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8房中客人4
    哐哐哐。

    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温明珠三人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

    温明月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嘟囔道:“谁啊王八蛋大清早的”

    温明珠却没她那样没心没肺,被吵醒的瞬间,她便坐起身来,顿了一会儿,意识便彻底清醒了,这会儿,那类似砸门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哐哐哐。

    春娟也动了眼皮,似乎有马上要醒过来的意思。

    温明珠皱了皱眉,刚想下床,但看到自己身上的穿着似乎是衣衫不整的样子,便又缩了回来,拧着眉对空中说了一句。

    “柜子里面的你等会儿,一会儿再给你开那门。”

    说完之后,那踢门的声音也乖顺地不见了,温明珠也懒得管他,那柜子是被自己锁死了的,还放在那死角里面,这外面的人在干什么,里面的人是完全看不到的。

    温明珠起身将自己的衣服穿戴整齐之后,才叫醒小妹和春娟。

    春娟倒是很快就醒了,可温明月却一直赖床,“明月,快起来了。”温明珠倾身到床边,拍拍小妹的脸。

    温明月其实意识也醒了,可就是不想起床,她翻了个身,不耐烦地挥开身边那只骚扰自己的手“恩走开啦,那么早起来干嘛啊”

    温明珠无奈,只得帮她把被子盖好,让她再躺一会儿,自己和春娟一起先去小隔间洗漱。

    可那厢角落里的柜子,听外面似乎没动静了,急了。

    这外面这么没声了?不是说等会儿就开门吗?怎么就走了?

    那柜子里的人想着,抬脚又开始踹门,只是那柜子里面的空间狭小,不怎么好施展力气,踢出去的力道像弹棉花似的,只闹出些烦人的响声,可那柜门没有丝毫松动的痕迹。

    那房间里就只剩下躺在床上的温明月了。

    她本就是个睡性大的人,被这声音吵醒已经够烦的了,这人还不依不饶的,彻底激起了她的起床气。

    温明月被闹烦了,咻地一下就从床上坐起来,下床穿上鞋子就跑到那柜子前面用力踢了一脚,那柜子以肉眼可见的动作移动了一截,里面的人整个人都跟着动了动。

    “闭嘴!你在里面是看不见月亮是吧?你知道现在几点吗?吵人睡觉要折福的你知道吗?有没有点感激之心?早知道昨天就应该让那些人把你抓走!”温明月看了一眼外面还一片黑暗的场景,愤怒地对着柜子里面的人吼道。

    那柜子里的人闻言,也没有再踹了,整个房间就没了动静。

    这会儿才八月份,正是天气热的时候,天亮得也早,可现在外面依旧是黑漆漆的一片,没有半个人影,往常这会儿的时间,正是温明月睡得正香的时候,被吵醒了自然是满腹怨言。

    实际上就连平常每日早起的温明珠都觉得这会儿起床太早了些,只是考虑到那柜中之人,才叫醒正在熟睡的两个人。

    这时,温明珠和春娟也从那小隔间出来了,见温明月气鼓鼓地站在那大衣柜前面,十分无奈。

    而春娟则是警惕地看着那大衣柜,在隔间里面,温明珠便将这柜子里面有人的事情告诉她了,她自然是瞪大了眼睛,觉得这姐妹两胆子太大了,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了。再说了,就算换个角度来看,自己恐怕也会选择和她们一样的做法。

    虽是这样想,但春娟依旧对那柜子中的人保持警惕的态度。

    温明珠见那衣柜的前面,小妹依旧气鼓鼓地瞪着拿大衣柜,无奈地道:“明月,你要实在想睡,就再去睡一会儿吧”

    温明月闻言,对着柜子哼了一声,“还睡啥睡,都被这瘟神给吵醒了!”

