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房中客人1
    “好困”

    温明月一回客栈,用微微嘶哑的声音嘀咕了一句,便扑到床上去趴着,丝毫不在意自己满身都是尘土。

    等春娟和温明珠回过神来的时候,温明月已经歪着头,眯着眼睛呼呼大睡了。

    温明珠走近小妹身边,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力气并不小,可温明月只砸吧砸吧嘴,并没有醒过来。

    见此,温明珠只好转头对春娟道:“春娟,你先去洗个澡吧,让明月睡一会儿吧,一会儿我再叫她起来。”

    春娟点点头,从楼下唤来小二,让他送一桶水上来。

    片刻之后,小二便从楼下抬上来一桶水。

    “姑娘,水给你们抬上来了,若是不够,再到厨房去要便是。”放下水之后,小二对温明珠她们说道。

    温明珠点点头,谢过小二,示意自己知道了。

    小二走后,春娟便拿着衣服去了屏风后面洗澡。

    而温明珠则拿过今日的所得,准备算账。

    今日光卖那花冠,便得了四两多银子,再加上那李小姐"送"的十两,和下注赢的十两,今日所得,居然有二十四两还多!这些东西可基本都是零成本,所得的银子,已经算得上是白来了。

    这一趟的收获,可是出乎意料地大啊

    温明珠满意地点点头,收拾了桌上的银子,放进带来的行李里面,准备拿到柜子里面放好。

    哐哐哐

    “诶这柜子怎么回事儿坏了吗?怎么还打不开啊这不是没锁吗”温明珠看着桌子上的锁嘀咕道。

    客栈的大衣柜似乎出了问题,温明珠摇了半天,这柜门硬是开不了。

    又摇了一会儿,柜门依旧纹丝不动。

    “唉真是”温明珠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气闷。

    “姐你在干什么啊”正当温明珠准备放弃这个想法的时候,却听到温明月略带迷糊的声音。

    “嗬”温明月慢吞吞地爬起来,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温明珠见小妹被自己吵醒了,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

    又见她又有睡过去的意思,赶紧制止她。“诶诶,明月,先别睡,你身上那么脏,一会儿去洗个澡先,不然等会儿你睡熟了,雷都打不醒。”

    温明月本来已经趴回去准备睡觉了,听见姐姐的声音,又强打起精神,慢吞吞地坐起来,嘀咕道:“那好吧”

    声音里面是满满的不情愿。

    温明珠见她坐起来脑袋还一点一点地,似乎随时都可以坐着睡过去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

    “既然你醒了,那就来帮我一个忙。”温明珠走到小妹身边说道。

    温明月闻言,眼睛睁开一条缝,“什么忙”

    “呐,那边的柜子打不开,你帮我拉开那柜子吧。”温明珠指了指角落的大衣柜说道。

    “噢,好吧”温明月一边朝着大衣柜走去,一边对着身后的姐姐回应道。

    哐哐哐,又是一阵声响。

    “诶?”

    本以为是件小事,哪知道温明月使了几分力气拉了几下,这柜门居然还纹丝不动!这倒挑起了温明月的气性。

    呼。

    温明月深吸了一口气,单脚抵着柜门,用力拉扯柜门上的把手,等拉开一条缝的时候,又用手扒拉住柜门。

    嘶

    温明珠愣了一下。

    似乎听到了衣服被撕裂的声音?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随着撕裂声越来越大,柜门终于被拉开了。

    “呼终于拉”温明月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瞪大了眼睛,见鬼似地望着柜子里面。

    “怎么了,什么”温明珠的话还没有说完,见到柜子里的"东西"也如同温明月一般,瞪大了眼睛,见鬼似的。

    “他!”温明月只吼出一个字,便被身旁的温明珠捂住了嘴巴。

    “嘘先别说话”

    柜子里让姐妹两觉得见鬼的,正是一个躺着的男子。

    这男子并未穿外衣,身上的衣服也被划破了几处,发丝胡乱地贴在额头,衣服的破损处有丝丝血色渗出来,斜躺在大衣柜中,看起来格外地狼狈。然而,起伏的胸膛显示这并不是一具尸体。

    温明珠皱着眉,上前推了推他的身子,可他并未醒来。

    怪不得这柜子打不开呢

    温明珠的眼睛滑过柜子的内侧,发现这内侧被这男子用自己的外衣锁了起来,在他的脚边还发现了一把剑,只怕也是这人的。

    “姐,你觉不觉得这人怪眼熟的?”这会儿子,温明月的瞌睡也被吓醒了,见到柜子里的人倒没有害怕,反而凑近了把这人的头发撩起来细细查看。

    经她这么一说,温明珠也凑上去看。

    “恩是觉得在哪儿见过”温明珠摸着下巴在脑子里搜寻这人的身影。

    “哦!!”片刻之后,温明月突然跳了起来。

    温明珠被她吓了一跳,“干嘛!”

