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5添新人1
    温明珠与温明阳下午没在店铺中,那店铺里就少了两个人,剩下的温母三人可是忙得天昏地暗。

    如今他两一进门,就遭到了小丫头温明月,连带温父温母都控诉地盯着两人。

    在外面逍遥了一下午的两兄妹遭到了家人的集体讨伐,心虚地都默契地移开了自己的双眼。

    不过好在,他们也没过多地责备二人,毕竟他们两是经过父母同意,又是去办正事的,并不是出去玩儿。

    当然,本来这趟出行本来的计划是有温明月的,但温父温母考虑到她年纪太小,怕她被吓着(怎么会?),就逼着她留在了店中。

    这让她一下午都处于痛心状态。

    好玩的地方又没有我!又没有我!!

    温明月内心咆哮着。

    店中的三人在看到温明阳手中扶着的女人,和她面前一脸忐忑的小女孩儿时,都有些惊讶。

    本以为会带回来两个年轻的劳力,亦或者是看起来壮硕的妇人,哪知道自家人带回来的,却是一个羸弱的女子,和一个小女孩儿。

    那女孩儿被卖掉做奴隶的日子也有两个月了,心智上成熟了很多,自然也察觉出了其他几人看她和她娘眼神的不对劲,以为是主家嫌弃自己和娘,立马跪下磕了一个头。

    那磕头的声音"哐"地一声,不用看都知道,她的额头定是红肿一片。

    “老爷夫人小姐,请你们不要赶小双和娘走,娘只是有点小病而已,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小双没病,小双会干活儿,不会偷懒的,请老爷夫人收下小双和娘吧!”

    说完,小双的头又重重磕在那地板上,等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那额头上已经有了丝丝血迹。

    而被温明阳扶着的那个妇人却只是咬了咬下唇,看着自己的女儿,眼中时不时地闪过心疼,最后却仍旧狠下心,闭上了眼。

    如今不是自己任性的时候,买自己和女儿的这户人家看起来家境不错,且看似是个良善的主家。

    若小双如此做,能取得主家的同情,让自己母女二人留下来,那是再好不过了

    若是若是他们不满,要将自己母女送回去,亦或者是扔在外面自生自灭,以她们如今奴隶的身份,只怕是只有死路一条。

    如此想着,那妇人的眼中流露出绝望。

    小双的动作只在瞬息之间,连向来动作灵敏的温明月都没能制止她,只来得及走到她身旁。

    好在,等小双再次想磕头的时候,温明月伸手抵住了她的额头,让她再也碰不到地上。

    而小双也只有眼泪婆娑地看着眼前的众人。

    温母与温父被这小女孩的突然吓了一跳,待反应过来之后,立马上前扶起小双,吩咐儿子将手上那女孩儿的娘亲扶到椅子上坐着。

    那娘俩身上的穿着都是普通的白色衣服,当然不是什么贵重衣物,在他们的眼中,那更像是囚衣,只是少了那个字而已。

    两人的头发都是枯黄发干,脸上和身上的污渍简直多不胜数,若不是那衣服关节处偶尔闪现出来的白色,温明珠她们几乎都会认为,母子两穿的是灰衣。

    “小姑娘诶,我们还没说什么呢,你怎么就这么着急?看把这额头给磕的”温母扶起小双,见她看起来不过十岁的样子,比自家小女儿都要小,却因特殊的经历,养成了这样小心翼翼又敏感的性子。

    有些心疼她的懂事,却又对她的动作有些哭笑不得。

    “明月,你快去房中将你姐姐曾用的那些药给拿来。”温母轻轻地碰了一下小双的额头,见她身子轻微地抖了一下,立马皱眉对小女儿道。

    温明月闻言恩了一声,就去了后院。

    温母一回头,却见小双的眼中包着两泡眼泪,终是显现出了几分孩子气,心中是又好气又好笑,“怎么这会儿知道疼了?那刚刚还那么大的力气,难道我们都吃人不成?”

    小双闻言,低垂着眼,脸色微红地轻轻摇头,眼中的泪水却忍不住流了下来。

    这个婶婶真好

    她如此想着。

    温母见此,心中叹了一口气,但也只能安慰性地拍了拍她的头。

    见母子两的情绪都稳定了下来,温明珠轻咳了一声,看着两人,柔声问道:“方便说一下你们的经历吗?”

    自己前一段时间还见过她们,而那时候,母子两虽然看起来过得穷困,但却还是自由之身,为何才两月未见,就到了如此地步?

