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添新人2
    女人到底是比男人心软。

    顾蕊娘考虑着孩子的因素,又念着人渣当时在自己父母弥留之际的尽心尽力,也忍了他。

    可这样的后果,自是不堪想象。

    那人渣打她的时间越来越多,对外的花销也越来越大,可他又是个懒散之人。蕊娘家里入不敷出,只能靠些微薄的绣品来挣点吃食,可那点子钱,怎么够得了。

    就这样反反复复,顾蕊娘凭着一介女子之身,竟也支撑了那个残破的小家十余年,而她自身,也从当年的青葱少女,熬成了如今的满身病痛。

    她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守着女儿蹉跎下去了。

    可谁知道,那人渣有一日醉酒,回家踢打她时,却对她道出了一个惊天秘密。

    原来当年,顾蕊娘的父母,并不是死于病痛。

    而是死于这人渣之手!

    当年的人渣心里是恨毒了顾家人,在顾家潜伏的期间,在外找了一包毒药。

    在取得顾家人信任之后,就将毒药慢慢加入顾家二老的饭食之中,而在两人病倒之后,更是守在二老身边寸步不离。

    可他这样做却不是为了照顾那二老。

    只是怕顾蕊娘发现他下毒而已。

    那人渣得意洋洋地说出了当年的真相,还嘲讽顾蕊娘的蠢笨不知,竟然照顾了他这个杀害父母的凶手十多年。

    顾蕊娘自是目眦尽裂,心中恨毒了自己。

    是自己招来了这人渣,还害了父母。

    她本想报仇,一刀子捅死那人与之同归于尽。

    可女子的力气本就比不过男子,更何况顾蕊娘还为家中操劳了这么多年,身体底子更是早就掏空了,哪里是那人渣的对手。

    那人渣一棍子敲在顾蕊娘的头上,她就晕了过去。

    等再醒来的时候,就到了那包拐子的手上。

    更让她心中森寒的是,与她一起的,竟然还有她的女儿!

    “那恶毒之人,竟然连自己女儿都未放过啊!”顾蕊娘说道伤心之处,双手捂着脸,那泪水直直地从缝隙中滴落。

    悲痛绝望的哭声,响透在店铺的角落,让人听着甚是揪心。

    “那人渣在哪儿?等我去好好收拾他!”温明月听着蕊娘的故事,双手捏着拳,满眼都是怒火,心中更是被堵塞了一块。

    转眼就在店中四处转悠,想找个趁手的东西杀出去。

    难得是的,温母她们这次竟然也没有呵斥她。

    温明珠心中叹了一口气。

    这顾蕊娘的前辈子还真是多灾多难老天居然会让她遇到这种

    她见小妹捏着根长棍,气势汹汹地立在门口,又无奈道:“你这会儿去怎么可能找得到他。

    这人可是下毒害死了两条人命,被发现了可是要被砍头的。

    他竟然将妻儿都狠心卖掉,那定然是早作了逃跑的准备了。”

    温明珠猜得不错。

    顾蕊娘当初在包拐子的手中,开始还是很听话的。带着女儿安安静静地做事,从来都没有惹是生非。

    而包拐子这人,这么多年来也是个老光棍,见顾蕊娘虽然老了点,但底子不错,也起了点心思,想要拉她做个伴儿。

    她当时假意地屈服于包拐子的手下,求着包拐子去外面看看那人渣的情况。

    那包拐子被她哄得高兴了,出去的时候就去她家附近打听了一下,可那里早就是人去楼空的情景,连房子都被卖了人。

    这下子,顾蕊娘是真的绝望了,报仇的机会基本上就断绝了。

    可她又不想真的委身于包拐子这样的人,因为,包拐子只要顾蕊娘一人,而顾小双,他则准备调教一番,卖到楼子里,或者送到内围某些大老爷手中。

    为了女儿,她也只有逃跑这一条路。

    只是,还未出门,就被抓了回去。

    而这次,那包拐子却对她们母女下了狠手,给她两的肩胛处烙上了刺青,让她们彻底成为了最低等的一群人。

    温明月听着姐姐的话,气愤地将手上的长棍一杵,咬牙道:“让我看见那人渣!我定会打断他的手脚,让他痛苦一辈子!”

