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1玉来1
    邦邦邦

    一大早,竹香就来了李家,扣响了大门,想要归还自家少爷昨日捡到的那个荷包。

    然而扣了门,等了一会儿,却不见有人来开门。

    他纳闷地看了眼手中的荷包,正准备再次扣响那门环,却见那门动了起来。

    吱

    竹香的耳朵里传来面前那朱红色木门有些刺耳的声音,让他微皱了眉。

    片刻之后,便见那门口冒出了一个身着蓝衣,面容有些疲倦的小厮。

    那小厮微眯着眼,见外面站了一个面带笑容的俊俏少年,有些不满地问他,“你找谁?”

    竹香听他语气不怎么好,也不介意,笑了笑,“我家主子昨日在街上捡到了一个荷包,听闻是府上李小姐的,便差小人前来归还,请小哥将这东西送到府上小姐的手中。”说着,便把手上拿着的荷包递给那开门的小厮。

    那小厮闻言,垂下眼,伸手接过那荷包,悄悄掂量了一下手上的东西,眼光有些闪烁,开口道:“恩,知道了,我会交给小姐的。”说着,便准备要关门。

    可竹香见那小厮的小动作,却不怎么放心,忙抵住那木门,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小哥,那荷包里面可有不少银子呢,你们家小姐丢了这东西,应该挺着急的。”

    那小厮心里正暗自高兴呢,见门外这人似乎看穿了自己的小心思,颇有些恼羞成怒,立马大声嚷道:“嘿,你这人,我不都说了吗?一定会交到我家小姐手上的!你怎么还在这儿堵着!”说完,还瞪了竹香一眼。

    竹香心里也有些恼火,可也不好说什么。

    总不能说,嘿,我就是看你这小子似乎手脚有些不老实,想警醒你一下?

    两人正斗鸡眼呢,便听到那稍远处一道女声传来,“大清早的,吵什么吵?”

    两人停下较劲儿,循着声音看过去,那朝门口走来的,正是这李家的大小姐,李璃,身后还有她的丫鬟红秀。

    李璃皱着眉头,有些不满地看向门口的两人。

    竹香见那李家大小姐走过来,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可那门口的小厮脸色却不怎么好,但也只是一瞬间。

    “怎么回事?”李璃斜眼看向自家的小厮,语气不怎么好地问道。

    她昨日输了比赛,本来心情就不怎么好,回到家砸了一地的东西,到了今日心里还堵着一口气,今日一大早又听到有人在门前吵吵闹闹,心情更是说不出的烦闷。

    竹香听见问话刚要张口回答,却听那小厮一脸谄媚地在一旁答道:“小姐,是这样的,这小子说他家主子昨日在街边捡到了小姐的荷包,特意送回来的,小的正想给您送过去呢,可他却一直赖在门口不走。”

    闻言,竹香白了他一眼,也懒得开口辩解,对着面前女子拱了拱手,“李小姐,既然东西已经送到了,那小人便回去了。”

    说完,也不等她回答,扭头就走,一点也没留念的意思。

    那李璃见这小厮态度如此傲慢,心里有些微微不满,却听自家小厮讨好地说道:“这准又是哪家公子暗自思慕小姐的美貌,想出这等招数,好吸引小姐的注意。”

    李璃闻言,撇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可嘴角却是微微翘起。

    那红秀却啐了他一口,“呸,思慕我家小姐的人多了去了,还用得着你说?荷包呢!快拿来!”

    红秀将手伸出来,示意小厮交出那东西。

    这东西本是红秀在保管着,里面可装了不少银子。昨夜她家小姐的脾气如此之大,她丢了荷包也没敢声张,不敢往那枪口上撞。

    本想等她家小姐问起来,就随口栽赃到府上哪个小丫头身上就好,却没想,今日这荷包就回来了,这让她舒了一口气。

    那小厮闻言摸出那个荷包,有些恋恋不舍地递给她。

    红秀见此,一把抢过来,末了还瞪了那小厮一眼,那小厮却不敢说话,只敢在心里恨恨地骂她贱婢。

    这边竹香回了叶家,有些闷闷不乐地瞪着自家少爷。

    叶玉珩正在查看江南那边送来的信件,见自家小厮那张娃娃脸鼓起来,瞪了自己许久,有些无奈地放下手中的信,“怎么了?你不是去送东西了吗?谁又给你气受了?”

    竹香哼了一声,也不想跟自己少爷告状,那让他有一种羞耻的感觉,却依旧有些气闷,“哼,还不是都怪少爷你。”

    叶玉珩猜到他去李家受了些气,有些无辜地看着他,“我怎么了?我都说了让你拿去扔了,你自己非得送回去的,那怎么能怪得了我?”

