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七夕七夕9
    “来!上朱果!”老丁在台上一吆喝,就见高台对面的空地上,凭空出现了几个壮汉搬出几大框朱果来。

    见对面的工作已经准备完成了,老丁满意地点点头,又忽得大力拍响双手,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啪啪啪!

    “来了来了!大家听好了啊!带小孩的把小孩子放在一边!身子弱的男子和姑娘们也到一边去站着啊!有意愿参加的人,都站到右边去!”老丁一边拍着手,一边高声地吆喝着,一直重复着嘴上的话。

    而台下的人倒也有自知之明,自动地分为了两边,而参加的人,大多数是男子,有少量的女子,却也是身材比较壮实的妇女。

    温明月听见了老丁的话,摩拳擦掌地要去一展身手。

    “姐!姐!我也去参加,你帮我把东西拿着!”兴奋的温明月把头上戴着的花环和身上背着的布包取下来交给身旁的姐姐说道。

    春娟见她如此,摇摇头不赞同地说道:“明月,你还这么小,你看那边都是些成年男子,会伤着你的!”

    闻言,温明月猛地甩头,笃定道:“不会的不会的,我会小心的,他们伤不到我!”

    温明珠倒是很放松。

    “你去吧,记得小心点”

    小心点不要伤着别人

    小妹这些天不知道是不是吃得太好的原因,身子没见长,可那力气却是成倍地在涨,饭量也更大了在家时,她要疯起来,得温父与温明阳两人合力才能控制住她,这还是她顾及两人的身份,不敢对两人动手的状态

    也亏得她不是真的小孩子,懂得控制自己的力道,要不然,这可真让人头大。

    不过这个事情,春娟自是不知道的,对温明珠的决定,是满心的不赞同,而对着温明月,流露的则是担心。

    “那大家站好了!咱们的活动,马上就开”

    “等一等!”

    在老丁准备宣布开始的时候,远处的一声尖细的女声传来,打断了老丁即将出口的话。

    众人随着声音去寻找来源,入眼的却不止一个人,可是好大一群人!这群人里面多是成年男子,领头的却是一个满脸倨傲的年轻公子哥。

    再一看那公子哥后面有些臃肿的身影。

    嗬!这出声的不就是台上那李璃的丫鬟红秀吗!?

    “我去!这李家姑娘的算盘打得也太响了吧!简直是当我们这些人不存在啊!他们家是所有人都来了吧!”

    “那还能怎么样?人家有钱有人,这王雨儿今年怕是拿不到这凌波仙子了。”

    见着来人,台下的众人皆是议论纷纷,原来这领头的公子哥不是别人,正是李璃的弟弟,李全安。

    “都让开!让开!别挤着我们公子了!”

    李全安身边的小厮高声呼喊着,用手推着周围人,给自己的主子开路。

    而周边被小厮大力推开的人,却是敢怒不敢言,只敢低声咒骂着这推人的小厮。

    “来来,少爷,您过来。”小厮一回头对着李全安便变了个脸色,满脸的谄媚。

    李全安恩了一声,也不看那小厮,背着手径直走到台下离自家姐姐最近的地方,满脸傲慢道:“姐,你等着,今晚上我一定帮你拿到这凌波仙子!”说完,还蔑视地看了一眼台上的王雨儿。

    待李全安走之后,王雨儿偏头看向身边的李璃,满眼的嘲讽,“李璃,你为了这名头,还真是脸都不要了。就这样得来的第一,有意义吗?”

    李璃冷笑了一声,“那又如何?有没有意义跟你有什么干系?我只知道,今晚,你王雨儿注定赢不了!”说完,便側过身子,不再看身边的人。

    王雨儿听着她的话,心里堵得难受,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今年的凌波仙子非自己莫属了,可李璃这人好生不要脸,竟用这种方法来截去了这第一!

    怎么办不甘心可现在去府里叫堂兄他们已经来不及了

    王雨儿的头低着,嘴唇快要被自己咬破了。

    而旁的李璃看着王雨儿如此,一直阴郁的心情终于是好转了。

    “喂!李少爷这样做不妥吧!这不明摆着作弊吗?!”终是有人看不惯李家人的作风,对着老丁提出了抗议。

    此话一出,引起了一片赞同声,在台上低着头的王雨儿闻言也抬起头来,一脸期待地望着老丁。

    这话其实也是老丁的心里话,可他只是这场乞巧会的主持,并不是裁判或者说是主办方,这也不是他能决定的。

    “喂!你说话注意点!怎么就算作弊了!?就许你们来抢!还不能让我们自己抢了?我们家小姐才华出众又美貌无双!自家人支持自家人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事了?”红秀闻言立即跳脚,指着说话的人尖声骂道。

    那出声的人也不是什么善茬,怒道:“这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不要脸就是不要脸,没本事赢别人就净出些阴招!还仙子?我呸!怪不得都说这李家的姑娘攀高踩低不是什么好东西,今日我袁善可算是见识到了这李姑娘的"风采"!”

