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房中客人2
    温明珠将门一打开,外面的人就要冲进来,她赶紧把人给拦住,满脸的不虞。

    “诶诶,干什么你们,你们谁啊,一来就往里面闯?”

    温明珠将人给拦在门外,顺手还将门给关上了。

    来的是两个男子,长得甚是魁梧,见自己被推出来了,心有不爽,又见出来的是两个女孩儿,便更加有恃无恐了。

    “干什么?我们九爷正在找人,识相的就赶紧给老子让开,不然的话”

    那人的话突然顿住,用略带深意的眼神扫过站在面前的温明珠,嘿嘿地笑了两声,明显的不怀好意,让温明珠心里一阵恶心。

    温明月眉头一竖,指着面前的怒斥道,“滚开!你说能进就能进?你当我们是什么人?深更半夜的硬闯女子的房间,还有没有王法了!我管你什么七爷八爷,不准进就是不准进!”身边的温明月也绷紧了身子,蓄势待发。

    不说那柜子里的人,单凭房间里正在洗澡的春娟,这些人就不能进去。这些人动静如此之大,春娟只怕也听到外面的声响了。

    温明珠越不让他们进去,他们便越觉得里面有问题,两人对视了一眼,冷笑了一声。

    “呵,你们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今日偏要进去看看,莫不是你们这两小蹄子在里面藏了什么情郎?”

    说着,这两人露出怪笑。

    这空档,楼下的九爷和独眼也到了楼上,就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却并未说话,也不制止自己的人,满眼的揶揄,明显是来看好戏的。

    要说这楼上的房间许多都态度强硬地没让这些人进去翻看,他们见这些人看起来不好惹的样子,也没敢闹得太狠,只是在门口粗粗地望了一眼。可这间房里面只有两个女子,这些人就没了顾虑。

    温明珠她们赌在这门口最大的原因,并不是为了那柜子里的人。毕竟她们与那柜子中的人也只有一面之缘而已,说到底也是个陌生人,阻拦一下尽了自己的能力也就行了,若是最后他被找到了,也只能说他命不好。

    如今站在这里最大的原因,还是房间里面的春娟。春娟就算动作再快,这会儿也是衣衫不整,她可不是现代人,若是春娟被这些人看到了,虽不至于到什么不得了的地步,可那终究对她的名声有害,若是还搜出个男人来,那更不得了了。

    温明月紧盯着面前的人,他们只要动手,必定不能让他们得了好处去。

    就在门前的两个大汉准备硬闯进去的时候,一道稍显低沉的声音传来,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温姑娘。”

    温明珠与温明月两人同时侧目,循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入眼的人身姿挺拔,身着玄色长袍,玉色束发,剑眉星眸,深邃的脸部线条使他看起来带几分冷色,虽说此人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动作,可仅仅是缓步而行,就给众人带来一种压迫感。

    这来人便是叶玉珩,而他身后,还跟着他的小厮。

    温明珠侧目见叶玉珩缓步走近,眼神有片刻的恍惚,似乎是见到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可回过神之后,却心里微涩。

    “叶公子。”温明珠只是微微笑着对着来人颔首,而后却并未多看,打了招呼便低下头,似不欢迎来人一般,虽然她自己并不是这个意思。

    叶玉珩见此,眼神一凝,脸上却不动声色。

    走近之后,叶玉珩便直接站在温明珠的身边,微微低头,在她耳边温声问道:“温姑娘如今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吗?”

    他的表情很温和,眼中带着笑意,身子状似无意地隔开温明珠与面前男人的距离,语气中显而易见的关心,让人觉得他与身侧的女子似乎关系匪浅的样子。

    只是他的做派,却让不远处的九爷一伙人脸色突变。

    而温明珠察觉到耳边的气息,微微一愣,转头想对身边之人说些什么,但却看到叶玉珩对她微微摇头,眼光一闪,又低下头去。从旁人的眼光看来,就似女子害羞了一般。

    而不远处独眼贴近九爷的耳边说道:“九爷,现在我们怎么办?这人可是叶家的大公子,不是我们能开罪的人”

    九爷闻言,瞪了独眼一眼,压低了声音,咬牙道:“这还用你说?我当然知道这是谁!”

