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温家来人3
    “程老板久等了。”温父重新走进客屋,对程老板拱了拱手。

    “哪里的事,温先生您也太客气了。”

    “程老板,您提的事情,温某与家人商量过后,都认为此事可行。”

    这个答案在程老板的预料之中,并不意外。毕竟这件事情若是完成,可省了这温家许多麻烦事儿,傻子才会往外面推呢。

    “那便好,可程某有一个要求。”程老板看着眼前貌似十分老实的一家人,眼中闪着精光,与他微胖的身形配合起来看,还真真有些奸诈商人的意思。

    “哦?程老板有什么要求?”温父听面前的人开始提要求,心里有些微微紧张。

    程老板是开酒楼的,自然是识人眼色的高手,温父的神情虽不明显,但他也能看出一些,微微一笑,“温先生不必紧张,程某的要求也不算太过分。”顿了一下,程老板接着道:“程某只是想,先生家"只"为我这酒楼提供糕点,其余的地方一概不提供。”程老板说话期间,着重突出了只字,神色是一片理所当然,似乎并不担心温家会拒绝这个要求。

    程老板的要求,在场的温家人并不意外,若是自己站在程老板的立场上,也会有这样的要求,毕竟,若是街上到处都是一样的东西卖,那他也不用专门来跑这一趟了。

    “程老板的要求我们自是答应,可我们也有要求。”温明珠亦是含笑地看着对面的人。

    闻言,程老板有些惊讶,“哦?有什么要求小姑娘你说。”

    “第一,我们提供的饼都是有一定数量的,每两天提供一回。”

    程老板点头,这可以理解,这温家就这么几个人,累死累活每天也做不了多少,更何况,现在这花饼的名声已经打开了,产量少,自己的价格也可以定高些。

    “第二,程老板你也看到了,我们家的闲人也只有我跟妹妹,这两个女子,总不好一天到晚地都在外面走动,所以这货请程老板差人到家里来取。”

    这第二个要求,程老板也答应了,反正这里到水镇的路程也不远,车费也不贵,让小厮来取就是了。

    “第三,我们的合约直到我们家店铺开张为止,若您还想续约,那么,我们就重新商谈。”

    温明珠这话不止程老板皱眉,温家众人也疑惑地看着她。

    明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是想到镇上去开个店吗?怎么这事儿没听她说过?

    众人都想问温明珠,可顾及到有程老板在,便忍住了。

    “小姑娘,你这要求是怎么说?如果你家的店铺明日便开了,难道我们的合约明日便终止了?”听着这第三条,程老板心里有些不虞,皱眉问道。

    见程老板语气不好,温家人有些担心,而温明珠却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

    “程老板莫怪,我们家本来就打算过一段时间到镇上去开店,就算是其余的人上门来谈,我们也会有这个要求,若是到时候程老板觉得我们合作还满意,后面的事宜我们再商量。”温明珠神色不变地胡乱说着,开店的想法它其实是刚刚才蹦出来的!!之所以这么说,只是因为不了解这程老板的为人,方便以后变通而已。

    就算如此,程老板的脸色依旧不好看,但考虑到如今这花饼的火爆程度,也气闷地答应了。

    “这第四嘛”

    “你这姑娘,怎么这么多要求,我们老爷专程上门来买饼,已经表明了合作的诚意了!你怎么还故意刁难呢!?”见自家老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小厮忙出言制止温明珠的话。

    “小四,你闭嘴!”程老板虽然轻声呵斥自己的小厮,可神色上却没有什么责怪的意思。

    “第四,就是这价格,这饼的价格,我们原价出售,不压低价。”温明珠脸色未变,没搭理这小四的言语,依旧有条不紊地提出自己的要求。

    闻言,程老板有些气闷地站起身来,也不看提要求的温明珠,看向温父,“先生,这是你们合作的诚意吗?前面的要求暂且不提,可哪一家进货的商家是一分不少的?这样的话,那我和其余来买点心的不是一样的吗?有什么分别呢?”

    这哪里是温父和家人商量的条件,这些条件就是温明珠之前也没有说过啊!

    温父如此想着,却也不愿拆女儿的台。“程老板稍安勿躁,听小女说完。”温父站起身来,安抚地将程老板按下去。

    “这饼最后也是卖给顾客的,无论我们出价多少,在酒楼卖的东西总是更贵一层,这一点不是常态吗?”

