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忆4
    夜晚

    叶玉珩坐在凳子上闷闷不乐,瞪着眼,戳着眼前的晚饭,仿佛面前的饭跟他有仇似的。

    今天没跟小媳妇儿一起回来不!开!心!

    叶玉珩正戳着呢,便听到有人按门铃的声音,便木着一张脸去开门。

    一开门,便见到满脸焦急的温父温母。

    “玉珩,明珠在你们家吗?”见开门的是叶玉珩,温母着急地问道。

    叶玉珩闻言,莫名地看向温母,“没有啊,她说今天家里有事,让我先回来啊。”

    闻言,温母脸色突变,看着像是要哭了。

    叶玉珩见此,也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小媳妇儿不见了??

    听见动静的叶家夫妇也出来问话,见是温家的人,便笑着打招呼,“小芸你们来了啊,站在门口干什么,快进来啊!?”

    温父温母这时候急得要疯了,自然没时间与叶家夫妇闲聊。

    “我们就不进去了,明珠不见了,我们来找找看在没在你家里。”温父抱住脸色苍白的妻子,忧心忡忡地说道。

    闻言,叶家夫妇吓了一跳,“怎么回事?怎么会不见了?学校找过了吗??”

    温父摇头道:“还没有,秦姨打电话说明珠到了吃饭的时间还没有回来,我们以为在你家里,打你们两电话打不通,我们就赶回来看看。”

    叶家夫妇对视了一眼,蓝芯一拍脑袋道:“这是我们的错,今天我们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开机,这样,等我们一会儿,我们一起去找。”说完,叶家夫妇赶紧拿上手机跟钥匙,准备出门。

    叶玉珩也忙着跑到门口去穿鞋,“我也去!”

    温明珠既然没再叶家,那温家下一个寻找的地点自然就是学校了。

    “喂,陈老师吗?你好,我是温明珠的母亲,请问你下午有看到我女儿温明珠吗?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家!哦没看到那好吧,谢谢您。”温母挂了电话之后,担心更甚了。

    蓝芯见此,安慰道:“小芸,没事的,明珠那么乖的孩子,不会有事的,兴许是在学校睡着了呢?”

    温母勉强地笑了笑,心里并不相信蓝芯的安慰之词。

    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明珠是不可能这样做的,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才不见的。更何况,女儿身上还带病,要是发病了可怎么办!!

    几人到了学校门口,立马冲到保安室让保安开门,保安听见是来找孩子的,爽快地开门不说,还好心地加入了找孩子的队伍。

    “明珠!明珠!我是妈妈!你在不在学校里面?听到了就答应一声!”

    “明珠!你在不在?!”

    叶玉珩的动作就比较粗鲁了,直接一脚踹开各个教室的门查看,每一层的厕所也都没有放过。

    三楼的时候,叶玉珩找到一间被锁上的厕所,心里有预感,自己小媳妇儿一定是在里面了。

    招呼了后面的人一声,便跑到一间教室里拿了一把椅子,狠砸了几下,将门锁砸开。

    门一开,叶玉珩便见到了让他全身冰冷的一幕。

    温明珠小小的身子歪在地上,脸色青白,挂着泪痕,两只手抓着胸口,闭着眼大口大口地喘气,眼见着已经是半昏迷了。

    门一砸开,后面的人也到了,温父温母见女儿的脸色,吓得心脏都要停了,女儿这是发病了!

    之后,温明珠便被送到医院急救,索性送得及时,温明珠还是醒过来了,只是身体多多少少受了些影响。

    进了医院之后,叶家众人才知道小姑娘带病的事情,叶玉珩这才恍然,为什么温明珠总是一个人安静地呆着,朋友也很少。

    温明珠住院的期间,叶玉珩经常去看她,去逗她开心,对她的态度也不像开始那样,有些凶巴巴的,而是尽量的温柔。温明珠还惴惴了几天,一段时间之后,也习惯了。

    关温明珠的女孩家长们也来赔礼道歉,温父温母心里虽然有气,但见他们态度诚恳,也忍着脾气,没过多苛责他们,只是让他们回去好好管教小孩儿。

    叶玉珩的班主任觉得十分奇怪,以前总见到小香几个女孩儿缠着叶玉珩玩儿,如今却很少看见了。还有就是为什么总感觉班上的小朋友们都有些怕他?特别是小香几个人,现在看他跟看什么洪水猛兽一般。错觉?班主任摇摇头,不再想,拿着课本回办公室了。

