪。

    一听完丈夫的话,温母心想。

    果然!这王氏一来就没什么好事儿!

    她用手在桌子上面敲了敲,考虑了一下随后说道:“留下做活儿是可以,可我事先说明了我们这小店儿可要不了那么多人,只留一个就行了。”

    说着,她的眼神在温二叔的身后转了一圈。

    “我看,就明语留下来好了。”温母说道。

    其实在王氏的三个孩子里面,她就看着那大丫头还不错,其余的两个嘛不提也罢。

    根本就没做过活儿,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温母的话一说完,王氏就要跳脚。

    若只留下一个人,那自己费那么大力气找上门儿来干嘛!

    可她才刚说出一个字,却被旁边的温二叔捂住了嘴巴。

    “那行,嫂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温二叔有些憨憨地说道。

    王氏见此,急得眼睛都红了,一嘴咬上那捂着她的大手。

    嘶。

    温二叔吃痛之下,也只得放开。

    王氏本来张嘴就想大骂,可见到桌子上温父那黑下去的脸,她转了转眼珠子,出口的话便转了个方向。

    “只留下大丫头一个人?那也可以!那工钱怎么算呢?自家侄女,大哥大嫂你们总不能亏待了她吧?

    那怎么的,月钱也要比外人高些吧!”王氏仰着头说道,那模样,像是温家求着他们来干活儿一样。

    温母听此,更是怒从心起。

    她家女儿这还没进店里做事呢!她居然还这么多要求!

    “哦?那弟妹看,应该给明语开多少钱一个月呢?”温母面无表情地问道。

    王氏听此,心里的算盘打得啪啪作响。

    她状似思考了一下,随后装模作样道:“我们呢,也不是什么贪人,这样吧,明语一个月的月钱,就给她开五两银子好了!”

    一直在被议论,却又一直隐形的温明语闻言,刷地一下将头抬起来,惊讶到嘴都合不拢。

    自己娘是疯了吧?五两的月钱?

    “呵,五两?”温母很是嘲讽地看着对面那说得一脸理所当然的王氏。

    来跑个堂而已,就要五两?人家小石头一个月才五钱银子呢!她居然开口就要人家的十倍?

    温二叔听着自家人狮子大开口,脸上很是臊得慌。

    连他这种平日里不管钱的都知道五两是个什么概念,她怎么敢开口?

    哗!

    温二叔猛地站起身来,一把带过身边的王氏。

    “大哥大嫂,我们家里还有事儿,就先回去了。刚刚他娘说的都是开玩笑的,我们这就走这就走”说罢,温二叔瞪了身边之人一眼,用力地扯她的胳膊,生怕她再说出什么惊人的话。

    那王氏本来不甘心地还想说些什么,但见到丈夫似乎是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再触他霉头。

    而桌子那边一直站在一旁的顾蕊娘却在他们拉扯期间,悄悄地走到温父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却让温父的脸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