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玉来3
    “公子啊,你什么时候醒过来啊你不在竹香好无聊啊你不骂竹香,竹香都觉得有些不习惯了快醒过来吧”竹香手里拿着毛巾,一边替床上的人擦着脸,一边在他耳边碎碎念着

    两天时间匆匆而过,本来依杨老所言,叶玉珩早就应该醒来才是,可到如今,他都没有苏醒的痕迹,这让竹香心里好是失望,这两天来对杨老也没给什么好脸色。

    “诶,那边那个小哭包,赶紧过来捣药!”门外路过的杨老见自己一会儿不在,那小娃娃又跑到床边去了,有些无语地喊道,又自己暗自嘀咕道:“这小小叶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没醒呢?难道他还有什么隐疾?”

    一会儿再去给他看看扎两针

    杨老想着,皱着眉头,晃晃悠悠地走了。

    竹香听见外面的叫声,擦了擦眼角,又在自家公子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那公子,竹香先去捣药,一会儿再过来啊。”说完,放下手中的毛巾,搭上房门,跟着杨老的身影而去。

    只是,他并未看到,在他关上房门的一瞬间,床上之人的手指,轻微地动了动。

    叶玉珩自从那日眼前一黑之后,一睁眼,便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他看着自己那双有些透明的手,和触不到地面的脚,有些苦恼。

    自己似乎已经死了?

    可为什么没有牛头马面什么的呢?这里是什么地方?

    叶玉珩想着,叹了一口气,扭着头,四处望了望。

    这里似乎是一个庭院,里面有很多自己不认识的东西。这里很大,他飘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出口,也没遇到一个人。

    后来,他觉得找得有些无聊了,便开始静下心来,慢慢地飘,欣赏着这里的奇异景色。

    这里的房子似乎都是用不知名的石头作为材料,建得又大又高,四四方方的形状,上面开了许多小口。

    叶玉珩猜想着,那可能是这房子的窗户。

    他又试着只朝着一个方向飘,用了不久,就成功地找到了这座庭院的院墙。

    可让他失望的是,他似乎不能离开这座庭院,这院墙像是一道锁一样,将他困在里面。

    正当他不知道怎么办时,忽然迎面走来两个穿着奇异,手上拿着莫名东西的女子。

    他第一反应便是躲开,身子迅速地移动到一棵树后,可下一秒,他又反应过来了。

    自己现在应该已经死了啊,这些人应该看不见他的,思考了片刻,便将身子飘出那颗树后。

    可那两个女子并没有对此作出任何反应,眼睛都未眨一下。

    果然,她们看不见他。

    叶玉珩松了一口气,但回过神来,又有些沮丧。

    “唉叶先生看起来似乎时日无多了呢”其中一人突然叹息道。

    她身旁的那人闻言,面上也带了些忧愁,“对啊不知道这以后还会不会还会不会雇我们呢,毕竟这整个院子,就只有叶先生一个人在住呢”

    “唉”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又同时叹了一口气。

    飘在她们两身边的叶玉珩眼中起了几分色彩。

    叶先生跟上去看看。

    他站立了片刻想了想,便决定跟上去。

    这一路之上,那两个女子也没有再说话,两人似乎都心事重重的。

    走了许多弯路,她们终于到了地方。

    经过一道褐色的木门,里面的人便多了起来,叶玉珩在她们关门之前,迅速地飘进那大门,站在里面好奇地张望着。

    出乎意料的是,虽然这里面的东西大部分他都看不懂,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但这里面的一些小饰品,似乎与他的房间有些类似,比如,那巨大软垫旁边的一面木制的屏风。

    他站立了一会儿,见那两个女子往楼上移动,便迅速跟了上去。

    两人到了一扇小门面前,伸手敲了敲门。

    “先生,您要的水来了。”一人喊道。

    片刻之后,从房间里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进来吧。”

    那女子依言,转动了一下门上的开关,推门进去。

    那门一敞开,入眼的,却不止一个人。

    里面还站了一个年轻人,和一个身着白衣的中年人,床上还半躺着一个人,他看起来情况不太好,手上吊了一根管子。

    叶玉珩观察着,也跟着那女子飘了进去。

    可等他飘到那床边定睛一看,却瞳孔紧缩。

    这个人太像自己了

    叶玉珩低声念着,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人的面孔。

    他虽然头发花白,面上沟壑密布,可两只眼睛却是有神,正锐利地盯着那年轻人。

    “阿念,我的话你可记住了?”那人对着床边的年轻人问道,语气并不严厉,可那年轻人却是眼眶微红。

    “是,父亲,阿念记住了,您死后,我会将您与母亲葬在一起。”阿念回道。

    那人嗯了一声,点了点头,不再看他,半眯着眼睛,似乎有些疲惫。

    阿念却张了张嘴,咬咬牙,最后还是说道,“父亲,真的不用再试试吗?我们再去国外请最好的专家,定会”

    他的话还未说完,床上的人看了他一眼,他就闭口不言了。

    见此,阿念颓废地低下了头。

    那人见他如此,脸上的表情软了一瞬,“你不用如此,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是时候了,这不是你的错。”

    年轻人闻言没有说话,只是眼睛更加红了。

    那人摇了摇头,“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说着,他便掀开被子,平躺下去。

    年轻人还想说点什么,可他身旁穿白衣的人对他摇了摇头,他紧攥了手指,还是跟着出了房间。

    待房中的人都出去之后,那床上之人睁开了眼睛,又坐了起来。

    叶玉珩站在他旁边,好奇地看着他。

    却见他动作有些吃力地打开了床边的柜子,从中拿出了一个书本大的木制物品。

    这个东西好像很珍贵。

    叶玉珩想着,好奇地探头去看。

    这一眼,让他双眸紧缩,心脏似乎也跟着跳动了一下。

    东西的正面,是一张画,画得十分逼真,是叶玉珩从未见过的真实。

    那上面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人搂着女人,两人笑得十分开心。

    那个人是自己

    不,不对,应该是这个人年轻的时候!可那个女人!温姑娘!她怎么会?

    叶玉珩的脑子十分混乱的时候,又见那人一手抚摸着画上那女子的脸,一边轻声念道,“明珠啊,快了马上我就可以来见你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在等我。”

    这时的他,脸上满是温柔,让一旁站着的叶玉珩看着,心里莫名地抽痛了一下。

    片刻之后,那人又继续道:“你一定要等着我啊,你看,我都按你说的做了,我好好地活着了你也要遵守你的诺言,下辈子要一直陪着我啊”那人顿了顿,又道,“不然我会生气的”

    他语气很平静地说道,却让旁边的叶玉珩莫名地背脊一凉。

    房间里面沉默了一会儿,叶玉珩便见到那人又躺了回去,手上还拿着那一张画,放在自己的胸口。

    正当叶玉珩盯着那人的脸看时。

    突然。

    床上的人双眼忽地睁开了,眼睛的方向正对床边站着的叶玉珩。

    两人的双眼对视,叶玉珩忽地脑中一痛,接着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