    温明珠高中的时候,叶玉珩已经大学了,两人的关系也更近了一步。

    这些年,温明珠被温叶两家人宠着,与叶玉珩的关系也早不像当初那样子,叶玉珩俨然变成了温明珠的专属管家,为温明珠安排生活,周到之处,连秦姨都常常自叹不如。

    虽然年级不同,可叶玉珩为了陪着温明珠,选了京城的大学,也拒绝了父母和导师提过的出国留学的建议,并且每日下午放学,都会来接温明珠回家。

    “玉哥哥。”温明珠背着书包,微红着脸,笑眯眯地走近叶玉珩。

    叶玉珩也是满脸笑意,待温明珠走近了,很自然地接过温明珠的书包,拉着温明珠往前走。

    周围的人见两人这样,已经见惯不惯了,这虐狗二人组在学校也是出了名的。

    “玉哥哥,考试完了之后,我就去奶奶家那里待一段时间,得等开学的时候才能回来了,我们有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了耶。”才刚坐上车,温明珠就告诉了叶玉珩一个让他不开心的消息。

    叶玉珩皱眉,“这次怎么去那么久?我不能一起去?”

    闻言,温明珠白了他一眼,“我奶奶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不会允许你去住的。”

    温奶奶思想有些老封建,两人小时候老去她那里住,她还不觉得有什么,小孩子嘛,但两人长大之后,叶玉珩就禁止在她那里住了,在京城她是管不了,但是在她那边嘛,就是不行!

    想到温奶奶,叶玉珩也叹了一口气。

    “对了,马上就要高考了,你有把握吗?”叶玉珩拿着温明珠的手把玩着随口问道。

    早些年叶玉珩就跟温明珠表过白了,温明珠自然是答应的,两家对二人的关系也乐见其成。

    “没把握也没关系,反正你必须去我的学校!”顿了一下,叶玉珩又笃定道。

    闻言,温明珠抽出手,佯装生气地拍了他一下。

    “你这人,怎么这么霸道,凭什么我就得去你学校啊,我还不能选其他学校了?”

    叶玉珩闻言,眼神幽深地逼近温明珠,双手撑在她身侧,在她耳边一字一句地道:“你试试?”

    见他如此,温明珠脸色通红,伸手推他,“哎呀,你让开啦,堆在我身上不热啊。”

    随后,两人笑闹了一阵。温明珠有些累了,便枕着叶玉珩的腿睡着了。

    叶玉珩见温明珠睡着了,抚着温明珠的头发,脸上终是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明珠这身体,似乎是越来越差了

    玩闹的时候,温明珠书包里面的书有些散落出来了,叶玉珩眼睛一撇,看见一个信封状的东西,便皱着眉伸手拿过来看。

    “温明珠同学收?”叶玉珩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没犹豫,立即打开来看,越看脸色越黑。撇了一眼窗外,见后面没有车,便撕了手中的信件,直接往外面扔了。

    扔了之后还不解气,黑着脸,咬牙切齿地弹了一下温明珠的额头,“又是情书!我都给你处理了多少封情书了,怎么还有人这么不长眼来递情书?!我这个男朋友的身份难道还表现得不够明显??”

    实际上,这些年叶玉珩撕了温明珠不少情书,也扔了她不少礼物。早年温明珠还抱怨过,为什么她都没收到什么情书,难道是自己长得不符合现在的大众审美?后来才知道,不是自己长相的问题,而她的情书,都被叶玉珩给撕了!!

    “明天早上我再来接你,要乖乖吃药,不要耍脾气”叶玉珩一说起温明珠身体相关的事情,就啰嗦地像个老妈子,连他父母都有些看不下去儿子的这种转变。

    温明珠一脸崩溃,赶紧把他推上车,“行了行了玉妈妈,我知道了,你赶紧回去吧哈!?别说了,你好啰嗦啊!!”

    闻言,叶玉珩不满地瞪了她一眼,终究也没多说什么。

    见叶玉珩的车没影了,温明珠才撤下挥动的手,脸上的笑意却渐渐黯淡下来。

    实际上,温明珠的暑假,并不是去她奶奶那里,而是去做手术。

    她的心脏,已经不足以支撑她继续活下去了,要延续她的生命,唯有换心脏一种法子,而这种手术,就如今的医疗条件来说,风险还是巨大的,就算是请的国外最好医生前来,也只是降低了一些风险。

    温明珠不想告诉叶玉珩这件事,若是失败了,只能说是他们之间无缘了。不见她最后一面,兴许叶玉珩也能早些忘记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