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得器材2
    可这掌柜说那么多,然而温明珠她们并不想了解他的经历,现在,温明珠只想问他,她定的东西做好没有。

    “当时啊,我”

    “掌柜!”见这人似有说不完的话,温明珠实在是忍不住打断他。

    那掌柜见屋中都有些心不在焉,也识趣地闭了嘴,尴尬地笑笑。

    “掌柜,我上次来的时候定了个东西,请问你们做好了没有?”温明珠见他终于收住了话头,心里松了一口气。

    那掌柜这才说起正事来,“啊,那个,我正想说那件事呢姑娘定做的那个东西恩长得太奇怪了我问了师傅他们不接这活儿所以”

    听这掌柜的话,温明珠的脸色微不可察地垮了一下。

    当日本就是这店里的伙计担保过,自己所要的东西定能做出来,自己才费心等了那么久,况且,自己与小妹曾按照约定的时间来过这家店,他们却没有开门,本就心有不虞,这会儿竟然说东西没做出来!

    那掌柜常年做生意,自然看得出面前之人不高兴,连忙补充道:“姑娘别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姑娘要求的那东西,虽没有师傅愿意去做,但在下从那海手那里带回了一些东西,我瞧着其中有一样东西很像姑娘所画的那件,姑娘且先看看,满意不满意。”

    说着,那掌柜的对着后面站着的伙计使了个眼色。

    那伙计会意,立即退下,去了后院。

    温明珠想着,反正要的东西也没做出来,就且看看这掌柜的带回来的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吧。

    没过多久,就见伙计抱回来一个箱子,小心地放在地上。

    “姑娘来看看,这东西符不符合您的要求。”伙计打开那箱子的盖子,退到一边说道。

    温明珠点点头,站起身来,走到箱子旁边。

    拨开上面遮掩的稻草,入眼的是往常见惯了的晶莹剔透,待完全揭开之后,温明珠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东西。

    箱子里的东西呈萝卜状,上有一个圆形的小口,下有一根细长的小管,管子上还有一个控制水量的把手,这东西,就是自己想要的分液漏斗啊!

    温明珠当时自己画的图,也与这个差别不大,但细节上终究与原本的要差不少,这掌柜带回来的东西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惊喜。

    她心里正在尖叫,可面上却是一派冷色。

    “恩这个,好像也差不多,那就拿这个好了。”温明珠看着掌柜,很随意地说道,而后又继续问道:“请问这个东西您开价多少?”

    她问得随意,语气中似乎很不在意手中的东西。

    随后又补充道:“我可先说啊,太贵了我可买不起啊”

    那掌柜听此,眼睛一亮。

    估摸着这笔买卖是成了!

    他摆了摆手,“不贵不贵,也就五两银子。”

    一旁的春娟睁大了眼睛,“五两还不贵呢?”

    温明珠也摇头道,“你这掌柜,你明明说过,那海口造型好的东西才卖十两,你这东西就光像个瓶子一样,也没什么花样儿,怎么就要得了五两?”

    那掌柜闻言,心中暗恨自己嘴贱,为什么要添那一句,不然这东西卖个好价也不错啊。

    他在那海手那儿买了不少东西,许多东西都是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也花了不少银子,但这地上的东西,却是那海手送的。

    说是他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是拿来干嘛的,扔了也可惜,就送给掌柜了,他想着,白送的玩意儿,不要白不要,就一起带了回来。

    这拿到店里,是伙计帮忙整理东西的时候,看见了,才突然想到那张图纸,说是与画上的东西相似。

    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不过,没有师傅愿意接那单子倒是真的。

    “唉,姑娘诶,你是不知道,我为了找这东西,都跑了多少地方了,这外来的东西,价格本就贵,卖五两,已经是亏本卖了。”那掌柜的赶紧和面前的人解释道,满脸地真诚,却选择性地忽略了刚刚说过的话。

    温明珠自是不信他的话,依他先前所言,玻璃这东西在近海的地方,价格应不算太贵。况且,她笃定,这掌柜的并不知道这东西是干什么的。

    依正常商人的思想,连作用都不知道的商品,是不会花高价买回来的。

    她道,“太贵了,减一些吧。”

    那掌柜似很苦恼地看着她,“姑娘,不行啊我总不能亏本卖吧。”

    “一点也不减?”温明珠又问。

    掌柜坚定地摇头,“不减。”

    “那算了吧,我就想拿来做个浇花的东西,没成想这么贵呢,我还是自己动手吧。”温明珠放下手中的东西,装作不开心要走的样子。

    那掌柜的闻言,却不说话,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明月,我们走吧。”温明珠站起身来,对着身后的两人说道。

    温明月与春娟点点头,随后三人便向门口走去。

    待走出门口之后,温明珠却突然顿住,又拉着两人倒回去。

    那厢掌柜的正在后悔呢,早知道就说个低价,卖给那人了,这东西也不见得会有其他人买

    正挠心呢,却见那三人又回来了,眼睛一亮,又忍不住心中的得意,嘴角翘起。

    呵,买卖人惯用的技巧,那小丫头那点手段,怎么斗得过我呢!还不是乖乖回来了。

    想着,掌柜的便站起来,满脸堆笑地朝着三人走过去,脸上的欣喜藏都藏不住。

    “姑娘”