    正当几人都叹息之时,一阵咕噜咕噜的声响敲进了众人的耳朵。

    几人侧目一看,发现那声音的来源正是在顾蕊娘身边端坐着的顾小双。

    小双见众人因自己闹出的笑话都看自己,立马脸色爆红,羞得快缩到地缝里去了。

    温母见此,也暗骂自己粗心。

    站了这么久,居然没给孩子弄点吃的垫垫肚子,立马招呼道:“快快,屋里饭菜也熟了,我再去厨房添两个菜,你们赶紧去准备准备,吃饭了。”

    温明珠也起身招呼小妹,“明月,你去我屋里还有自己屋里拿两套衣服过来,我带着顾婶婶和小双去净房先擦擦身子。”

    温明月点点头,转身就去了后院。

    而温明珠也扶起身体不便的顾蕊娘,带着顾小双慢慢向着净房的方向去。

    一段时间过后,温家的众人都齐齐准备在桌前,等着顾蕊娘母女两洗漱完了出来吃饭。

    又等了半响,众人听见那院子里,净房的木门枝丫的一声,顾小双扶着她娘从那里面走出来。

    两人梳洗干净之后,看起来顺眼了许多。

    虽说脸色蜡黄,身体瘦骨嶙峋,但单看五官,也能看出几分底子在。

    顾小双扶着她娘站立在桌边,低垂的眼眉中尽是忐忑。

    她不知道她和她娘应该在什么地方吃饭。

    她们都是奴隶,在包拐子手中的时候,是没有资格上桌子吃饭的。

    她和她娘每次都是拿着些饭食,蹲在角落里吃饭。大家都说,那才是奴隶应该得的待遇那现在呢?

    温母见她们迟迟不落座,便疑惑道:“怎么了?

    可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顾小双咬了咬唇,小心地问道:“夫人我和娘应该在什么地方?”

    温母闻言一愣,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而后突然反应过来这小姑娘什么意思了。

    看她的眼中充满了怜惜。

    “坐桌上吃饭就行了,不用那么拘束,以后都是生活在一起的。”温母柔声说道。

    小双和她娘对视了一眼,两人心中都不敢相信温母的话。

    她们可是奴隶啊!怎么有资格和主人坐一桌!

    温明月看不下去她们这么墨迹,在她看来,也就吃个饭这个简单的事情,为何会弄得这么复杂。

    于是站起身来,直接将两人拖到桌上的空位上,嘀咕道:“你们这儿再这么磨磨唧唧地,我肚子都饿扁了”

    温明月的力气可不是她们母子两能抵抗的,直接被她强行按下,手里顺便还被塞了碗筷。

    母女两这才安分下来吃饭。

    温家的饭菜向来丰盛,且顿顿都少不了鱼肉,依温明珠的话来说,大家都是在长身体的时候,不多吃点怎么行?

    顾小双长这么大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丰盛的晚宴,心里很渴望,但又不敢对桌上的肉菜下筷子,生怕主家的人不高兴,就拿着手里那碗白饭扒拉。

    过了这么多年的苦日子,就算是一碗白饭,对她来说,也是十分珍贵的。

    最后还是温母她们看不下去了,一直给她两碗里夹菜,直感动得两人泪眼汪汪,心里发誓一定要报答主家。

    一顿晚饭过后,温明珠考虑到两人担惊受怕这么久,便让蕊娘母子去房中好好休息。

    但顾小双却主动抢着要去收拾桌上的残渣,态度很固执,温明珠她们话一说重一点,小姑娘眼眶就红了。

    最后她们也没办法了,也只得依了她。

    顾小双去厨房之后,温明珠想起一件事情,便按下蕊娘,盯着她问道:“顾婶,我想问一下,当初你们卖的那个饼子,那方子是谁给你们的?”

    当时温明珠买那饼子,虽然不好吃,但看起来不说做法,那材料的种类,跟自家的玫瑰酥却是很像,且当时蕊娘的摊子上,她还看见了好几样与自家糕点类似的点心。

    她做出的糕点基本都是这里没有出现过的,蕊娘又不是穿越,不可能会出现那样的巧合。

    如此想来,这其中怕有些故事。

    她今日买下蕊娘母女,除了同情,认为几人有缘之外,还有想弄清楚这件事的原因。

    她想知道,自家的方子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蕊娘闻言,心里很疑惑。

    这大小姐是怎么知道自己卖过饼子的?莫不是原本就认识之人?

    她仔细端详着眼前的女子的脸,发现还真有一些熟悉之感,但却又真的完全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温明珠看懂了她的意思,眉眼弯了弯,解释道:“我曾在婶子的摊上买过一次东西。”

    蕊娘这才明白,但买东西的人太多了,她也记不得小姐是什么时候来过的,只得歉意地笑了笑。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温明珠直对她说没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