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7显怪事
    蕊娘问道:“小姐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温记这家店铺是最近才开张的,而顾蕊娘母子又被关在那黑市两月之久,自是不知道现在的主家是干什么的。

    她只是当时听见温明珠问她们会不会做饭,私自猜想着,主家买她们回来,只是因为家中缺个做饭的厨娘罢了。

    温明珠笑笑,解释了缘由之后,蕊娘才恍然大悟。

    原来主家买下她们还有这层原因在的。

    她沉思了一会儿,理清了脑子里面的思路,便开始道:“那方子,是我在一对夫妻手上买的”

    两个月前,顾蕊娘刚刚拿到卖刺绣的钱,心里正欢喜得很,那钱虽然不多,但好歹也能让女儿吃上几天饭了。

    正往家的方向走着呢,却突然见道路边的小巷口闪过几个人影。

    其中的一个,还是她认识的邻居。

    因那几人看起来鬼鬼祟祟的,顾蕊娘起了疑心,便悄悄跟了上去。

    她小心地跟着那几人,发现他们进了一处废弃的院子,便躲在一处偷听。

    在角落里蹲了一会儿,蕊娘才知道,原来这几人是在交易几件糕点的方子。

    再细听了一会儿,蕊娘发现,这些糕点的方子,居然都是最近镇上卖得最火的糕点!而且,这些人卖的价格居然不太贵!

    如此,蕊娘心中也起了些心思。

    她如今光卖刺绣,得到的银钱实在是稀少,光依靠这点钱,家里女儿也得时不时得受饿,更别说,她的丈夫还是个吸血鬼了。

    那糕点在镇上是火得一塌糊涂,价格也十分惊人。

    若自己能学会了,也摆个摊,是不是也能多赚一点,让女儿过得不再那么辛苦。

    蕊娘如此想着,便从那角落里面站了起来,径直走向那几人的方向,想要加入他们。

    她的突然出现,吓了那几人一跳,但当她说明来意之后,几人也没说她什么。

    毕竟他们只是买卖方子的,多一个加入也不是什么坏事。

    最终,顾蕊娘花了自己卖刺绣大半的钱,买下了那张方子。

    但因为方子上面需要的精面这些东西她都没有,也买不起,所以也只能用一些便宜的东西代替,因此味道就差了许多。

    说完之后,蕊娘的心里还有些复杂。

    她是不是该感谢那些人?

    要是没有这件事,自己可能也遇不到这么好的主家

    听完蕊娘的解释之后,温明珠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一对夫妻?谁啊?这人怎么会知道自家的方子?

    倒是温母,听完之后,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追问道:“顾姐,你再说一下,那对夫妻长什么样。”

    蕊娘听此有些惶恐,连忙摆手,“夫人不必叫我姐,叫我蕊娘便好了,我只是个奴隶要不是小姐好心将我们母女带回来

    只怕”

    她咬了咬下唇,没有再说下去,若不是温家的小姐买她们回来,那她们母女只怕只有死路一条了。

    “夫人这么叫真是折煞了我这妇人”

    温母见她这样,心中叹了一口气,也不再强求她,只能道:“那便依你所言吧,蕊娘,讲一讲那对夫妻长什么样吧。”

    蕊娘听此,心中松了一口气,转而又皱着眉,仔细回想着那对夫妻的长相。

    稍许之后,蕊娘道:“那对夫妻恩男的长得挺高的但是很瘦,而那个女的则看起来胖一点”

    蕊娘顿了半响,很是努力地描画着自己的记忆。

    但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如今那对夫妻的长相在她的脑中实在是模糊得很。

    突然,她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嘴里的话脱口而出。

    “那女子左侧额头有一颗大痣!”

    “大痣!?”

    在一旁坐着一直没什么话的温父突然跳了起来,满脸的惊讶。

    本来顾蕊娘嘴里说那女子的特征越多,他们心中就越沉,如今这句话一出,那人的长相就清晰地显现在了几人的脑海中。

    她说的,可不就是王氏吗!?