    “就算是如此,我在你们家进货,你总得给我个合适的价格,维持原价卖,那我何必专门来走这一趟?”一会儿,程老板像想起什么一样,顿了一下,又继续若有所思地开口,“这些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不过嘛”

    “不过什么?”温明珠挑眉,示意程老板说下去。

    “我要今日饭桌上几道菜的菜谱,和那芽菜的种植方法,若你能将这些东西附送给我,那这糕点的价格,我就依了你们,如何?”程老板从见到温家的菜式,就开始琢磨这事儿了,一会儿谈完糕点的事情,就准备与温家谈谈买这菜谱的事情,若是能免费得到这些方子,那他还真真的是得了便宜。

    程老板在心里打着算盘,面上却还带着怒意,又装作是温家得了便宜的样子。

    “程老板,您是觉得我们不懂行情不懂价是吧?”温明珠见程老板的样子,有些好笑地开口。

    “小姑娘这话怎么说?难道这样做你们还吃亏了?”程老板暗恼温明珠说话直接,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却依旧振振有词道。

    “自然是亏了你们哪行哪业的规矩我不是特别清楚,但是一般涉及到方子的事情,这价格可抵得上我温家卖好多饼了吧?程老板你这不是占我温家便宜?欺负我们不懂行规?”

    温明珠的话让在场的温家人对来的程老板有些反感,这程老板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提出这菜方子的事情,实际上恐怕在意这菜方子更甚于糕点。

    程老板见在场人的脸色,暗叫不好,讪讪笑道:“各位莫怪,程某是商人,难免会多为自己考虑些”

    温父等人听此,想到他的身份,脸色稍齐。

    “你这小姑娘可真是厉害”程老板看着温明珠苦笑道:“各位,这糕点的价格实在是有些高了,若能压下一层,程某就定下这糕点,若是不行,那还是算了,程某就只好忍痛”

    程老板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温明珠截过话头,“程老板,您这作态就不用使了,您是家大业大,哪儿是在乎这糕点钱的人?无论如何,难道您还能亏着自己?您想要这菜方子?可以,但是那芽菜的方法,我是不会告诉您的,您要是想要,我们可以给您种好之后卖给您,这样您可满意?”

    本来有些犹豫的温家人一听温明珠的话,立即反应过来,这是程老板在诈自己!

    听见菜方子的事情有戏,程老板也顾不得温家其他人的脸色,惊喜地看向温明珠,“小姑娘这话当真?方子都给我?”

    “我说了,给你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说的那几个条件。”

    “答应答应,这都哪儿的事啊,我们现在就去拟合约?”程老板有些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来。

    一小会儿的功夫,温父就将合约写好了,将合约放在桌子中间,温父与程老板各自按下手印,这纸合约就正式生效了。

    “小姑娘你看,这合约我们已经签了,那方子”程老板有些兴奋地搓搓手。

    “您稍稍等一会儿,我一会儿就写好给您。”温明珠笑笑,就开始提笔写方子。

    将方子写好交给程老板后,程老板就高兴地离开了,走之前又向温家定了一批糕点。

    “明珠,咱们就这么把那几个菜方子给他了,不是吃亏了吗?你看那程老板高兴的样子,肯定是占了大便宜的”温母看程老板高兴的样子,有些闷气。

    温明珠闻言,回头拉起温母的手,“娘,咱们家是做糕点的,又不是开酒楼的,那菜方子送他就送他了,他只管高兴去,咱们把糕点做好就行了。”

    听见女儿的话,温母想想也就没管这件事了,摇摇头走进去厨房做糕点。

    “明珠啊,你什么时候打算开那个糕点店的啊?怎么没听你说起过?”温母走后,温父有些奇怪地问女儿。

    温明珠本来拉着小妹准备跟着温母去厨房帮忙了,听见温父的问话,又折回去。

    “爹,这不是很正常嘛,哥哥以后考试中了,肯定是不会在家进学了,肯定要到镇上或者更好的地方去读书,难道咱们还要住在这里吗?为了哥哥,肯定得跟着一起搬过去啊,那咱们家的花销怎么办?不得开个什么店铺吗?”温明珠折回去,对温父解释道。

    温明阳听此,有些好笑,走过去揉了揉妹妹的头,“我这还没开始考呢,你就在想考中以后的事情了,那考试是这么好过的啊?没见那五六十岁的老翁还在考院试的吗?”

    有很多小孩子,十一二岁就开始考了,但温明阳到如今十六岁了,都还没有进过考场,这是温父所决定的,说他年纪是太小了,心性不定,就算是侥幸过了,对以后的发展好处也不大,因此推迟到现在,不过明年开始,温明阳就要开始步入考场了。

    温明月闻言,呲了呲牙,开始刺她哥哥,“你不会那么笨吧?考到爹爹如今的位置,你还要到五六十岁才行?我可是听说,爹爹很多年前就是秀才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温父的文采是出众的,很多年前就考了秀才,据说还是当时的第一名,可是不知为何,这之后却没有再继续考,每每家里几个小孩问起这件事的时候,温父也只是笑笑,并不作回答。

    温明阳听小妹的话,也懒得回答,直接上手掐她脸蛋,两人就此好一阵打闹。

    旁的两人也习惯了两人的相处模式,无奈地摇摇头,各自走开做自己的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