    “就是那个!那个!”温明月扒拉着姐姐的胳膊,到嘴的话,不知道怎么说出来。

    “哪个?”温明珠挑挑眉毛看着她。

    “就是就是打温明博的那个!”

    终于找到形容词了

    “恩?”温明珠脑子里面一闪,似乎也想起了小妹说的那个人,便又凑近这柜子里的人,撩开他的头发仔细看了看。

    稍许之后。

    “恩还真是那个人”

    “那怎么办?”温明月皱着一张脸,向姐姐问道。

    这人虽身上带伤,可这伤看起来似乎又不至于严重到置他于昏迷的地步,他看起来更像是被下了药。

    温明珠看着这柜子中的人也很为难。

    这人很明显,会给自己一行人带来麻烦,可要直接把他扔出去,又有些不忍心。毕竟这人似乎也不是一个坏人,若是直接扔到外面去,若是他仇家找来了,只怕是会害了他。

    思考了一会儿,温明珠决定,还是不把他扔出去。

    “我们”

    “来啊!去几个人到楼上去给老子一间一间地搜!”

    正当温明珠准备说话的时候,楼下传来一阵嘶吼,打断了她的话,却也让姐妹两瞬间慌乱起来。

    温明月咻地一下,飞奔到门口,打开一条门缝,扒拉在门外面仔细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只见客栈的大堂里突然闯进来一群凶神恶煞的人。领头的是个长得斯文中年人,手里把玩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虽看起来无害,却无端给人一种阴险的感觉。而他身边的其他人却都是长得满脸横肉,离他最近的一个人,还瞎了一只眼,开口说话的,正是这瞎了眼的人。

    “哟,九爷,什么风儿把你们给吹来了?今儿这是?”客栈的掌柜见这一群人涌进来,心叫不好,却依旧硬着头皮堆着笑脸迎上去。

    被叫九爷的人撇了掌柜一眼,没有说话。

    “去去去,少套近乎。”看了自家大哥的脸色,九爷身边的独眼怕这掌柜招惹到他,便出声驱赶。

    可这掌柜的却并没有离开。

    总要弄清楚这伙人是要干什么的吧。

    “九爷,我这做的是正经买卖,你们这是”掌柜陪着笑脸问道。

    九爷这回倒是正眼看他了。

    “掌柜的,你们今天晚上,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白衣服的年轻小哥进来过?”

    掌柜的闻言,认真想了一会儿。

    今日的年轻小哥进来的不少,但穿白衣服的倒是真的没有。

    “九爷,今晚没有穿白衣的年轻小哥来住店的。”掌柜陪着笑脸回道。

    “嗬!你这老头儿还不老实!我们来的时候,可有人亲眼看见了,有个穿白衣服的男子进了你的客栈,你还狡辩!只怕你这老小子要挨一顿收拾才吐得出实话!”说着,独眼便招了几个小弟,准备上前揍这掌柜。

    掌柜的被吓得一哆嗦,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我怎么敢欺骗九爷!小老儿今晚是真没有看到有什么白衣服的小哥进来过!二勇!你看见没有!”

    被点名的正是这客栈的小二。

    小二突然被喊了名字,吓了一跳,忙道:“没有没有!我一直在厨房里烧水,没有看到什么白衣服的小哥!”

    独眼不信,挽着袖子就准备上前。

    九爷见此,却制止了他。

    “独眼,算了,带几个兄弟好好上去找一下就行,不要难为这掌柜了。”

    独眼闻言,这才退下,又招呼了几个人上楼去找人。

    只是今日节日里,住店的人格外多,几乎每个房间都住满了人,这九爷的人上去一间一间找,闹得这客栈鸡飞狗跳的。可这时间已经很晚了,也并非每个房间都允许他们进去翻看,吵闹声震天,有的客人强硬的,便与这些人在门口僵持着。

    房间里的温家姐妹听着下面的人谈话,直觉地认为,下面这群人找的就是这柜子里的人,这人穿的可不就是白色的长袍吗!

    “快快!把柜子给关好!一会儿千万不能让他们这些人进来!”温明珠赶紧奔过去,把地上细碎的白色碎布扔进衣柜里,用桌子上的锁把柜子锁住,再将钥匙拧下来,扔进床底下。

    期间,温明月还踢倒了一根凳子,发出哐当的一声,惊起正在洗澡的春娟的注意。

    “明月,明珠,怎么了?”春娟问道。

    温明珠她们来时,可定了一间上房,想着三个人住,没道理要委屈了自己。因此这间房间倒是格外地大,洗澡的地方还专门弄了一个隔间。

    “啊?春娟姐姐,没什么,我不小心踢倒了一根凳子!”温明月闻言回道。

    听见不是什么大事,春娟也没再回话。

    正在两姐妹松了一口气时,门外响起了一阵拍门的声音。

    啪啪啪

    “里面的人快开门!”

    瞬间,松下的气,又提了起来。

    温明珠姐妹两深吸了一口气,对视了一眼,同时站起身来,调整了一下表情,装作不耐烦的样子,打开了房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