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7双皮奶与蛋黄酥
    两天之后,温家就正式搬家到水镇上了。

    连着搬家搬了两天,如今虽然劳累,但温家众人心中还是十分欣喜,毕竟,这是他们的新家啊。

    温明月满是兴奋地在院子里窜来窜去,这里摸摸,那里摸摸,好是新奇。

    值得一提的是,姐妹两终是各自拥有了自己的房间,虽然两人觉得分不分开也没什么关系,但院子的房间多得很,也没必要亏待了自己。

    “姐!”温明月突然出现在姐姐的身后,张牙舞爪地大声吼道。

    温明珠整个身子一抖,伸手拍了她一下,佯装生气道,“干什么呢!吓我一跳!”随后便不再理她,继续手中的事情。

    温明月这会儿正在兴头上呢,丝毫不在意姐姐的嫌弃,挤到她手边,探头探脑地问道:“你这做的是什么啊?”

    温明珠面前的桌上放了许多的材料,有一大篮子的鸡蛋,几盆牛奶,一大盆的盐,这会儿她正着手将蛋黄和蛋液分开来。

    “蛋黄酥和双皮奶。”她随口答道。

    家里的糕点种类其实不怎么多,若是还像以前一样,卖给酒楼当个特色菜还好,但若是开店的话,那显然是不够的,于是她就想着,多做些什么放在店里。

    饮品还好,不外乎就是牛奶,花茶,酸梅汤此类的,但糕点的种类就少了些,她想来想去,蛋黄酥这东西应该会很受欢迎。

    可当她买了一大篮子的鸡蛋回来之后,那蛋清却没什么用处了,想了半天,又打算多做一样,双皮奶。

    如此,那材料才算是没有浪费。

    温明月咋一旁崇拜地看着自家姐姐,对她来说,会做饭的都是大神!

    何况双皮奶这东西,虽说她也没少吃,可却从未想过自己做。

    温明珠看小妹在这儿显得无所事事,隔壁房里的母亲又忙得不可开交,她想着去帮忙,便抓了小妹的壮丁。

    “你现在这么闲,窜半天了都,来帮我把这些蛋都分出来。”说着,她便让开身子,把小妹推到身前来。

    温明月觉得挺新鲜的这会儿,便满口答应了下来。

    等温明珠忙完再回来的时候,她家小妹人已经不见了,但看见了她的成果,温明珠还是满意地点点头,那雪白的盐盆中,现在已经堆满了讨人喜欢的"小雪团儿",这一会儿下来,小雪团的身形已经缩小了一些了。

    如今这里没有做好的原材料卖,温明珠也只好想出这种办法来加工了,那些雪团子就是分离出来的蛋黄,放在盐中,是为了脱水,让它变成咸蛋黄,这也是蛋黄酥最关键的一步。

    她走近那边已经烧热的大铁锅,伸手将灶台上的牛奶倒进去。

    稍许之后,那牛奶便烧热了,这会儿厨房里弥漫着满满的奶香味,整个空气都感觉甜甜的。

    将牛奶盛放进特制的小莲花碗中,待晾凉之后,莲花碗里的牛奶上面便漂浮了一层薄薄的奶皮,用筷子在薄膜上面戳一个小洞,在保持薄膜不破的情况下,将里面的牛奶慢慢倒出来。

    倒出的牛奶放进分离的蛋清里,加上白糖,使劲地搅拌,等糖融化之后,又用勺子,沿着莲花碗的边缘将牛奶倒进去,之后将分装好的莲花碗一层一层地放进蒸炉里,盖上薄木片,只要等上十分钟,双皮奶就可以出锅了。

