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偶遇4
    “多谢李大哥了。”因为李茂将温家兄妹送回了水村,温明阳对着李茂施了一礼,感谢道。

    这个时候,温家的学生们都已经回了自己家,温父温母这会儿也不知道在哪儿,并没有在家里。

    李茂笑笑,“没关系的。”说着,眼神却悄悄看了看旁边整理衣物的温明珠。

    只是这一眼,在场的几人都没有注意到。

    李茂与程老板并不是普通的老板与伙计的关系,李茂是程老板的外甥。

    几年前程老板的妹妹一家病故,只留下李茂一个人,程老板本身无子,李茂的出现正好合了他的意,便过继到自己的名下,因为李茂年纪已大,程老板体谅他,便没让他改口叫父亲,只是让他在外叫老板,私下里依旧叫舅舅。

    李茂这些年跟着程老板学着做生意,学着人际,自认为自己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他之所以这么积极地对温家人,除了生意方面的原因之外,最重要的是,他看上了温家的女儿,也就是温明珠。然而,李茂的小算盘,温家人却是都不知道。

    “李大哥你等等,这会儿天色这么暗了,你回去估计吃饭也晚了些,我去给你拿些糕点在路上吃,将就着垫垫肚子。”见李茂这就准备走了,温明珠有些过意不去,便叫住他,打算给他带一些东西。

    李茂定定地看了温明珠一会儿,没有拒绝温明珠的好意,张口道:“那就谢谢明珠妹妹了。”

    只是,这一声明珠妹妹,倒是让在场的几人微微皱了眉头。

    温明珠也没说什么,转身便去了厨房拿糕点,包好了给李茂送去。

    “李大哥,今日谢谢你送我们回家。”温明珠将包好的糕点递给李茂,微微笑着向他道谢。

    李茂接过糕点,再次对着几人摇了摇头,看了眼温明珠,便准备赶着车离开。

    正当李茂赶着车走开没几步的时候,温父温母回来了,并且还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温二婶儿。

    朝温家兄妹过来的温父三人正好与赶车李茂擦肩而过,李茂赶着车也不方便再停下来了,只是在车上对着温父温母点头打招呼。

    温二婶儿见这驾车的人眼神闪了闪,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爹,娘,你们回来了,你们去哪儿了?我们回来都好一会儿了。”见父母回来,温明月直接扑到温母身边,抱住温母撒娇,却是完全忽略了温二婶儿,也没有打招呼的意思。

    温明月年纪小,还可以任性一下,但是温明阳与温明珠不可以这样,只是温二婶儿却是罕见地没有跳脚,这倒是让温家兄妹几个奇怪得很。

    “爹,娘,二婶儿。”温明珠与温明阳开口对着温父几人施礼打招呼。

    温母弹了小女儿一个脑崩儿,对着她道:“没礼貌,你没看见你二婶儿吗?还不给你二婶儿打招呼,你看看你姐姐他们。”

    虽然温母对王氏也不怎么感冒,可最基本的礼仪却是需要自家人遵守的。

    温明月闻言,这才不甘不愿地对着温二婶儿叫了一声。

    温二婶儿这次倒是没说什么,更是陪着笑脸道:“没事没事,孩子嘛”

    闻言,温家兄妹三个狐疑。

    二婶儿这是怎么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又在打什么主意

    如此想着,三个人倒是更加警惕了。

    只是温父温母像是并不意外,也没多说什么,领着众人去了屋里。

    兄妹三个面面相觑,满肚子疑问地跟在后面。

    进屋之后,温父对着温母使了一个眼色。温母会意,点点头,转身进了主卧室。

    屋子里面有些安静,温父闭着眼养神,没有说话,不过看表情,却是有些冷漠,隐隐地还有些怒意,这让温家兄妹三人有些不敢大声说话,而温二婶儿,不知道是不是她做了些什么惹到了温父,脑袋低着,也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不一会儿,温母便拿着一个布包过来,递给了温父。

    温父伸手接过温母递过来的东西,这才把眼睛睁开。

    “王氏,东西拿着,给小博补补身子,好生管教他!莫让他再出去生事!知道了吗?”温父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了温二婶儿之后,这才开口说话。

    温二婶儿在小辈面前被训斥了,自知是没脸,脸色也不太好看,不过,她现在是有求于人家,自然不可能傻到说什么尖酸刻薄的话。

    “我知道了,谢谢大哥。”温二婶儿脸色有些难看地对着温父挤出了句感谢的话。

    温父闭着眼点了点头,半晌没有说话。温二婶儿意识到了他的意思。

    “那大哥我先回去了照顾小博了”温二婶儿有些不自在地说道。

    待温父点头之后,她便赶紧拿着东西出了温家,速度之快。

    “娘你刚刚给了二婶儿什么啊?二婶儿到我们家来干什么?”等温二婶儿走后,温明月终于是忍不住闻出来了。

    温明珠与温明阳也疑惑地看着温父温母,等着他们解答。

    温母听见小女儿的问话,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告诉了他们原因。

    原来是温明博在镇上被人打了,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人事不省了,吓得温二叔一家人赶紧去找了大夫。

    找回来的大夫忙活了许久,终于是将温明博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不过命是差不多捡回来了,可这大夫救人的时候那珍贵的药材可是用了不少,这可是一大笔钱,况且还有后期的疗养费,这些都不是目前温二叔家能负担的。

    温二叔为难了,与那大夫商量着可不可以延一段时间再付钱,本以为那大夫看起来眼眉慈善,是个好说话的,可谁知道,那大夫见温二伯家的钱财不够,立马就翻脸了,在温二叔家里面撒泼,不肯走,这可急坏了温二叔。

    平日里因为温二婶儿那嘴,得罪了不少人,许多人都不肯借钱给他们,肯借的人家,自己家里也没多少余钱。实在是没地方借了,这才找到了温父他们。温母给温二婶儿的布包里面,装的就是银子。

    温明珠两姐妹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

    明明下午在街上的时候,温明博虽说是被打了,但是受的都是皮外伤,也还没到人事不省的地步吧?跑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怎么这才多久没看到,就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

    自然,下午的那公子哥虽说是出手教训了温明博那几人,可下手是有分寸的,并未伤到他们几个的根骨,本意只是让他们几个长长记性。温明博人事不省,是因为赌坊的人打的。

    那赌坊哪里是那么容易混迹的地方,那温明博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被人哄骗,笼络着进了赌坊,本以为是从此威风八面地过日子,哪知道,一次没有完成赌坊交代的事情,那赌坊便翻脸不认人,将几人骂得狗血淋头。温明博年轻气盛,顶撞了骂他们的人几句,结果,便被他们打成了这个样子。

    这是关系到自家侄子性命的事情,温父虽说是对温二叔一家人心里有疙瘩,却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为难他们,赶过去看了看温明博的情况,便让温二婶儿跟着到家里来拿了银子。

    温明月撇了撇嘴,“得了那温明博肯定是收回来了,可咱们家借出去的银子,肯定是收不回来了。”

    温父闻言,瞪了小女儿一眼,温明月性子来了,倒是也回了温父一记刀眼。

    站着的几人见这父母两又掐起来,均是无奈地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