    掌柜的话还没出口,便被温明珠打断,“掌柜的,我记得我之前还交给你们两钱银子的定金呢?既然东西没做成,那钱是不是该退回来啊。”

    那掌柜闻言,脸上的笑容一僵,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这这”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温明珠挑挑眉,有些不高兴地看着他。

    那掌柜见此,连忙摆手道:“没什么问题,只是”

    “只是什么?难道货不给,定金也不退了?”温明珠见状,昂起头,拔高声音气势汹汹地说道。

    因是站在接近门口的地方,她又故意放大了声音,引得外面过路的人频频往里面看。

    那掌柜见此,嘴角抽搐了一下,纠结了片刻,最后苦笑道:“我真是怕了姑娘了,那东西,姑娘就带走吧。”

    温明珠哦了一声,很"惊讶"地看着他,“不是不降价的吗?亏本处理多不好啊!”

    “得了姑娘,您就别埋汰在下了,这样,您说个价,要是合适,那东西就是您的了。”那掌柜目光有些哀怨地看着她。

    这东西看着又不美观,能卖多少卖多少吧。

    温明珠想了一瞬,掀起唇角,露出笑意,“那一两银子,您看怎么样?”

    到底是个玻璃的东西,温明珠也不敢砍得太过。

    她的话一出,身边的两人都微微瞪大了双眸。

    本以为那掌柜会据理抗争,哪知道他听完价格后,却一口答应了下来,连忙让伙计给人包上,那感觉,像是生怕有人反悔一样。

    待温明珠补完后面的款项,抱着那"瓶子"出来之后,心里还有些后悔。

    怎么还是有一种被坑了的感觉?早知道就狠一点了

    正在温明珠抱着"瓶子"走神的时候,街上的一声叫喊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杉木桶!杉木桶!才做好的杉木桶!”

    温明珠的脚顿了顿,想了一瞬,便朝那叫卖声走去,身旁的温明月与春娟两人,见她突然转了个弯,疑惑地对视了一瞬,也跟着小跑了过去。

    “姑娘,买桶吗?前两日才做的上好的杉木桶,用来洗菜泡脚都是顶好的,保证不漏水!”那小贩见温明珠站到摊前,忙对她介绍道。

    温明珠稍微看了一下,随便拿了一个,用地上那桶里的水试了试,挑了三个平常脸盆大的桶,对小贩问道,“你这桶是多少钱一个?”

    那小贩笑笑,“不贵的,二十文一个。”

    温明珠点点头,“那我要这三个。”说着,便掏出六十文,递给他。

    那小贩接过钱,手脚麻利地取了三个桶,用竹篾捆好了递给她,“姑娘拿好了,小心这竹条割手。”

    三人谢过那小贩的善意提醒,便抱着那三个木桶,朝集市的出口方向走去,顺便带回了一些鱼肉。

    出了水镇,温明月才纳闷地对着身旁的姐姐问道:“姐,你买那么多木桶干嘛?泡脚?家里的不缺这东西啊?”

    温明珠面带笑意地看了她一眼,“哦,泡脚啊,你要愿意喝自己的洗脚水,也是可以的啊。”

    温明月微微愣了一瞬间,下一秒便兴致勃勃地问道:“那这又是可以吃的咯?是什么啊?”圆圆的眼睛里充满了期盼,十分可爱。

    春娟也十分好奇地看着她,等着她解惑。

    “你们以前可听说过木桶鱼?”温明珠腾出一只手,捏了一下小妹的脸,温声问道。

    本以为两人都对着菜有兴趣,可看情况,却有些意外。

    春娟倒是满脸的惊讶,很开心地与她谈论,可一旁温明月却破天荒地不开口了。

    “怎么了?不开心吗?不想试试那木桶鱼好吃不好吃?”温明珠见她似乎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纳闷地问道。

    以这小吃货的性格,不该是这反应啊。

    温明月抬头看了她一眼,撇了撇嘴,“有什么好吃的啊,不就是一木桶中间拿碗装一盆鱼进去放着吗?不跟木桶饭一个道理吗?”

    话说以前温明月点过一个叫木桶饭的东西,本以为是个炒鸡特别的东西,哪知道端上来就是一普通的炒饭加了个钢盆放在木桶里,让她傻眼了好久,有一种浓浓的被欺骗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那东西,还挺贵,至少让当时年幼的她,屯了好久的零花钱。

    这让她郁闷了好久,心疼自己屯了许久的零花钱,现在想起来还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呢。

    温明珠闻言,愣了一下,忽地就笑了。

    “才不是你说的那个呢,你那叫什么木桶鱼,明显是骗局嘛。”

    可就算如此,温明月也只哦了一声,依旧提不起什么兴趣。

    “算了,等回去以后给你做,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