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七夕七夕7
    三人去了预定的客栈,放下东西,便准备去看今晚的乞巧会。这会儿的时间有些晚了,乞巧会估摸着已经开始了好大一会儿了,三人急急忙忙地将换下的衣服扔到床上,就出了门。

    温明月走在最后一个,正关上门准备走,却听见房间里面一声杂音,便准备打开门看看。

    “明月,你在干什么呢?再不去乞巧会就要完了!我们可先走了哦!”见小妹一直没下来,温明珠便上了楼去催促。

    而听见叫喊声,温明月推开房门的手顿住,而后又将门重新关紧。

    算了,应该是耗子什么的吧,等回来再抓。

    温明月想着,甩甩头,蹦蹦跳跳大步地往前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对着姐姐喊,“来了来了!等我啊!”

    等三人急急忙忙跑到乞巧会的地点时,乞巧会已经进行了一半了。

    “哇,明月你看你磨磨唧唧的,这乞巧会都过了一半了!”匆忙跑到了地点,温明珠拧住小妹的两颊调侃道。

    本来三人是可以早一点来的,可温明月臭美,愣是把带来的衣服换了个遍才挑出自己要穿的衣服。不过她花的时间倒是值得的,粉色的衣裙配上淡黄色的布包,加上头上戴着的花环,看着整个人粉粉的,十足的软萝莉。

    温明月挣开自家姐姐的两只爪子,梗着脖子嚷道:“那不是为了站在你们身边不给你们丢份吗!?”说着还有些气鼓鼓的。

    本来这温明月平日里也是个糙汉子类型的,不怎么在意穿着,今日带来的这些衣物还是温明珠给她挑的。

    可今日温明珠和春娟两人都认真地打扮了自己,虽说身上不是什么绫罗绸缎,可两人本身的底子就不错,稍微梳洗一下,都会让人眼前一亮。

    这下子温明月心里就有些小别扭了,虽说脸上是白白嫩嫩的,可身上却是穿习惯了的灰布衣,站她两身边显得跟个小丫鬟一样,这才花了许多时间,央着她姐姐为她梳妆打扮。

    “啧啧,小丫头这也学会臭美了啊!?”温明珠微微弯下腰笑道。

    闻言,温明月对着自家姐姐翻了个白眼,不理她。

    这乞巧会是水镇一年一度的盛事,这热闹的场景都快赶上过年了。

    每年的乞巧会都会有许多女子参加,比试才华。年年比试的类别都不一样,去年是琴艺,棋艺和女工,而今年的项目,分别是诗词,绘画和舞姿。最终获胜的女子,将会得到一百两现银和一副珠宝头面。

    这对许多姑娘来说,银钱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这第一名的特殊性,这第一名有个凌波仙子的名头,若是拿到了这个名头,风光不说,更重要的是为自己以后挑选良人,增添筹码。

    水镇的人普遍认为,拥有这个称号的姑娘都是多才多艺的贤良女子,若是哪家娶到这女子,会给自家带来好运。

    温明珠她们这会儿来得是真的有些晚了,乞巧会的两关都已经比完了,就只剩下这最后一关了。

    这舞姿比试的评判标准倒也稀奇。

    等晋级的女子表演完之后,由在场的所有人抢夺现场的朱果,将抢得的朱果投入自己心目中仙子面前的编织篮里面,最后获得朱果最多的人,便是今年的凌波仙子。

    最后晋级的人只有两人,如今是哪两人晋级,还没有宣布。

    等了一会儿,现场的人群渐渐躁动起来,温明珠三人也随着人群所指的高台上眺望,只见一个个俏丽的姑娘纷纷走上台,这其中,赫然就有王雨儿与李璃,两人上台之前还进行了一番眼神对战,暗暗较劲。

    温明月见着了自己熟悉的人,兴奋地跳起来与台上的人打招呼,叫喊道:“这儿!这儿!雨儿姐姐!”

    正在与李璃较劲的王雨儿听见了台下的叫喊声,对着李璃哼了一声,便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不一会儿就看见了在台下蹦蹦跳跳的温明月,笑眯了眼睛与温明月挥手打招呼。

    同样的,李璃也见着了台下的人,脸上不屑地哼了一声。

    温明月见台上的人听见了自己的叫喊,便停下了蹦跶,对着王雨儿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而王雨儿虽说是不明白这个动作的含义,却也认真地对台下的小姑娘点了下头。

    “接下来,就要宣布晋级的姑娘啦,大家期不期待!”等台上的姑娘都站立之后,从后台出来一个脸上带笑,身材微胖的主持人高声地说道。

    台下的人也很给面子,皆是齐声道:“期待!!”

    “那我老丁也不卖关子了,就直接说了啊!最后晋级的两人,分别是”

    老丁的声音忽然压低,故意停顿了一下,吊起了现场人的兴趣,而台下的人也难得的安静,皆是屏住呼吸,等着老丁宣布晋级的人。

    “就是李璃!李姑娘!”老丁见气氛差不多了,终于说出了压了许久的名字。

    台下静默了一秒,而后现场响起剧烈的掌声,而在台下的红秀忽然跳了起来,大声喊道:“小姐真厉害!!”