    温母见丈夫如此反应,突然冷笑出声。

    “呵,怪不得呢,那王氏上回如此嚣张。感情是她偷了家里的方子了!”

    可转念,众人又很是疑惑。

    如果那女子是王氏,那她身边的那个男的是谁?温二叔虽然高挑,但因为长期做农活的原因,那身材可不瘦,反而十分健硕。

    “为何你说他们两是夫妻呢?万一那对男女只是合作关系呢?”温父有些坐不住地问道,心里忐忑得紧。

    若是那事情便大发了!

    顾蕊娘闻言,却坚定地摇了摇头,“不可能是合作关系的,他们两不止举止很是亲密,连对对方的称呼都是小心肝,宝贝这些。

    您说,若不是夫妻,谁会这样喊对方?”

    虽然,当时自己觉得那两人的作态恶心得紧

    如今回想起来,顾蕊娘还有些腻歪,心里其实很看不起那对男女。

    毕竟有些事情和话,只能在家中做,也只能在家中说,那女子却看起来放荡得紧。

    温父听着这话,脸色是彻底黑了下来,心中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那方温明阳想了一会儿,却摸着下巴沉声道:“如今这样的话似乎几个月前的那件事,也说得通了。”

    他顿了顿,忽然转头望向自家小妹,“明月,你捉贼的那天晚上,看见的那个背影,你再描述一下。”

    温明月听此点头,凭着记忆,勾画了一下当天晚上的画面。

    令众人惊讶的是,温明月与顾蕊娘两人所描述的人,听着竟是十分相像!

    顾蕊娘见房中几人的面色很是沉重,而温父的脸上更是乌云密布,心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很是忐忑。

    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

    如此想着,身子有些微颤。

    温母见此,对她摇了摇头,又轻拍了下她的手,以示安慰。

    如此,顾蕊娘的心才算缓了下来。

    “爹。”

    温明阳突然出声喊道,众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了过去。

    片刻之后,却听他道:“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想。”

    他抬眼环顾了一下众人的脸色,见他们都等着他说话,便开始简言说出自己的推测。

    “那贼与她是一伙的,当晚摸到家里来,为的就是偷咱们家的方子,等偷到了之后,两人合伙拿出去卖掉了”

    如此,也能解释,当晚为何那贼单单只进了厨房,根本没有到其他房间去了。

    温明阳并没有指名道姓说这个"她"是谁,但房中除了顾蕊娘,其他人心中都清楚,那个"她",实际上指的就是王氏。

    温父沉默了半响,心中那骇人的思绪才压了下去。

    睁开眼后,却对着众人满脸严肃地告诫道:“这件事也只是我们的推测而已,他们是不是夫妻,有没有做这些事,那人是不是你们二婶,事实是怎样,我们都不清楚。

    所以

    不要出去乱讲,特别是在你们二叔面前!”他顿了顿,又突然转头对着自己的小女儿,特意嘱咐道:“特别是你,明月!”

    小女儿心里不喜欢二弟一家,他心里是门儿清的,生怕她不懂事儿去外面乱传,到时候,丢脸的可是自己的亲弟弟。

    温明月正沉浸在八卦的海洋中呢,突然被父亲点名,吓了一跳,正想张嘴反驳呢。

    但看见自家爹爹一脸严肃地盯着她

    迫于她爹的淫威之下,她也只能憋屈地点点头。

    心里却咆哮着。

    她看起来就那么不靠谱吗?干嘛就单独点她的名!?

    虽然温父是如此满脸严肃告诫了家人,但他自己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骇浪。

    心中也是想起了很多事情

    比如

    以王氏的为人,为何会选择嫁到当时很穷困的自家来,且多年来,基本没带自己弟弟回过娘家。

    又是为何,自家的侄儿女之中,有一个,长得甚是普通根本不像自家弟弟

    温父如此想着,心中那个可怕的想法是越来越清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