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七夕七夕8
    台上正表演着吹火球的杂技,待表演者休息的时候,老丁上台,在他耳边密语了几句,表演的年轻人会意,对着台下的众人抱拳,随后便退回了后台,只留老丁一人在台上。

    “让大家等久了,两位姑娘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就由王雨儿姑娘先为我们献上她的"彤霞"。老丁说完,也不再废话,直接下了台,随后便从后台涌出奏乐的乐师。

    乐师们上台之后互相对视,随后便奏响了手中的乐器,首先响起的就是鼓声。

    鼓手微眯着眼,用手拍响着鼓的边缘,声音不大,却仿佛敲在在场人的心间,众人的心,也仿佛是跟着这鼓声一下一下地跳动,却是难得的平静。

    而随后,王雨儿便踩着这鼓声从后台出场。

    服饰的颜色延续了她一贯的红,只是这套衣服使用的却不是大红之色,颜色更偏暗,介于酒红与正红之间。头上戴着金丝勾边的细纹披纱,身上的衣服仿佛是改造了胡人女子的装束,突出了王雨儿玲珑有致的身材,但实际上却是一点肉没漏。

    脚上踩着勾勒了金丝的绣花鞋,踝上,手上与腰间都系着铃铛,也不知王雨儿是怎样处理这铃铛的响声,这响起来竟然没有丝毫嘈杂,很是悦耳。

    这奇妙的出场当然是惊艳了在场的众人,在这台上,王雨儿便是那最美的花。就算随她出场的伴舞众多,却也丝毫没有减损她的光彩。

    待众人都准备好了之后,王雨儿的手一挥,音乐突然就换了一个风格,瞬间由空灵变为了热烈的音调,场上的气氛,忽地就燃了起来!

    燥热的空气似乎也为点燃人们的激情增添了一把火。

    随着乐师们的卖力奏乐和王雨儿如精灵般的舞姿,无论是台上和台下,人们都像疯了一样,在尽力地舞蹈,就连那七老八十的老太都不忘挥着手中的篮子为台上的人加油。

    全场的人几乎都沉浸在这场盛宴之中,只除了一个人,那就是李璃。

    李璃的脸色几乎是铁青的。

    她为了更加贴近这凌波仙子的名号,准备的也是空灵的长袖舞,要的就是意境。可如今这王雨儿将看台上的人心神都带得如此浮躁,一会儿还如何静得下心来看自己跳舞!早知道就第一个出场了!怪不得那王雨儿当时脸上一抹怪笑。

    李璃脸上净是对王雨儿的愤恨,手上的帕子被她的指甲刮得嘶嘶作响。

    站在她身旁的红秀见此,便凑到她身旁愤愤道:“哼,这王雨儿可真不要脸,竟跳这样有伤风化的舞蹈!她哪儿比得上小姐您!小姐您才是真正的凌波仙子,您一定会赢的!到时候看她们还怎么嘚瑟!”

    听着自家丫鬟的话,李璃的脸色才变得好看一点,可心里依旧不踏实,低着头,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会儿之后,李璃抬起头,脸上挂着冷笑,用手勾勒了几下,示意红秀将耳朵凑过来。

    红秀会意,侧脸贴上去听自家小姐的耳语。

    “你明白了吗?让少爷快些过来!”说完之后,李璃对红秀嘱咐道。

    那红秀听完后一脸的得意,眼中满是兴奋,“我知道了小姐!小姐你就放心吧!有少爷在,您一定会赢的!”

    红秀说完,便跑了,临走时,一再保证会完成好自家小姐交代的事情。

    李璃目送丫鬟跑走之后,面向着台上正在跳舞的王雨儿,脸上的神色阴狠,咬牙道:“王雨儿,你注定要输给我!”

    而李璃所做的事情,台上的王雨儿自然不知。

    随着最后一声乐响,王雨儿的身姿在堆成花状的舞者中间绽放,这场舞蹈才最终结束,随后便是雷鸣般的掌声,众人还有些意犹未尽。

    随后,王雨儿俏皮地对着台下眨了眨眼睛,才退出舞台。走时,也不知道带走了多少年轻人的心。

    之后上台的便是老丁。

    “咳咳!”老丁上台,见台下的人心神依旧沉浸在王雨儿身上,便故意咳了咳,召回众人的心神。

    “行了行了啊,人姑娘都已经走了,你们这些人快收收自己的口水!都快掉地上了!”见台前的几个年轻人依旧没有回神,老丁便出口调笑道。

    而台前的几个男子脸色刷地一下便红了,见周围人看他们的眼神,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咱们看完了这王姑娘的曼妙的舞姿,接下来啊,就让我们来欣赏这李姑娘为咱们带来的一曲"长袖惊鸿"!那李姑娘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呢!?”老丁说话时音调起伏着,是尽力想带动起在场众人的期待,可看现场的状态,效果好似不佳。台下的人声音嘈杂,几乎都在讨论刚才的热烈,音量都快盖过了老丁的声音。

