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房中客人3
    “姐这个荷包,好像是今天的那个李小姐的”温明月侧着头看了一会儿,小声地提醒道。

    今日那李小姐的丫鬟付钱的时候,曾见她拿出来过,似乎就是眼前的这个荷包,因为这颜色自己喜欢,就多看了两眼。

    温明珠愣了一下,小心地抬眼看了一眼眼前的人,却正好与这人的眼睛对上,又有些脸热地低下头小声说道:“额那应该就是李小姐的荷包了”

    见她有些窘迫的样子,叶玉珩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恩那应该是我弄错了吧,时候不早了,打扰姑娘了,改日有时间,再去拜会姑娘,叶某就先告辞了,几位姑娘早些休息。”

    温明月在一旁嘴角抽了抽。

    改日拜会?你的目的不要太明显好吧?跟你很熟吗?还拜会?合适吗?

    “少爷那”

    竹香见自家少爷就这么地就要离开了,对着自家少爷挤眉弄眼的,满脸的急色。

    这好不容易遇见人姑娘,还帮人姑娘解了围,留了个好印象,就这么说几句话就走了?那不是浪费机会吗?

    叶玉珩轻飘飘地看了竹香一眼,竹香立即就低下头,不敢再说话了,只是光看那发顶,就能感觉到他的怨气和颓废。

    算了算了,少爷他自个儿都不急,自己在这儿急什么。

    竹香自暴自弃地想着。

    叶玉珩抬手敲了一下自家小厮的头,得到自家小厮一个委屈的眼神,无奈地笑了笑,随后回身对着温明珠点了一下头,便带着自家小厮离开了客栈。

    出了客栈,竹香的嘴就停不下来了,“少爷,您说,这么好的机会,您怎么就不把握好呢?您再多说两句好话,打听一下人家姑娘的情况,再加上您那张脸,准勾得人家姑娘芳心暗许,您说您年纪也不小”

    竹香像打开了什么按钮一样,扒拉扒拉个没完,而难得的是,叶玉珩虽然没有开口搭理他,却也没有呵斥他的意思。

    听着竹香一路上的念叨,叶玉珩忽然脚下一顿,走在他身后的竹香一个不察,便撞上了自家少爷的后背。

    “哎哟。”

    竹香摸着自己的鼻子,抬眼哀怨地看着自家少爷。

    叶玉珩却没回头,四处环顾着似乎在找些什么。

    竹香溜到他前面,“少爷,你找什么呢?”

    “找扔东西的地方。”叶玉珩抿了抿嘴,撇了他一眼道。

    “扔什么啊?您给竹香,竹香帮您扔。”

    叶玉珩点点头,“那好吧。”于是竹香就见自家少爷从袖口里面摸出那个没能还回去的荷包,很随意地扔给他。

    “这个东西,你找地方扔了吧。”叶玉珩脸色淡然地说道。

    竹香看着手中的东西,很无语地扯了下嘴角。

    少爷的区别对待也太明显了吧

    “少爷,您不是已经知道这个荷包是谁的了吗?就直接给扔了,不太好吧”竹香摸了一下,手中的物件,继续道:“何况您看,这里面好像还有银子呢,丢了不可惜吗?”

    叶玉珩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那你准备怎么处理?”

    什么叫我准备怎么处理?少爷,是您准备怎么处理好不好?这玩意儿不是您捡的吗?您怎么好意思呢

    竹香在心里默默吐槽着,又小心地抬眼看了一下自家少爷,“要不然我帮您把这荷包送回到那李家去?”

    叶玉珩盯着竹香,皱着眉道:“麻烦”,走了两步后,顿了一下,又道:“算了,你送回去吧,不要说你是叶家的人,免得惹出不必要的事。”

    闻言,竹香点点头,又嘀咕道:“早知道不是温姑娘的,就不捡这玩意儿了,还得白跑一趟”

    正当竹香哀怨的时候,却听到自家少爷悠悠道,“我知道那不是她的。”

    竹香:!!!

    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人。

    啥意思?您知道那不是温姑娘的东西?那不是您干嘛还捡它?

