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玉来4
    等竹香拿着药钵回来的时候,一推门,便看见床上坐着一个人,那人眉眼低垂,看不见脸上的神色。

    竹香顿了一会儿,下一秒,双眼一亮,嘴角弯起,满是激动地跑过去。

    “公子!”

    竹香飞奔到床前,放下药钵,激动地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

    “公子,你你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竹香盯着面前之人,仰着头,满眼希冀地问道。

    叶玉珩听见声响,皱了皱眉,偏过头,定定地看着面前仰着头的少年,眼中什么情绪都没有,黑漆漆的一片。

    那竹香跪在他面前,脸都笑得有些僵了,也没见自家公子有什么其他的反应,他心里一突,脸上的笑容也淡了。

    完了完了,公子不会被砸出毛病来了吧?

    “嘿!你这个臭小子!老夫都说了,小小叶今天肯定会醒的!你”

    门外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说话的正是杨老。

    杨老见房中坐着的人,愣了一下,下一秒,声音突然拔高,“老夫就说嘛!你看,小小叶这会儿不是醒了吗?”杨老有些得意洋洋地说道。

    却不防,突然被窜过来的竹香抱住了腿,扑得杨老的身子歪了一下。

    “杨大夫,您快看看,公子是不是被砸出毛病来了?”竹香看见杨老进来,像看见了救星一样,立马窜过去抱住杨老。

    闻言,杨老这才开始端详那床上的人,走近之后,刚想伸手去摸一摸叶玉珩的脑袋,却不想,被他躲开了。

    杨老反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啪!

    “嘿!你这小子啊,刚醒来就耍脾气了不是?过来让老夫给看看!”杨老不满地说着,硬掰着叶玉珩的脑袋,想把他掰过来。

    竹香见杨老的动作,抽了抽嘴角。

    杨大夫的动作是不是粗鲁了点儿?万一又把公子给打出毛病了怎么办?

    然而,下一秒,竹香又觉得空气突然变冷了,莫名地抖了一下。

    转头看着那打开的大门,默默地走过去,将门给关上。

    那厢被打了一巴掌的叶玉珩,像终于缓过神了似的,伸手钳制住了杨老的手,凉凉地看着他,用嘶哑的声音低声说道,“我没事,不过是睡了两天突然起来有些不适应罢了。”

    杨老听他说话了,这才放松手上的动作,瞪着眼嘀咕道,“我还以为又出了什么事儿呢原来是睡懵了。”

    片刻之后,又听他嚷嚷道,“臭小子!干什么呢!还不快放开你杨爷爷的手!”

    叶玉珩听言,这才放开他的手。

    竹香凑到自家公子的旁边,小心翼翼地问道,“公子,您要不要吃点什么?”

    叶玉珩看了他一眼,突然勾唇一笑,吓得旁边的两人抖了两抖。

    “你看着办就好。”

    竹香闻言,欲言又止,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点点头,“那公子,我去厨房看看这会儿有些什么。”说着,便起身出了房间。

    那边的杨老愣了一会儿的功夫,回神就发现房间里面只剩下自己和叶玉珩了,立马高声喊道,“诶诶!那个小娃娃,等等老夫!”提着衣袍便跟着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心里嘀咕着。

    这小小叶怎么回事?怎么醒来怪怪的?看来还是要找机会给他再看看。

    杨老想着,脚下的步子更快了。

    两人走后,房间里面就只剩下叶玉珩一人了。

    今日的天气不怎么好,外面的天空乌云一片连着一片,但却没有半颗雨水落下来,只是让这空气更加闷热了。

    这房中的门虽然开着,但从外看,里面也是阴沉沉的。

    床上的叶玉珩盯着自己的双手翻看了一会儿,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嘴角弯起,爆出了一声笑。

    “呵,叶玉珩,明珠明珠”他低声念着,房中除了他的声音,再无其他。

    片刻之后,他仰起头,脸上的笑容放大,声音也更加肆意。

    “哈哈哈哈哈哈!”

    房中的叶玉珩眼泪都笑出来了,那笑声里面充满了狂喜,但深入进去,却又能听出一丝压抑的心酸。

    门外路过的小厮,突然听见那房中的笑声,整个人都被吓得跳了一跳,顿了一下,突然眼睛一亮。

    大公子这是醒过来了?

    又伸着脑袋往那房间中探了探。

    见那床上果然坐着一个人,下一秒,拔腿就往院外冲出去。

    这等好消息,得赶紧去告诉老爷,说不定还能讨两个赏钱呢。

    小厮想着,眼睛都笑弯了。

    叶任良来的时候,叶玉珩正穿着整齐地坐在桌前吃饭。

    他的背脊挺得笔直,用餐的礼仪丝毫挑不出错处,除了那头上还包着的白布条,完全看不出,这坐着的是一个在床上昏迷了两天的人。

    叶任良走进屋,发现没什么人理他,于是假意地咳嗽了一声,“咳!”

    叶玉珩停下进食的手,抬头看他,还未张口说话,便听到那旁边的杨老小声说道,“咳什么咳,都看见你进来了,还摆什么谱?”

