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安家2
    后面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回了酒楼之后,周管事就与温明珠签了合约,将地契交给她。

    双方对这件事都很开心。

    温明珠开心的是,自家终于买到了合适的院子,而周管事开心的是,手中的东西终于送了出去。

    虽然各有心思,但双方都达成了目的。

    “那周某就祝姑娘的店铺早些开张了。”

    签完合约之后,周管事笑着对眼前的女子道。

    温明珠点点头,谢过周管事的好意,转身离开了似锦。

    待温明珠走后,周管事便进了自己房间,提笔写信,相信过不了多久,这封信,就会到了某人的桌子上。

    出了似锦之后,温明珠还被小妹拉着在街上逛了许久,直到天色稍暗的时候,她才乖乖地跟着姐姐回了家里。

    家中的温父温母知道女儿在街上买好了院子之后,心中都很高兴,但知道她是用这样的价格盘下那院子之后,又有些担心。

    “那周管事别是有什么别的目的吧?”温明阳皱眉,有些担心地说道。

    此话一出,房中便静默一片,片刻之后,温明珠叹了一口气,正色道,“不管他心中是如何想的,目的如何,总之,这件事我们得多谢他。”

    温父温母正想点头,却听小女儿在一旁懒懒地说道,“他能有什么目的啊咱家那点子资产”

    话虽没说完,可房中之人皆知,她下面的话是什么。

    温父直接一巴掌拍在她脑后,“咱们家怎么了?”他阴测测地问道。

    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虽然各自心里都门儿清,但也不会这么直白说出来的。

    温明月捂着脑袋,委屈地看着温父瞪她,又低头小声嘀咕道,“怎么还不让人说了咱们家既不是什么官宦人家又不是什么富贵人家,你说人家图什么”

    “人与人之间还能不能有点信任了?”

    温父闻言,嘴角的弧度有些下滑,但并未再说什么话。

    可桌上的人,除了温母之外,其余的人都未注意到,而温明月还和平日里一样顶嘴,回身就瞪了回去,“怎么的了,我又没说错什么,本来就是嘛咱们家本就不是官宦人家嘛”

    只是,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温母打断。

    “明月,你是不是很想生在富贵人家?”温母面无表情地问道,眼中是温家的三个孩子都看不懂的神色。

    温母的话一出,桌上的温明珠和温明阳就皱了眉,而温明月则直接懵了。

    这是哪儿跟哪儿的事,他们说的不是这件事啊,再说了,她才不想生在什么富贵人家金窝银窝,哪有自己的狗窝,呸!家好!

    “娘,我不”温明月刚想开口解释,就见温母站起身来。

    “好了,不要再说了,时间不早了,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了。”温母抿了抿嘴唇,脸色不怎么好地说道。

    随后,就转身回了房,温父对房中的三人摇了摇头,跟着温母走了。

    “哥哥,姐,我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娘她”温明月的眼眶渐渐红了起来,心中满是委屈,这回可是真委屈。

    温明珠与温明阳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

    小妹的话虽说讨嫌了一点,但也不至于爹和娘反应如此之大吧

    温家的主卧室。

    温母躺在床上,背对着温父,满脸的复杂,心中的思绪万千,细细看来,那神色之中,还夹杂着浓浓的愧疚,这使她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荷香。”温父略显嘶哑的声音在房中响起,下一秒,便用双手,将妻子的身形扳过来正对着自己。

    温母敛了敛脸上的神色,勉强地笑了笑,“怎么了?”

    温父皱皱眉头,“你还问我怎么了,你今晚上是怎么了?刚刚发那么大的脾气。”

    顿了顿,又愁道,“明月那小丫头指不定心里想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呢。”

    温父说完,却没听见妻子的回话,垂眼看去,却突然见到妻子的眼角滑过一滴水珠,这下可真把他吓到了,连忙伸手替她擦去。

    “荷香啊,最近是不是谁给你受什么委屈了,你告诉相公,让相公给你出气!”温父皱着眉正色道,将妻子搂入怀中,眼中满是疼惜,脑中还过滤着最近发生的事情,暗暗猜想着是谁惹了妻子伤心。

    然而,温母只是摇摇头。

    房中有半响的静默,稍许之后,温父就听见妻子小声问道,“佳鸿,你娶我,可曾后悔?”语气很是复杂。

    温父听此,搂住妻子的手紧了紧,莫名问道:“何出此言?这是怀疑我对你的心意?”