    这对母子,就是温明珠和她小妹在街上看到的,那对卖冒牌玫瑰饼的母子。

    毕竟是自己买下来的,知根知底总是好的,断不能自己给自己惹麻烦,就算是真有了麻烦事儿,知道些事儿也可以提前做准备。

    如此想着,温明珠便将目光转移到了那位母亲的身上。

    那妇人听到主家小姐的问话,自然没有不答的道理。

    她有些苍凉地笑了笑,嘴角勾勒出一抹苦涩,而眼中却微微发红,时不时闪过仇恨。

    她用嘶哑地声音慢慢说道:“我们本来”

    这母亲姓顾,叫顾蕊,大家平日里都叫蕊娘,就是这水镇上的人,而她女儿叫顾双,小名是小双。

    但这名字是近日才改的名字,名还是那个名,但姓氏却跟了母姓。

    蕊娘本来是水镇上一户经常在外摆摊卖小食人家的女儿,从小长得比较出挑,虽然她家中不是什么富贵之家,但也算殷实,她是家中的掌上明珠。

    这样的家庭,蕊娘原本的身份也算是个小户千金。

    本来她们一家人的生活一直都是无忧无虑。

    但有一日,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

    那日夜里,蕊娘的父母因为吃坏了肚子,实在是憋不住了,便先后去了茅厕。

    因为考虑到去的时间不久,那对老夫妻就索性留了女儿在这里先收拾,毕竟家里每天都在这地界儿摆摊,路过的人都熟悉得很,安全方面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是那夜里,夫妻两的疏忽,却成了蕊娘终身的噩梦。

    蕊娘被人强暴了。

    被一个不认识的人。

    那对老夫妻如厕完了回来找不到女儿时,整个人脑子都懵了。

    但因为是深夜了,又不敢大张旗鼓地乱吼。

    最后临近天亮的时候,夫妻两是在一个废弃的草棚里面找到了蕊娘

    当时的蕊娘满身都是被凌虐的痕迹,眼神空洞,嘴角还留着一丝血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绝望,而她的身边还躺着一个赤身的男子

    那对老夫妻当时就暴跳了起来,但此事事关女儿的名声,两人也只好先将安抚女儿,再那人捆起来,绑到家中,关起来。

    强暴这件事情,就算是在现代,处于弱势的依旧是女性,而在古代,那更是毁天灭地的打击。

    后来,那人醒过来的时候,对着顾家人哭喊着求饶,眼泪鼻涕到处乱飞,声称自己是被猪油蒙了心智,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当时的老夫妻可没原谅这个人渣的打算。

    这对一生良善的夫妻,最后甚至还私自动用了私刑,狠狠地折磨了那人一个多月。

    直到一个月后,他们家女儿出现了怀孕的反应。

    而这个消息,最终也被那人渣给知晓了,他对着顾家人忏悔,声称愿意对蕊娘负责,负担起蕊娘和以后孩子的生活。

    因为各种原因,顾家人最终,答应了他的要求。

    而这,也是顾蕊娘悲惨生活的又一个转折点。

    那人渣开始的时候,不知是为了麻痹顾家二老还是什么原因,整个人勤快得很,又对顾蕊娘极好,邻里之间,都夸顾家二老会看人,得了这么个好女婿。

    这长时间下来,顾家人对他,倒也放松了警惕,开始放开心扉接受他,以为他真的是浪子回头了。

    可是,一段时间之后,顾家二老的身体突然出了问题,越变越差,最后不到三月,二老就去世了,而在二老生病的这段时间,顾蕊娘的丈夫却表现得不离不弃。

    手脚不离地照顾着生病的二老。

    这让重病卧床的二老心中很是欣慰,连顾蕊娘也很感激他的所作所为。

    最后顾家二老弥留之际,将家中的财产分成了三分,女儿、女婿和未出生的孩子,一人一份,交代完这些事情之后,二老才是真正地去了。

    顾蕊娘本以为,虽然自己父母已经故去,但丈夫是个会疼人的,他们以后的生活也会过得不错。

    但她以为,也只是她以为而已。

    顾家二老去世之后不久,那人渣的本性便暴露了出来。

    他开始喝酒,开始赌博,开始逛花楼,开始对蕊娘动手动脚,但最后顾及到蕊娘的肚子,却也没下死手。

    直到蕊娘生下了顾小双。

    一个女儿。

    那人渣这下子彻底没了顾虑。

    他原本也只是一个地痞流氓,来到水镇也是因为得罪了仇家,逃难而来,本就不是什么好人。

    被顾家二老折磨了一个多月,心里早就恨毒了顾家人,早前做了那么多事,也是怕惹毛了他们,他们将他送官而已。

    这人渣在外逍遥是需要花钱的。

    而钱不够了,他就会回家找顾蕊娘要,蕊娘不给,那么接下来迎接她的,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但是事后,却会哭着对蕊娘求饶,保证下一次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