    叶任良听此,脸皮抽动了一下,也没敢反驳他的话,只有当没听见。

    “父亲。”叶玉珩温声叫了他一声。

    叶任良听他的喊声,脸上的表情这才放松了下来,走到他的面前,轻声问道:“玉珩,怎么样,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没什么了。”叶玉珩答道,唇边绽放出一道浅浅的笑容,深褐色的眼眸很是温和地看着对面的人。

    叶任良闻言点点头,心中舒了一口气。

    正想再跟儿子说些什么,却不防外面突然冲进来一人,这人便是陈姨娘。

    她一进门就跑到叶玉珩的脚边跪下,哭喊道:“大公子!求您救救横儿吧!横儿已经被关在柴房两天了,滴水未进,现在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了!求您看在横儿是您亲弟弟的份儿上,原谅横儿这一次吧!”

    说着,还给面前的人磕了一个头,又回头眼泪婆娑地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叶任良。

    叶任良见此,心都跟着颤了颤,但到底是狠了狠心,偏头不再看她。

    叶玉珩看了脚边之人一眼,伸手扯开她抱住自己的手。

    半响之后,才开口,“那依照陈姨娘的意思,二弟还没死,对吧?”

    跪着的陈姨娘闻言,脸上的表情傻了一瞬,似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转头求救似的望着那边坐着的叶任良。

    叶任良见她如此,眼光闪烁,最后咬咬牙,还是说道,“玉珩啊,你看,现在你已经没事了,那你看爹是不是可以把你二弟放出来了再关,我怕给他关出问题来”

    说完,还抬头小心地看了看对面之人的脸色,发现对面的人脸上并没有什么不开心的样子,顿时心里松了一口气。

    叶玉珩沉默了一会儿,笑道,“既然父亲都这么说了,那便依了父亲所言罢。”而后他又侧脸对着地上的陈姨娘道,“陈姨娘,日后可要好好管教二弟了,他今日得罪了我还好,若是在外得罪了什么人,怕是尸骨无存了。”

    陈姨娘听着他说的话,心里不满,抬头想说些什么,哪知道一抬眼,便看见上面的人眼神冰冷地看着她,那样子,似看什么死物一样。

    她的背后瞬间冒出一股寒气,冻得她浑身颤抖了一下,忙低下头,小声答道:“多谢大公子的提醒”

    旁边的竹香却不干了,立即嚷道:“那怎么行!公子!二少爷可是想要您的命啊!”随后,又恨恨地瞪了一眼地上的陈姨娘。

    那边的叶任良听此,满脸尴尬,看向叶玉珩的眼神,更加地愧疚了。

    叶玉珩抬手,示意竹香闭嘴。

    竹香只好又瘪着嘴,成了一只人形青蛙。

    “父亲,那这件事就这样了,儿子想出门去转转,就不在家陪您了。”叶玉珩放下手中拿着的东西,起身说道。

    叶任良听此点点头,蠕动了一下嘴唇,还是没说什么。

    叶玉珩也不在意,笑了一下,便抬脚出门,身后还跟着竹香和杨老。

    出了房间,竹香就开始碎碎念。

    “公子!您说您,怎么这么容易就放过二公子了?再怎么说也要也要”

    叶玉珩的步子顿了顿,偏头看他,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也要?也要干什么?”

    竹香听此,皱着眉想了一会儿,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特殊的办法,只好气愤地低下头。

    “给父亲一个面子而已,在他的眼中,那陈姨娘还是有分量的。”叶玉珩开口,脸色淡然地说道。

    那边的杨老撇撇嘴,不屑地说道,“不过是一个替代品而已,能有什么分量?你让你爹扔出去不就行了?怎么蹦跶了这么多年,你没铲除掉就算了,这还让这两人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了?”

    竹香闻言,这会儿才想起,当时那二少爷说的话,好奇地看向杨老,“杨大夫,什么替代品啊?是说陈姨娘吗?”

    杨老撇了他一眼,见他满眼的求知欲,卖了一会儿关子,才开口说明缘由。

    原来,这陈姨娘并不是府上的人,也不是抬上来的丫鬟。

    她是在叶玉珩的娘死之后,那叶任良伤心过度之余,偶然在外见到一女子与自己刚过世的发妻长得有几分相似,这才从外面带回来,可以说是原夫人的替身也不为过。

    这事情,在府上也不算什么秘密,资历老一点的下人都知道,陈姨娘自己也知道。

    刚接回来时,这叶任良还不怎么在意她,不过好在,陈姨娘的肚子争气,生下了一个儿子,这才生活得好了一些。

    竹香听完后,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还有这等事儿呢。

    叶玉珩看了一眼气鼓鼓地杨老,脸上没什么表情道,“杨爷爷,我们都知道,我娘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那又怎么了?”杨老瞪眼。

    叶玉珩眼中的神色莫名,脸上忽然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看着杨老,一字一句地道,“您也知道,死人,到底是抵不过活人的。”

    说完,便偏过头去,不再看身后之人。

    杨老听此,停住了脚步,张了张口,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眼神有些悲凉,颓废地低下了头,头上的白发愈加明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