    台下这个样子,超出了老丁的控制,可也不能不让下一个人上来吧,老丁摇摇头,径直下了台,将后面的场地留给要上台表演的人。

    同样的,先上场的依旧是乐师们,李璃与王雨儿的出场方式都差不多,只是王雨儿身着的是红色,而李璃却是飘逸的白色。

    纯白的长袖舞衣,及臀的长发与头上的飞羽发饰搭配,衬得李璃似真正的仙女一般。

    飘逸的舞姿与空灵的音乐混合,这场景,倒是真真地符合凌波仙子这一名头。

    只是,这舞若是放在首位,必定取得非同凡响的惊艳效果,而王雨儿的舞,或许就会显得有些俗套。可这世上没有如果,表演的顺序是由抽签决定的,那时候,似乎连老天爷都站在王雨儿的一边。

    “啧啧,美则美诶,可我怎么就觉得软绵绵的?以前看这舞好像也没这种感觉啊?”台前的一位年轻公子哥儿轻摇着手上的折扇啧啧叹道。

    而他身边的同伴闻言却道:“我不觉得啊,你看啊,这舞步轻盈,身姿曼妙,浑身都是仙味儿!这不正好符合那凌波仙子的名号吗?”一边说,一边用手对着李璃比划着。

    这话,倒是引得说话的男子频频点头。

    “诶,你说这李姑娘是不是前年也跳了个差不多的啊?”正点头的男子忽地一拍脑袋,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身旁的年轻男子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一会儿,“你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似乎还真是这样!”

    说着,两人对视了一眼,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

    “啧啧,这得亏了这去年没有跳舞这一项了,你说这要是有了,那她是不是还得跳个一样的啊?”

    “嘿,那可就奇了,这李璃,就凭着这一支舞,就得通吃三届啊!”

    此话一出,周围的众人看着台上正在跳舞的李璃眼神都有些古怪。

    因他们是站在台前说话,也并未刻意放低音量,再加上李璃是独舞,这些人说的话,她是一字不漏地听进了耳朵。

    台上的人面色有些难看,一没注意,便踩错了几个舞步。

    这舞步错了,寻常人是看不出来,可懂行的姑娘们却是皱起了眉头。

    “要说这跳舞的底子啊,这王姑娘还真不及台上的人可你看这李姑娘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居然还踩错了步子!还真是可惜了这支舞。”台下的一女子有些惋惜地说道。

    这话自然也一字不落地被李璃给听到了,脸色是越来越难看,硬是借着一个回旋的舞步,瞪了那说话的女子一眼。

    可这一眼,却被那一片人见着了,顿时引起了一片议论声,许多人开始对李璃心生不满,最甚者,当属那被瞪的人。

    这一支舞下来,李璃是着实跳得煎熬,好不容易结束了,台下的掌声却是稀稀拉拉的,更多的则是议论声。

    老丁怕李璃一个人站在上面尴尬,便好心地提早了上台的时间,想着自己上去说上一通,怕是这场面会好看一些。

    只是,他这一番好意,李璃却是没有理解到。

    李璃见老丁未等她下台便上来了,觉得自己受到了区别对待,被对方看不起了,因此看向老丁的眼神便带了刺,这可惹得老丁是莫名其妙。

    这姑娘是怎么回事?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

    老丁心里念叨着,脸上却还是挂着笑容。

    “咱们李姑娘的舞姿,那可真是精妙绝伦,堪称世上一绝啊!真不愧是蝉联了两届凌波仙子的实力人选啊”老丁一上台就对着李璃一通夸奖,本以为会缓解一下这尴尬的气氛,哪知道台下的人对他有回应的却是寥寥无几,这让老丁也有些无奈。

    尬夸了一通,见台下的人反应依旧不佳,老丁就放弃了救场,直接进入了最后一个阶段。

    “算了算了,我看你们也懒得看我这老头子罗里吧嗦一大堆,下面我们就进入最后一个环节吧!”

    这话一出,台下冷凝的气氛倒是有松动的现象。

    老丁的话一说完,后台便有人搬上了两个插满鲜花的编制框,而王雨儿与李璃也换下了衣服重新出场。

    可两人身着的服饰也特别有意思,引得台下的人议论纷纷。

    王雨儿身着鲜红衣裙,头上戴着温明珠她们送的橙红花环,神色飞扬,整个人看起来鲜活有活力,几乎吸引了台下大半人的目光。

    而李璃虽说是身着白色衣裙,头戴浅黄色的花环,看起来整个人飘飘欲仙,浑身冒着仙气。可站在王雨儿身边,却显得有些太素。

    这一红一白,看着就像水火一样,倒是成了两人关系的真实写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