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选定人1
    王氏来拿过钱之后,温父温母带着家里的几个孩子去探望过温明博几次,给他拿了些补品过去,去的时候,见温明博虽说是躺在床上,但是人却是清醒着的,只是状态有些萎靡。

    不过,对温明博来说,这次被打,带来的还不止是身上的疼痛。

    据温二叔说,温明博这次被打,腿上怕是被伤到了筋骨。那大夫说了,温明博这伤就算是养得再好,这以后走路,都得有些毛病,说直接了,温明博这以后是落下了轻微的残疾。

    温二叔他们听了自是难受,这消息温明博还不知道,若是知道了,只怕又是一阵打击。

    不过托温明博受伤的福,温家与温二伯家的关系,这段时间倒是缓和不少,连温明月都对王氏她们没那么抵触了,似乎是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这天,王氏又来了温家,因为常常走动的关系,温家兄妹几个也没那么抵触她了。不过王氏今日来,似乎不像是来唠嗑的。

    “大哥大嫂你们看,我们家除了那几亩地,也没什么营生,如今我们家因为小博的病,也借了不少的钱”王氏到了温家之后,客套了几句话,便开始了自己到这里来的正题了。

    这秀才家卖糕点赚了这么多钱,竟然一直没提过要带自己家发财!可不能便宜了他们。

    王氏如此想着,脸上却是愁眉苦脸,可怜兮兮的。

    只是,她却是没有想过,自己儿子受伤的时候是谁在困难中拉了他们一把。

    见这弟媳又开始打着自家的主意,温母心里有些不耐,可碍着关系,又不能直接撕破了脸皮,一时间气氛倒是有些尴尬。

    但是温父心里想的就不一样了,他见王氏面色愁苦,自己弟弟家里又确实最近出了大事,便思量着,让家里人带着弟弟一家一起做糕点。

    可是自己答应过妻子和孩子,不能让弟弟一家掺和进这一块儿,那该如何是好

    温父抬眼看了看坐在身边的温母,用眼神询问她。

    要不然,我们让弟弟他们跟我们一起做?

    温母偏头一撇,看懂了丈夫的意思,瞪了他一眼,温父瞬间便不说话了。

    算了算了,这事儿自己也没沾手,不好让明珠她们白白付出以后若是有机会,再补贴他们一家一些现银好了

    温父独自在一边为弟弟一家思量着。

    只是,这样的场面,王氏却是认为,温家不想帮自己家,心里恼火得很,却也不敢翻脸,毕竟现在自己还有求于人。况且,这哥哥扶持弟弟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凭什么这秀才家富了就想把自己家给丢下,门儿都没有!

    如此想着,王氏觉得更加理直气壮了。

    “大哥,你看,我们家现在都这个境况了,要不然,我把明语给送过来,跟大侄女儿和嫂子学学手艺呗,你看在我们两家亲戚的份儿上,就帮我们一把吧?你不帮我们,我们就真的过不下去了!”王氏心里把温家人给骂了个遍,说出的话却并没有客气。

    “弟媳这话说的,合着你们家过不下去就是我们的错不成?你们家为什么连个余钱都没有,你心里没点数吗?”温母见王氏的话说得可怜,自己丈夫就快要同意她的要求了,立马出声把她堵回去。

    哼,她们家为什么到今天的境地,还不是因为她王氏。

    当年温父的父亲分财产的时候,本来家里的土地是应有温家一份儿的,要不是王氏在温父的父亲面前又哭又闹,还威胁众人,不把地给他们,她就要回娘家不再回来,这地也不会温家一块都没有!

    当时温父为了弟弟一家和谐,作出了退步,把土地都给了他们,本以为两家的关系就会维持下去,哪知道,当年闹饥荒的时候,这王氏一家,明明有余粮,却不愿意给他们一些,让当时还小的温明阳差点饿死!自此之后,温母就对王氏一家冷漠相对,再加上前一段时间,自己女儿因为他们出了事,温母就更不想理他们了,就前几天借钱给王氏的事情,温母都好几天都没理温父了。

    本来,有了土地和温二叔的劳力,他们一家应该还过得不错的。可是王氏这人自私,又偏袒自己娘家,家里有些银子,不是给自己置办东西,就是把钱拿去补贴娘家,导致本来条件应该不错的家庭,手里并没有什么存银,才会在突然而来的事故面前束手无策。

    这弟弟一家的情况,温父实际上并不是很清楚,再加上王氏一有机会,就在他面前装可怜,所以他倒是一直认为弟弟一家的条件不怎么好,还总是有机会就拿一些自己的私房钱给王氏,让她补贴家用。

    不过温母对他们一家的情况确实十分清楚,乡村里女人之间的话题,就是些各家琐碎的事情,温母与村子里妇人的关系都比较要好,了解的情况自然也就比温父多得多了。

    王氏听着温母的话,心里更加不高兴了。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合着家里遭难还是我的原因了?

    “大嫂,你这话说的,你们家现在富裕了,那就是看不上弟弟一家了呗,不带就不带咯,直说就好了,你们就算不带我们一家,我们自己也可以做些东西出来卖!”眼见着温父坐在对面没有说话,只怕自己今天的目的怕是要落空,王氏索性破罐子破摔,撕破了脸皮。

    “呵,你这话说的,平日里我们家补贴你们的东西还少了?做人可不能这样贪得无厌!你们家孩子出了事情,难道我们就坐以待毙了?我可不像有些人,良心不知道是怎么长的,对自己哥哥一家人的死活见死不救,还对着自己的亲侄女下毒手。”见王氏要撒泼了,温母立即站起来怼回去。

    只是温父听着妻子的话,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她。

    难道妻子知道自己一直补贴弟弟一家的事情?不对啊,自己明明做得很隐蔽的啊?

    温母撇了温父一眼,呵呵冷笑了一声。

    哼,家里的银钱和各自的私房钱自己心里都是有数的,不说出来,只是不想让丈夫尴尬而已,他还真以为自己不知道他做的事情。

    “那怎么了难道这不是应该的吗?你们大的扶持一下小的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再说了,小博可是你们的亲侄儿!他受了伤,你们难道不该拿些银钱出来治病?合着还想着把钱要回去不成?”王氏听温母的话,有心避重就轻,提都不提自己做过的事情,想要把借的钱给赖掉。

    温母闻言,气得牙痒痒。

    合着前一段时间说的话都是不作数的当时这王氏说的可是借钱!现在她这是打算赖账了?还真让明月给说对了,她儿子是回来了,可自家的钱却是打了水漂!谁家的钱不是辛苦挣来的,凭什么就让她白白得了去!

    “哼!你们家就嘚瑟吧!等你们家的烂饼子满大街的时候,看你们还嘚瑟个什么劲儿!”王氏幸灾乐祸地说着,表情甚是微妙。

    温母听着这话有些奇怪,心里有个不好的想法冒了出来。

    温父在一旁听着王氏越来越尖酸的话,终是忍不住了,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

    “王氏你给我滚出去!你这样不尊重长嫂,还有没有点德行!”说着,温父站起身来,竖着眉头用手指着门口。

    温父的一拍吓了王氏一跳,见温父发火了,赶紧跑出温家。

    出了温家的门,王氏朝着温家的方向啐了一口,嘀咕道:“哼!走就走你以为老娘稀罕呆你这破地方啊!”

    走了几步,王氏想起前几日在温家门口看见的情况,眼睛转了转,本来是往家去的,却是突然换了一个方向,往相反的地方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