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温家来人1
    温家已经好几日都没去过水镇了,今日一早,便去了村口张叔那里。

    张叔刚开始见着温家人,还以为温家兄妹又要去镇上了,可见来的只有温家姐妹,大的那个没来,且两姐妹背后都没背背篓,便有些闹不清楚她们是想做什么。

    “温家两个丫头啊,你们这看样子也不像是要去镇上的样子,怎的?找张叔有啥事啊?”张叔手里拿着烟杆儿,漫不经心地问着。

    温明珠笑笑,道:“张叔,我们今天来,不是要去镇上,是想请张叔帮一个忙,带些东西回来,您看,您若是方便的话,可否帮这一个忙?”

    “嗨,没问题,包在你张叔身上,不就带个东西吗,多大点事儿。”张叔不甚在意地道。

    尔后,张叔却突然像想起什么事情一样,放下手中烟杆儿,嘿嘿笑道:“带点东西是没问题的,可张叔还有个小小的请求你看”说到这请求,张叔脸上还有些不好意思。

    听到有要求,温家两姐妹心里都有些腻歪。可别是什么特别的要求才好不然还是自己跑一趟好了

    温明珠心里琢磨着什么请求,脸上的表情却没什么变化,可温明月就变化得有些明显了。

    张叔常年在村子里赶车,自然对这些情绪变化有些敏感,忙摆手道:“你们这两丫头,想些什么呢!难道这点小事儿张叔还能敲你们竹杆不成?张叔是那种人吗!?”说着说着,张叔有些生起气来。

    见此,温明珠忙安抚道:“哪儿的事,张叔您有啥事您说,能帮上忙的我们自然不会拒绝。”

    闻言,张叔的脸色好了一些,“你们这些小年轻,这天天的,都想些什么呢,张叔是那会贪小便宜的人吗?我就是听说你们那饼卖得好,就想买两块来尝尝,可这价格贵了些,所以我想,能不能便宜一点儿卖给我两块儿尝尝鲜”说着,张叔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没问题张叔,您帮我们忙,本也不应该是白帮忙的,您也不是那贪便宜的人,我们家别的没有,就是这饼管饱!等您回来了,咱们就送些饼予您。”温明珠笑眯眯道。

    张叔听此,张口就想拒绝。

    “您可别觉得占了我们家便宜,这吃食,本钱小,虽然卖得贵,可那就是个噱头,不值个什么钱的,您就别跟我争了。”温明珠见张叔皱眉,就猜到了他想说什么,便开口截住了他即将要出口的话。

    刚刚自己和明月有些小人之心,说这话,也就是想为刚刚的无礼道个歉。

    张叔听见温明珠的话,心中舒坦了点儿,刚刚那一点埋怨也就消散了,点点头,哼了一声道:“你这大丫头可会做人了呢!说罢,你们要带些什么东西?”

    温明珠拍了温明月一下,示意她把银钱拿出来。

    “张叔,其实也没啥,就是想请张叔带些糖回来,家里最近急着用呢。”说着,温明月拿了一两多银子出来。

    张叔见了,吓了一跳。

    “你们是想做啥呀?这一两多银子就全买糖?这么多啊?”

    温明珠点点头,“家里做糕点需要得多,就算买多了,也是用得完的。”

    闻言,张叔觉得这也不是自己该操心的事,便点点头,拿了温明月手上的银子,摆摆手,示意她们两可以走了。

    温明珠拉着小妹谢过张叔,便回家等着了。

    等到接近晌午时,张叔才牵着牛车到温家,只是,来得,却不止张叔一个人。

    温家的院门在白天的时候,是一直大开的,所以张叔来的时候,也没什么敲门的过程,把牛捆在一颗树上之后,直接扛着一大袋儿白糖就进来了,后面还跟着两个人,一个穿着富贵一些,另一个,看着像是小厮。

    “明珠丫头!!”张叔扛着袋子,进门便喊着温明珠的名字。

    温父见他扛着大袋子,立马放下手中的书,上前接过张叔的袋子。

    “唉,老张,你慢点,把袋子给我吧,去屋里坐一会儿,喝口水歇歇吧。”

    天气热了,温家除了在院子里面支了一个布棚子给学生们遮挡太阳之外,还在屋里放着一锅温明珠熬的酸梅汤,解暑用的,学生们渴了可以自己到那里去舀着喝。

    张叔把袋子给了温父,嘿嘿笑着跟温父打招呼。

    “嘿,温先生您在家啊,不好意思啊,扛着东西也没看见您。”

    温父摇了摇头,不在意道:“嗨,这有什么啊,你这不也是帮我们家送东西吗,这门口站着怪热的,你还是先去坐一会儿,喝点水解一解暑。”随后,抬手招来正从屋里出来的温明阳,让他把这一大袋儿糖拿到厨房去交给温明珠。

    张叔摸了一把汗,笑着准备跟温父去坐坐。

    “嗯哼!”后面跟着张叔的人,本来是在欣赏这温家的环境景色,觉得还挺雅致幽静的,见张叔好像完全忘记了他还跟着,就忙出声提醒。

    张叔听见声音,有些迷茫地转头看了一下后面发出声音的人,见后面的人给他使眼色,顿时了悟,一拍脑袋。

    “哎呀,你瞧我,光顾着自己了,都把这件事儿给忘了。”又转头向温父道:“温先生啊,这位是水镇上最大那一间酒楼,福来酒楼的老板,程老板,他今日是专门来找温先生的,你看你们聊聊??”