    柜中之人:

    被骂了瘟神也不敢发言,毕竟这外面的人似乎能算得上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

    “那你去洗漱吧,等你出来了再把这柜子门打开。”温明珠撇了那柜子一眼,凉凉地说道。

    心中有意让那柜子里的人再呆一会儿,也小小地出一口气。

    那人可给自己一行人添了不少麻烦,这客栈那么多间房,他怎么就好死不死地进了自己这行人住的这一间,还大清早地吵醒她们。

    温明珠这人,别看她平时温温柔柔的,待谁都温和,可她跟她家小妹一样,有着不小的起床气,只是她与温明月表现的方式不同罢了。平日里她有早起的习惯,自己醒来就没什么大的问题,可被别人吵醒这事儿就难说了。

    温明月听了姐姐的话,又瞪了一眼柜子,哼了一声,才去了小隔间洗漱。

    那幽怨的眼神,似乎穿透那柜门一样,那柜子里的人浑身都抖了一下,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待温明月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不短的时间了,那柜中之人听见声响,以为外面的人要给自己开门了,激动地柜子都晃了一下。

    哪知道,片刻之后,便听外面那声温柔的女声说道:“恩,洗漱好了吗?那我们下去吃饭吧。”温明珠很淡定的说道。

    她自然看见那柜子晃动了一下,可她就是不想放他出来,谁让他吵自己睡觉!

    春娟和温明月自然是没什么意见,三人似乎都默契地完全忘记了那柜子中还有个人的事情。

    哐哐哐。

    那柜中之人立马"激动"地拍响那柜门。

    啪啪啪

    诶!!说好的放我出去呢!!?忘记了吗!?

    温明月见状冷笑了一声,慢悠悠地走到那柜子前,提气用力地踹了一脚那柜子。

    这一脚可比刚刚那一脚狠多了,那大衣柜上都出现了一个浅浅的印子,当然,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那柜中之人正在拍门,猛然受了一脚,被吓住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你还有意见?”温明月凉凉地说道。

    柜中之人:

    见那人似乎没声音了,温明月满意地点点头,立即展开了笑颜,对着自家姐姐的方向笑嘻嘻地说道:“走吧,姐,我们下去吃饭,我饿了。”

    一旁的两人恩了一声,随后,三人便转身,毫无留恋地离开了房间,只留下那大衣柜,独自散发着怨念。

    虽说是故意捉弄那人,可三人到底没有太过分,至少没去逛个街再回来吧。三人还算快速地吃完了早饭,还打包了一份回到房间。

    “明月,你去开那柜门吧。”温明珠用木钩将昨日扔到床下的钥匙给勾出来后,便交给小妹,让她去把那柜子打开。

    温明月哦了一声,听话地去打开那柜门。

    柜门一开,便看到了昨日见到的那个人,只是今日见他,似乎比昨日更加地狼狈了。

    这人脸上带着许些油光,嘴唇上泛起白色的皮层,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的白衣也皱巴巴的,破碎的地方还带着些乌黑的血渍。他的狼狈,和站在柜门前光鲜亮丽的小姑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呐,出来吧。”温明月撇撇嘴,让开了身子。

    这人暗自恼恨自己,从来都没有这样狼狈过,心中又泛起些无力感。

    在出来,他身子站直之后,他的身体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痛快地他快叫出声了,可余光瞟到盯着他的三双眼睛,身子顿时僵住,愣是忍住了没发声。

    “咳!在下朱轶,多谢几位姑娘昨日的救命之恩。”说着朱轶拿着剑对周围的三人抱了下拳。

    可房间里的其余三人都没什么反应,在自己身边的小姑娘还视若无物地从自己的身边路过,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

    朱轶明显感觉到了面前的这几个姑娘对自己不欢迎的态度。

    欢迎你才有鬼吧!

    温明月木木地看着他,“怎么样,这位猪公子,昨晚睡得还不错吧。”

    朱轶抬头,看着那问话的小姑娘,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还好”

    心里却在咆哮。

    还好啥还好!!一点都不好!

    那柜子虽说也不小,但对他这种高大的体型来说,却依旧不够。

    他昨天晚上在那里面蜷缩着躺了一夜,醒来之后,只觉得哪儿哪儿不对劲,特别是脖子那块儿,简直要生锈了好吗?再说,你说这睡着了可能还能挺过去,可醒了还被关了那么久,心里都憋屈死了好吗?再看见自己锁柜子那衣服被撕开来了,简直要被吓死了!

    他心里咆哮着,脸上却没露出什么表情。

    温明珠咳了一声,看着他道:“这位朱公子,来吧,说说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进了我们的房间。”

    朱轶闻言点点头,开始娓娓道来自己的经历。

    说起这事儿,朱轶的心里是满腔的怒火,说话的声音都气得发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