    袁善的话一出,瞬间引起了台下人的阵阵议论声。

    “你听说了前一段时间,李璃硬逼着王家人退婚的事儿了吗?据说那被退婚的人可是这王雨儿的堂兄叫什么来着”说话的人挠着脑袋,一时间竟也想不起那人叫什么名字。

    与他对话的人提醒道:“你说的可是那王进?”

    “对对对!就是王进!”

    “他怎么了?王进那人我也见过,为人彬彬有礼,是个不错的人,怎么就退婚了?”

    说话的人却是啧啧两声,“周兄你整日只读圣贤书,哪里知道外头这些流言啊”接着便吧啦吧啦一大段,讲这王李两家的恩怨说给身边的人听。

    当然了,这听见的可不止这位姓周的男子,周围的听众传来阵阵唏嘘声,看李璃的眼神更加鄙夷了。

    这可戳了李璃的痛楚,刚刚才好起来的心情瞬间又沉下去了。

    台下的众人分成了两拨,一边是李家人,一边是以袁善为首的人,两方吵吵闹闹,争得不可开交。

    台上的老丁见此也是无奈,只得大声道:“别吵了别吵了!给老丁一个面子好不好?这事儿也不是我老丁能决定的,我得去问问后面的裁判!”

    老丁的话说了几遍,争吵的众人才停下来。

    见此,老丁是舒了一口气,赶紧跑到后台去问主办方的意见。

    台下的人互相瞪着,谁也不让谁,却都耐着性子等着老丁的说法。

    待空气中的火药味又要一触即发的时候,老丁终于是出了后台。

    “咳咳!经过几位老板的商量认为,李姑娘她们没有违反规定”

    此话一出,台下的李家人立即欢呼起来,挑衅地看着对面的人,而袁善他们则是被气得够呛。

    “如此明显的作弊手段!怎么就能说没有违反规定?”袁善怒道。

    可老丁也很为难啊,这规矩就只是抢朱果而已,也没做什么条条框框的束缚,往年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就算是有几个家属来帮自家人投票,也不会弄出这样的事情

    “我说这袁公子!你也别难为我了,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这赶紧开始好不好?这时间”老丁面带为难地看着袁善,眼神有些哀求。

    “可”袁善还要说话,却被身边的人拉住,对他摇摇头,他这才不甘心地闭口。

    见袁善不说话了,老丁这才松了一口气,强打起精神来,对着台下的人大声说道:“来来,咱们比赛的最后关头马上开始了!大家都站好站好!”

    随后,台下的人又重新组成队形,站在朱果的对面,只是这次,抢朱果的人群,却是多了好大一部分,还都是服饰统一的强壮男子和妇人。

    “预备!”

    “开始!”

    老丁的信号一出,抢朱果的人立即蜂拥而去!不过令人气愤的是,李家的人均是抱团而走,硬是将其他的人隔开在后面,气得众人大骂。

    这被隔开的一群人,恰好就有温明月和袁善一众人。

    袁善几人虽说也是身材高大的男子,可李家人多势众,出手也不讲轻重,不止推开了袁善他们,还强行推开了一些妇女和男子在地,袁善几人也是读书人,自是不能踩着被推开的人过去,只好躬身扶起在地上的人,可这一扶,李家人便走远了,偌大的广场,已经都跑了三分之一了。

    袁善被气得发抖,“呸!不要脸!!”

    正咒骂着,却见身边一个小女孩路过,像个火箭炮一样冲过去。袁善手快,立即拉住这小女孩的衣领,整个身子都被带出去几步。

    “喂!小姑娘,你个小孩子跑这边来干什么!?你家大人呢!?”

    被拉住的正是温明月,她也不算是被隔开的,她是本来就站在人群的后面,才会这个时候跑出来。

    温明月被拉住衣领,不满地回头,“干什么啊!我姐姐已经同意我过来了!放开放开!我还得给雨儿姐姐抢票呢!”说着,便伸手掰开袁善扯住自己衣领的手,又像个火箭炮一样冲出去,那速度是越来越快!

    袁善本是觉得小孩子在这场上不安全,想把这小姑娘给送出去,正想开口教育她两句,却没想到自己的话还没出口,这手中的小姑娘又窜出去了

    是自己的力气太小吗??这小姑娘的手一扯,就

    袁善有些疑惑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感觉自己刚才出现了幻觉?

    正当袁善发呆的时候,身边的朋友却忽然惊奇地拍着他的肩膀大叫道:“袁善袁善!!你快看那边!!”

    被朋友惊回神的袁善疑惑地抬头,却见到了让他难忘的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