    温父本来以为后面的两人是跟着张叔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的,却没想到是来找自己的,有些困惑。

    程老板见张叔终于是说到了自己,便上前一步,躬身施了一礼。

    “温先生安,我是福来酒楼的老板,程福来。”

    温父见他如此,还了一礼,问道:“程老板也安,此次来找温某,可有什么事?”

    程老板笑笑,“先生,可否进屋里详谈?”

    温父为难地看了看正等着他的学生们,想了想。

    算了,等一会儿也到吃饭的时间了,这会儿就先让他们放松一下吧。

    “那好吧,程老板请进。”温父招了一下手,示意学生们提早下课,便领着程老板和张叔进屋了。

    厨房里的温明珠在忙着,也没听到张叔在外面叫她的那一声,等温明阳将糖交给她的时候,她才知道张叔已经把糖给送过来了,给温母打了一声招呼,便拿了一张油纸,包了几块鲜花饼,给张叔送去。

    “各位请坐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家好些天都没用过茶叶了,一直都喝的小女熬的这酸梅汤,招待不周,请多见谅。”温父坐下之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张叔与温父一个村子里的人,又十分熟悉,自然不会说什么。程老板也笑笑,道没关系。

    众人拿起桌上的瓷碗,喝了一口手中的酸梅汤。井水冰过的酸梅汤酸甜可口,最是解暑气,都是眼前一亮。张叔只觉得好喝,凉快,没有其他的想法,而程老板则与他不同了。

    “温先生刚刚这可真是客气话了,没想到温先生家的酸梅汤,口感竟是这样的好。”放下手中的瓷碗,程老板有些感叹道。

    温父在家喝惯了,除了第一次有些惊叹之外,也没觉得这酸梅汤怎样好喝,以为所有的酸梅汤都是一个味道,程老板这样说,他倒还以为是故意夸的,以免得他尴尬。

    “那程老板,你专程来找温某,到底是什么事情?”

    程老板笑笑,“温先生,我今日来,主要是想跟您谈一笔生意。”

    “谈生意?什么生意?”温父有些莫名,程老板一个开酒楼的,能跟自己有什么生意可谈。

    “水镇上最近卖的鲜花馅儿的饼,可是您家的?”

    “是啊。”温父闻言点头,心里也大概想明白了,这程老板专程来与他谈什么生意了。

    “最近这镇上,先生家的饼可是十分受欢迎啊,吃过的人都对这饼赞不绝口。先生也知道,程某是个开酒楼的,先生您看,可否将这饼专供给我福来酒楼,予我这酒楼做个特供的点心?”程老板放下手中拿着的瓷碗,终于说出了自己到温家来的目的。

    “这”温父有些为难,这饼的事情不是他在料理,甚至可以说,他连沾手都没有,自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程老板,正为难的时候,便听见了自家女儿的声音。

    温明珠拿着油纸包走到客屋,见屋里除了张叔还有别人,以为是温父的朋友,便笑道:“爹,家里来了这么多客人,您也不招呼一声不过正好,一会儿便开饭了,各位叔叔便留下来一起吃午饭吧。”

    既是吃午饭,那这鲜花饼就不能现在就给张叔了,不然显得像赶人家走似的。

    “张叔,那这饼我就先放回去了,一会儿您出去的时候,我再给您拿过来。”温明珠笑眯眯地招呼了一声张叔,便准备回厨房。

    温明珠语如连珠,也没给桌上的人拒绝的机会,张叔和程老板也只得笑着接受。

    “诶,明珠,你等一会儿!”温父站起身来,招呼女儿。

    “爹,有什么事儿一会儿吃完饭再说吧,这会儿厨房里忙着呢。”温明珠听见父亲的声音,只是随意地应答了一句,便回了厨房帮忙,不理温父的叫喊。

    温父见此,只得无奈摇头。

    “程老板您见笑了,小女是被家里给宠坏了您请稍等一下,这饼的事情一向是我夫人和女儿在打理,我是不沾手的。这件事情,还得和我夫人她们商谈”温父有些抱歉对程老板说道。

    程老板见温家的气氛还有些惊奇,这位温先生还真是宠爱家眷,家里生意上的事情,竟是交给妻子和女儿来料理!自己看着竟是毫不在意,与家人相处更是随意!

    程老板心里有些感叹,面上却是和善地笑着说无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