    那蒸炉的盖子一打开,空气就更甜了。

    温明珠拿了几个小莲碗放到一旁,其余的,就装进做好的多层木盒子里,利用打水的轱辘吊进井下。

    而余下的几碗,则被加入了切碎的大枣,葡萄干,红豆沙等物,端进饭桌上,等着有人来品尝。

    直到深夜里,温家的忙碌才停下,原本空荡荡的储物房中里的木架上,已经被各色的糕点填得满满当当的了。

    而这些准备,全是为了温家店铺明日的开业。

    第二日,天还未亮的时候,温明珠便拉着小妹起床了,同时起来的,还有温母。

    她们这么早就起身,不是为了别的,为的就是昨日未能完成的蛋黄酥。

    至于这其中,为什么没有温父与温明阳,那就得归功于他两"完美"的厨艺了,他们不来捣乱就好了,温家的男人,对厨艺这一方面,似乎都有"特殊"的天赋。

    厨房的盐盆里,揭开那遮挡的大锅盖,入眼的便是昨日腌制的小雪团,现如今,那雪团的大小已经缩小了三分之一,细细的白沙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点点琥珀色,很是喜人。

    将小雪团挑拣出来,放进干净的水中洗净,随后就能看见,那圆滚滚的蛋黄了。

    而蛋黄酥的制作并不是将蛋黄直接包在面皮里,洗净的蛋黄要先做处理,喷上高度的白酒,送进烤箱里面烘烤。

    老屋里的烤箱如今也被温明珠带到了镇上,因为是组装而成的,拆卸起来也十分地方便,而到了如今,那烤箱也升级了。

    从外看,依旧是个三个铁皮箱子,但中间那一层,却是暗藏乾坤,里面被贴上了瓷片,若是走到那烤箱的背后,就能发现,那黑色的表皮内是与外完全不同的雪白。

    为何要如此做?

    这是因为,温明珠发现,若内壁是铁皮,那么烤出来的糕点,其实带有一点点淡淡的腥味,温家的其他人倒是没闻到,但她的鼻子向来比较灵敏,也就注意到了这一点,思来想去,便在里面贴了瓷片,以解决这个问题。

    她在烤箱的背面,添上了柴,不一会儿那中间便滚烫了起来,用长竹夹将裹上白酒的蛋黄放在白瓷片上,稍许过后,就能看见那蛋黄吱吱流油,房中弥漫着一股子咸香味。

    而一旁的温母与温明月,则在揉制面皮。

    这一部分的工作两人已经很熟练了,这蛋黄酥与玫瑰酥的面皮是一样的,两者不同的只有内馅儿而已,但其实,论味道而言,蛋黄酥自然更胜一筹。

    如今除了温家之外,集市上出现了许多与温家玫瑰酥类似的糕点,但他们卖的东西,终究与温家的有差别,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温家的糕点是酥,而他们则只能卖饼而已,造成如此大不同的原因,则在面皮的制作上面。

    没有特殊的揉制方法,糕点是起不了酥的。

    烤好的咸蛋黄在外裹上红豆沙揉成一团,像包包子一样,将褐色的内馅儿包裹起来,再在顶上刷上厚厚的一层蛋黄液,放上几颗黑芝麻,就可以放进烤箱中了。

    如今这会儿,天已经蒙蒙亮了,温明珠三人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只等着一会儿开业就好了,三人之中,除了最小的温明月,额头上都有着一层薄薄的汗水,毕竟这工程量真的不小。

    慢慢的,房中的香味渐渐浓郁了起来,面点的味道,驱散了原本弥漫的咸香味,却更让人期待了。

    如今温明月盯着那烤箱的眼神,堪称为狼光,而出炉之后的第一个蛋黄酥便被她抢了去。

    “诶,你这丫头慢点儿!小心烫手!”温母见她抢得快,连忙发声,迅速在房中找了一个小碗递给小女儿,眼中尽是担心。

    那刚出炉的糕点确实滚烫,急眼的小姑娘连忙换着手,见母亲递来的小碗,像是看到救星一样,连忙把手中的"火球"扔进去。

    呼呼。

    温明月对着自己微微发红的两只小肉手吹着气。

    温母见了,拉过她的手掌,放在手中仔细看了一会儿,见那上面没有被烫伤,心中松了一口气。

    片刻之后,又惩罚一般,轻轻地在上面敲打了一下,嗔怪地看着小女儿,“让你慢点慢点!你怎么还听不见呢?这会儿知道烫了?又没人和你抢!”

    温明月闻言,收回手,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随后又满不在乎道:“那怕什么,反正我皮厚。”

    温母听着,满头的黑线,哪儿有女孩儿这样说自己的?

    而一旁的温明珠则是无奈地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