    “那还不是您,明知道那不是温姑娘的,您还去捡,您不捡,竹香至于一大早地就去受气吗!”竹香嘟囔着,愤愤地瞪着自家少爷。

    也不知少爷怎么想的明知道恩?

    竹香正腹诽着,突然摸着下巴灵光一闪。

    少爷知道那不是温姑娘的,还给人温姑娘送过去,莫不是,少爷想借着这个借口,跟人姑娘多说几句话?

    “少爷。”

    “恩?怎么了?”叶玉珩中端着一杯茶,随意地问道。

    “您莫不是故意借着那荷包,去跟人温姑娘套近乎的?”竹香眼神莫名地看着自家那正端着茶,悠闲得过分的少爷。

    叶玉珩听见自家小厮的话,突然梗了一下,却不想被一口茶呛个正着,“咳咳!”

    他用袖子擦了一下嘴边的水渍,眼光闪烁着,却没否认竹香的话,微微偏过头去,耳朵却渐渐红了起来。

    竹香看叶玉珩的眼神有些复杂。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少爷

    转眼想了想,心里又些欣慰。

    自家少爷平日里看着虽温和,但实际上却是个不好接近的,这不,都二十好几了,房中也没个通房侍妾,那别的公子哥都是好几个孩子的爹了,就连府上的二公子膝下都有了个女儿。

    老爷也为他物色了好些闺秀,可他就是不喜欢,说是,他的妻子只有一人,若遇不到心中的人,便就此蹉跎下去。

    为此,两人还红了好几次脸,白白让府中的姨娘和二公子得了便宜。

    从前,老爷还悄悄问过他,说公子是不是有些什么别的癖好,比如?

    他的话虽没说完,但老爷望向自己那眼神,没端地让他手上起了些鸡皮疙瘩,连忙替自家少爷证名,连番地发毒誓,保证自家少爷不是断袖。

    老爷这才放过他。

    不过他虽替自家少爷辩解过,可他自己心里也还有一丢丢的怀疑

    好在,现在少爷也有心上人了,那一切的谣言也就不攻而破了。

    叶玉珩见竹香的眼神一直扫射他,有些恼怒,“老是看什么看,你今天的事情做完了吗?”

    竹香见自家少爷发火了,撇了撇嘴,也不知道联想到什么了,又一脸怪笑地踏出门。

    叶玉珩喝下了一杯茶,还是觉得有些燥热,拿着手上的信件看了一会儿,又啪地一声按下来。

    都是竹香那小子

    实在看不下去了,便起身,出了门。

    叶家的院子很大,虽说这里不是主宅,但依旧修饰地豪华。离叶玉珩的住处就近的地方便是一处花园,里面有一个小池塘,养了许些观赏的鲤鱼。

    那塘边有一颗百年的柳树,是从别处移栽过来的,经过了几年的生长,已经不似刚栽下时那样死气沉沉。

    茂密而嫩绿的枝丫垂进池塘里,给夏日炎炎的花园带来一丝凉意。

    叶玉珩便站在那柳树下发呆,手中的鱼食有一搭没一搭地往里面扔,引来许多鱼儿争抢。

    昨日温姑娘似乎表现得对自己有些抗拒啊可是为什么呢?是因为二弟吗?

    可又似乎不对,她不像是那种容易迁怒的人,那为什么她看自己的眼神那么复杂?是因为自己长得与她所识之人相似吗?

    叶玉珩皱着眉,脑子里面的思绪复杂,而集中精力的他,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身后,有一个面目狰狞的人正在接近。

    叶玉横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看见那个独自站在池塘边上的人,脑子里面的恶毒想法止都止不住,脸色变换了半天,最后咬咬牙,无声地从地上抬起一块石头。

    “少爷!”竹全看见自家少爷的动作,压低了声音,惊恐地叫住他。

    却不想,叶玉横回头阴狠地看了他一眼,那双突然布满血丝又阴毒的眼睛瞪过来时,让他生生后退了两步。

    竹全蠕动了一下嘴巴,最终还是没敢再说什么,他像突然被定住身了一样,看着眼前的人,举着巨石,一步一步地接近塘边那毫无防备的人。

    叶玉横像是中了什么魔咒一样,一步一步地走到他哥哥的身后,他定了定神,最后义无反顾地砸下了手中的石头。

    叶玉珩听见身后的动静,微皱了眉,正想回头查看,却不想后脑突然一阵剧痛,之后便是眼前一黑,身子直直地倒进了面前的池塘。

    那叶玉横见他倒了进去,手上的石头突然松开,满眼迷茫地看着自己满手的鲜血。

    正当他不知该怎么办时,却听到稍远处一声惊恐的尖叫。

    “少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