    “可是,是我阻断了你的仕途,让你只能居于这一小小村落,是我困住了你,让你的最大的抱负落空,是我”

    温母的话还未完,便听见耳边一声轻笑,随后便听见丈夫宠溺的声音,“荷香啊。”

    “恩。”温母垂眼,温顺地答道。

    “我爱你,你知道吗?”温母不用抬头,就知道丈夫的眼中满是柔色,脸上被羞得通红,呢喃道:“你怎么突然就说这些了”

    温父没回答妻子的话,继续道:“你想得没错,仕途,前程,抱负,这些东西,对当年的我来说是很重要。我也承认,明月的话,让我心中有一丝的难受。”

    温母闻言,眼中的神色黯淡,脸色有些苍白。

    当年,夫君可被四里八乡称为天才呢无论是哪位先生,只要教过他的,都对他赞不绝口,直言他定会高中。

    他也一直都不负众望,每次考试,都会夺下第一名但是,这一切,都终止于娶了自己之后

    如今,夫君当年的同窗许多都考中了,有的成为了大员,有的富甲一方,只有夫君为了自己

    都是自己拖累了他

    温母正想着,就被丈夫捏了鼻子。

    温父笑道,“你想什么呢,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你就在这儿一脸惆怅,没听我说的是当年吗?”

    “这些对我来说,的确很重要,但是荷香。”他顿了顿,突然捧起妻子的脸,盯着她的双眸正色道:“这些东西,都不能与你相比。”

    温母盯着丈夫眼中的深情,脸上的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蔓延到脖子下面。

    “我现在很满意自己的生活,有贤惠的妻子,有乖巧的儿女,有这样一个美满的家,而这些都是你赋予我。

    功名,财富,名声,这些东西都是过眼烟云,一家人的幸福才是最主要的,知道了吗?以后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温父抱着妻子,在她耳边耳语道。

    温母红着脸推开他,一双似水的眸子瞪了他一眼,小声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多年了,还老说这些话,真是”

    温母说不下去了,只得又瞪了他一眼,翻身背对着他。

    温父被妻子瞪得浑身一颤,眼中闪过一丝暗光,伸手搂住妻子的细腰,在上面缓缓地摩擦着,低声道,“夫人,夜色还早,不如做点有意思的事?”

    帷幕落下,留下一室春光,连月都被夜晚遮盖了下去。

    第二日,温父一脸神清气爽地起了身,但温母却是破天荒地赖了床。

    饭桌前,温父见桌上少了两个人,皱了眉,妻子如此也就算了,毕竟可明月这是怎么回事?又赖床?

    “明珠啊,你妹妹呢?怎么没见她起来吃饭?”温父问道。

    被点名的温明珠闻言耸了耸肩,有些无奈道,“昨儿被娘给骂了,这会儿还在房中生闷气呢,叫她也不理。”

    温父抽了抽嘴角,心中很是惆怅,怎么哄了大的还得哄小的?算了,让儿子背锅好了

    如此想着,温父十分和蔼地看着自己儿子,他的眼神变化,让温明阳心中暗暗警惕起来。

    “爹,儿子吃饱了,去读书了。”温明阳快速喝完自己碗中的粥,站起身来,便准备溜走。

    “嗯哼!”温父盯着温明阳,用眼神瞪他,示意他坐下。

    脚底抹油失败的温明阳有些颓废地坐了下来,哀怨地看着自己父亲。

    “干嘛这种眼神?那读书的事情,要日积月累知道吗?怎么还急于这会儿了?”温父状似语重心长地教育了自己儿子。

    温明阳无法,只好道:“父亲说的是”

    片刻后,又听他父亲说道,“这会儿,你快去哄你妹妹,让她出来吃饭。”

    温明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