    台上的李璃仿佛对自己晋级的结果毫不意外,挑衅地看了身边的王雨儿一眼,斯条慢理地走到台前施了一礼。

    王雨儿见此,自是翻了个白眼。

    “我说老丁,还有一个呢?你别老吊我们胃口啊!”台下的人见老丁迟迟不肯开口,便出言提醒。

    “嘿嘿嘿,小伙子,你急什么?难道是你的心上人就在台上!?”老丁被催促也没有立刻宣布结果,反而出言调侃起说话的年轻人,满眼的笑意。

    此言一出,周围皆是哄笑,小伙子的脸羞得通红,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的,“你你你别瞎说!你说你的就是了,你管我呢!”说着,还偷偷抬眼看了一眼台上的一位白衣女子。

    那女子显然与这年轻人是认识的,此刻在台上也是羞得满脸通红。

    “行了行了,你们这些年轻人有什么话私下悄悄说啊,这会儿老丁得办正事儿了!”老丁笑道,随后将话题拉回,“这还有一位晋级的姑娘是谁呢!?”

    台下的众人皆是静默,等着老丁宣布。

    “她就是!王雨儿姑娘!”

    台下的人一听,皆是掌声,有好事的年轻人还当场吹起了口哨,这隐隐看着,王雨儿受欢迎的程度,竟是高于李璃。

    这李璃已经是两届的凌波仙子获得者了,这些观众对她也是眼熟,如今出来个与她抗争的王雨儿,台下的人看得更兴奋了。

    只是李璃一听王雨儿的名字出来,脸上的笑容忽得变得十分僵硬。

    王雨儿倒是心情好地上前站在李璃旁边,落落大方地与台下的人挥手,还抽空对着温明月等人站的地方挤挤眼,让台下的温明月好是兴奋,感觉就像她自己晋级了一样,惹得身边的温明珠与春娟很是好笑。

    “没有晋级的姑娘们也不要灰心,咱们明年再来参加啊!等这两位姑娘都嫁出去了,咱们也没那么多强劲的竞争对手了哈!”见现场的气氛热烈,老丁也没忘记安慰台上那些有些失落的姑娘,出口调笑道。

    老丁的一席话,让台上没有选中的姑娘们有些哭笑不得,有些大胆的姑娘笑骂他老不修。

    等台上参选的姑娘们都下场之后,老丁便道:“大伙儿都等一等啊,这王姑娘和李姑娘要下场准备准备,我们在场的各位老板们为大家准备了一些小节目,现在就给大家放上来!”

    随后,老丁便退下了台,将台子让给了那些表演节目的艺人。

    “来咯来咯!为心爱的仙子们下注咯!最低十文最高五两!来来来!下注咯下注咯!”

    场上的节目表演得火热,而场下的一角,有开赌局的下注手高声吆喝着,吸引了不少人过去。

    这乞巧赌局也是水镇的一大活动,是赞助这场活动的老板们开的,因着只是娱乐,所以限定了每人只能最高只能下五两银子。

    温明月听见赌局的吆喝声,拉着自家姐姐从人群中挤出来。

    “姐!姐!!走走走,我们也去下注!我们全押雨儿姐姐,一定会赢的!”温明珠本来正兴趣高昂地在台下看节目,猛地被小妹一拉,差点摔了个大跟头。

    “诶诶,你慢点!慢点!春娟!快跟上!这里!”被小妹拖着走的温明珠还不忘对着身后的春娟喊道。

    三人挤了半天才终于挤进了赌局周围。

    “姐!我们下十两银子好不好啊!?你下五两,春娟姐姐下五两!”好不容易挤进去的温明月对着姐姐撒娇道。

    这赌局是不允许像温明月这样的小孩子参加的,得温明珠她们这样大的才行,虽然她两的实际年龄也大不了多少,可至少看着是及弈的女子,因此,就算温明月有钱,也参加不了这赌局。

    温明珠闻言拧了一下小妹的脸,“这个啊,我可做不了主,你得问你春娟姐姐才行。”

    温明珠倒是无所谓,只要小妹高兴就行,可这钱拿回去得平分的,里面还有春娟的一份,自然不能光由温家两姐妹决定。

    闻言,温明月又希冀地看向春娟,那眼神,可怜兮兮的,让春娟招架不住。

    “诶,你可别这样看我,心都给你看化了,下吧下吧。”想是周围气氛的影响,一向对钱财有些保守的春娟竟也同意了温明月的请求。

    “耶!”得到两位监护人同意的温明月简直要跳起来了,从身旁姐姐的手上拿了十两银子,递给了正在下注的人。

    现在的赔率也不高,可买李璃赢的人还是更多的一些,毕竟是蝉联两届凌波仙子的人,买王雨儿的赔率是一赔二。

    下注的人接过银子,倒是很惊讶地看了温明月一眼。

    这还真是人不可貌相,看着这两姑娘也不像是多富贵的人家,谁料到这给小孩子玩儿,出手竟这样大方,十两银子,这也不是小数目啊。

    不过想归想,下注人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满带笑意地将手上的条子递给温明月。

    “小姑娘拿好啊,一会儿完了之后,就凭这条子来换银子的,可别弄丢了!”这下注手见温明月长得可爱,想到了自家的女儿,对温明月倒是格外温柔。

    温明月听了,礼貌地道了声谢谢,满脸严肃地将条子接下。那模样,倒是引得周围的人发出善意的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