    此时,叶玉珩也直起身子,眼光若有若无地扫过独眼的一角,而原本站在温明珠眼前的两个大汉,也悄悄地退回到那边九爷的身边。

    那厢九爷见叶玉珩的眼神扫过,暗自吞了吞口水,却还是立即走上去,笑脸相迎。“呵呵呵,没想到姑娘竟与叶大公子是熟识啊你看你也不早说对不对,要早说了,咱们之间也不至于产生这些误会了对吧”

    九爷面上陪着笑脸,话里似乎很苦恼一般。

    可他的一番说辞,却并没有人搭理他,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息,温明月倒是给了他一个讽刺的眼神。

    眼见着那九爷脸上的笑容快挂不住了,叶玉珩才懒懒地开口,“哦,原来是朱九爷啊,对不住啊,没注意你站在那儿了。”说完,便闭口不言。

    朱九爷脸皮抽了抽。

    自己这一堆人在那儿,这叶大少爷怎么可能没注意到,这明显就是不给自己好脸。

    可就算是这样,朱九爷依旧不敢下了面前之人的面子。

    “哪里哪里,当不起叶大公子的一声爷,大公子叫小的朱九就行了。”朱九爷不敢拿谱,压低了身子,略显惶恐地说道,他身后的独眼等人见此,也跟着压低身子,不敢说话。

    “呵,算你识相。”见这些人还算上道,竹香在一旁嘀咕道。

    竹染并未刻意压低声音,在场的人都听见了,只是叶玉珩却没有制止他的意思,连假意的呵斥声都没有,这让朱九爷低下的面孔有一瞬间的扭曲。

    叶玉珩抿了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人,“那我便随了你的意罢,这天色也不早了,朱九你们这带着一帮子人到这客栈来,是想做什么呢?”

    他的话语之间也没什么起伏,但却无端地让人从中听出了不高兴的意思。

    朱九身子微不可见地一抖,忙摆手,有些尴尬道:“没有没有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那小赌坊里遭了一个小毛贼,失了一些物件,有人见那毛贼进了这客栈里,所以”

    朱九的话还未说完,便听到房间里面传来一阵小心的声音,随后就见眼前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随即出来一个披着头发,发丝还在滴水的女子。“明珠外面出了什么事吗”

    这女子的头上还冒着热气,不难看出这之前这她正在做些什么。

    围在房门外的众人顿时了悟。

    怪不得这两个姑娘硬拦在这门前不让这些人进去呢这要是一群人冲进去了,那还得了?

    “恩?所以什么?你们看这屋里可有你们要找的毛贼?”叶玉珩挑挑眉,开口问道。

    那朱九见出来的人,脸色也有些难看,“没有没有,那贼恐怕早就走了,是我们扰了几位姑娘的休息,对不住对不住,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说完,朱九便对着独眼几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几个赶紧跟着自己离开。

    待朱九一伙人消失不见之后,温明珠便迅速地拉开与身边之人的距离,“今日之事,多谢叶公子了”说着,郑重地对眼前之人施了一礼。

    叶玉珩见她如此疏离的样子,眼神一暗。

    “不用谢,我与姑娘有缘,这只是一件小事罢了。”叶玉珩不在意地说道,但盯着温明珠的眼神却格外地火热。

    温明珠也察觉到了眼前之人那灼热的目光,有些尴尬,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请他进屋去坐坐?

    但都这个时间了,这可算不上什么好主意

    “咳!少爷,你不是有东西要给温姑娘吗?”竹香见自家少爷那有些呆的样子,心中暗暗着急,赶紧出声提醒自家少爷。

    听见自家小厮的声音,叶玉珩才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目光,不慌不忙道,“温姑娘,在下在路上捡到了姑娘的荷包,本想当时就交给姑娘的,可一晃眼的时间,姑娘就不见了所以”说着,叶玉珩就从袖子中拿出一个藕色,上面绣着一朵金丝菊的荷包递给温明珠。

    竹香闻言,暗暗地在后面鄙视地睨了自家少爷的背影一眼。

    温明珠从叶玉珩的手中接过这荷包看了一眼,却摇摇头,又递了回去,“叶公子,你手上这荷包不是我的”

    叶玉珩皱着眉又将荷包拿在手中,似乎很苦恼的样子。

    “姑娘,怎么会呢?我们是看着这荷包掉在地上的,你再仔细看看?”竹香听见眼前女子的话,瞪大了眼睛,急急地开口。

    这要真不是,那可闹了个大乌龙少爷废了那么大的劲儿,送回来的荷包竟然不是人家的

    “这真的不是我的”温明珠有些尴尬地回道。

    她的荷包是淡黄色的,上面绣的是自家小妹画的猫,可不是什么花,再说了,她刚刚还在屋里数银子来着呢,荷包怎么可能会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