    叶玉珩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并未开口解释,抬脚就走了,留下竹香在后面满脸问号。

    “明珠,刚刚发生什么事儿了?那位公子又是谁啊?我怎么觉得,他对你?”

    待叶玉珩走后,春娟憋了半天的问题终于得以问出。

    “啊?”

    温明珠本来在发呆,春娟的突然出声,惊回了她的神,脸色又有些复杂,“没什么那人之前与我有过一面之缘,算不上熟识。”

    春娟狐疑地看着她,张了张嘴,想问些什么,但见她脸色不怎么好的样子,又将到嘴边的话给吞下去了。

    “算了,不说了,明月快洗完了,我也去洗漱去了,春娟你先睡着吧。”温明珠起身对春娟说道。

    见她似乎也没有解释的**,春娟也不好再问,只得点点头,“那好吧,我先去睡了。”

    今天也真的很累了,春娟一沾床,就睡着了。

    待温明珠洗漱完出来之后,便看到小妹和春娟并躺着一排,已经熟睡的样子,只是自家小妹那脚,已经搭到人春娟的身上了。

    温明珠无奈地笑笑,又走到床边,将小妹的脚拿下来,替她把被子给盖好。

    她在床边坐了一会儿,也没什么睡意,便走到窗子边坐下发呆。

    这家客栈的窗外对着一片小湖,深夜的湖泊静悄悄的,偶尔泛起几声蛙鸣。湖泊的对面是一条街,街上开着许多酒肆,风景还算不错。

    虽然是深夜了,但外面依旧点着许多灯笼,这是今日节日的特殊待遇,照得外面灯火通明,偶尔有一些酒鬼或者行人路过,发出一些声响,这使得这外面的世界有些许些生气儿,没让人觉得那么阴森。

    或许是身边太静了,温明珠往昔的回忆又渐渐浮现了出来,让她心里难受得紧。

    今日的事情真得多谢那位叶公子了。

    温明珠想着。

    只是他的出现,总是容易影响自己,好不容易最近压制住了那股念想,可今日见到那张脸,又是前功尽弃。

    “玉哥哥”温明珠低声地念着,眼眶也红了大半。

    温明珠想想自己在现代的那么些年里面,那抹身影几乎是日日陪在自己身边,似乎两人是从来都没有分开过,特别是最后那一年,叶玉珩几乎是什么都没干,自家的公司也没管,每日就只陪在她身边。

    那时候两人似乎都有预感。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了

    因此也格外珍惜在一起的时间,只是,再如何珍惜,最痛苦的事情,还是到来了。

    对温明珠来说,叶玉珩的名字,他的脸,他的人,已经是刻在骨髓里了,不可能忘掉,也不可能割舍。

    如今,出现与之一样的人,温明珠该高兴吗?

    不,她并不开心,因为她很清楚地意识到,那不是他,他们是不同的。

    以温明珠的眼力,和那人毫不掩饰的目光,她自然也知道,那人对待她与其他人不同。

    两人在今天之前,也只见过一面,况且,在小香山的那次见面,自己可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他,自己叫什么名字。可今日见她,他却似乎对自己很熟稔的样子,只怕他在后面下了不少功夫。

    可是,温明珠并不打算回应他,以后也不想再看见他。

    因为,若是以后再见到他,她似乎总是忍不住将他当成自己所想的那个人,时间长了,自己不一定能控制住贪念,这对那人来说不公平,因为在自己眼中,他只是一个替身。

    这种事情,对那样的人来说,是一种耻辱,也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正当温明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时候,空中传来"哐当"的声音。

    她四处巡视了一圈,发现发出声音的,似乎是那角落里的大衣柜。

    真是的,竟然忘了那衣柜里面还有个人那声响似乎是里面的人在翻身?

    温明珠为自己的想法默了一瞬间,而后又甩甩头。

    算了,不管他了,这人待他明日醒来再说吧,忘记告诉春娟这人的存在了,只希望明日春娟醒过来不要被吓到

    这会儿已经是深夜了,温明珠也没坐在窗边继续吹风,她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压住自己的思绪,便回到床上,搭上被子躺下。

    也许是真的累了,一会儿之后,她的思绪便模糊起来,没过多久,便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