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小香山遇故人2
    阳光折射下的花海有些耀眼,青色和千姿百态的花朵配在一起看着格外地顺心,花海的芬芳和醉人的气息满溢,而这景色,站在高处看,更是震撼人心。

    小香山的景色依旧很美,山上的温度低一些,但是对于如今的月份来说,这样的低温,显得格外凉爽。

    “姐,我们先做什么样的花啊?”

    两人在山上看了一会儿,便携手走进花海中采花,这小香山花海实在是大,温家来这山上采花采了许多次,也没对这小香山的景色有什么影响。

    “采玫瑰就行了,据说玫瑰的出油率比一般的花朵都高,而且,小香山的玫瑰看着是最多的,若我们真的能提炼出精油来,就做其他香味的香水。”温明珠一边说着,一边着手采花。

    两人忙活了半天,才算装满带来的一个背篓,觉着有些累了,便在花海中找了一处花少的地方,垫着布坐下来休息。

    温明月休息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打了一声招呼,便去花海里面溜达了。

    “哥哥考个秀才郎,推车哥,磨车郎,打发哥哥上学堂。哥哥学了三年书,一考考着个秀才郎。先拜爹,后拜娘”闲得没事儿的温明月,手上随手扯了根不知名的草,嘴里哼着听来的民谣,在花海里面闲逛着。

    小香山花海的花草长得茂盛,温明月身子矮,在花海里面走着基本上整个人都淹没了,只除了个黑色的头发顶还露在外面。

    哼着歌的温明月走着,忽然眼睛一亮,被一抹粉白吸引住眼球,扫开挡在身边的花草,便看见几朵碗大的白色玫瑰。

    小香山的花海漂亮,温明月来跑过多次,见过许多品种颜色的花,却从未见过这株粉白的玫瑰,这玫瑰白中透着些淡粉,估摸着是变种,因为长得比较低矮,所以才没被看到。

    温明月觉得新奇,便跑过去折了几朵花拿在手上,准备带回去给姐姐看看。

    等温明月跑回原地的时候,看见自家姐姐正把头埋在双膝上休息,温明月垫着脚,悄悄走过去,将手中的玫瑰花插在姐姐的头上。

    玫瑰花一碰到温明珠的头发时,她便将头抬起来了,刚准备说话,便被温明月制止了。

    “嘘姐你先不要动。”

    温明珠无奈,只好僵着身子,任她动作。

    “呐,好了!”温明月将玫瑰插稳之后,看了一会儿,满意地点点头。

    温明珠抬手摸了一下头上刚刚插上的饰物,见小妹手上还拿着几朵碗大的花,了悟,眼中透露出笑意。

    “好看吗?”温明珠側着头问她。她的头发是温母教她梳的,叫垂环分肖髻,头顶有环形盘发,耳边垂着一束长发,使温明珠透着丝丝地温婉。但她平时不怎么用头饰,一般只用木簪固定,因此,倒显得有些素,如今这白粉玫瑰点缀得确是刚刚好。

    温明月在旁眼睛亮晶晶地点头,“好看!”声音肯定。认真的表情,睁大的葡萄眼,让她整个人都透露着一股娇憨。

    温明珠被小妹给逗乐了,接过她手中剩余的玫瑰,挑选了两朵分量差不多,却都比较小的玫瑰,撇下长的枝丫拿在手上。

    “礼尚往来,那我也帮你簪上两朵花。”

    温明珠拉过小妹,抬手往她头上簪花。

    温明月本来是个皮猴,头发一向是自己随手抓抓拿根绳子绑了便好,但自从温母决定要她认清女儿身份之后,她的头发也被每天强迫着梳成了双丫髻,用特制的铁环固定住。

    如今温明珠为她一边插上一朵花,让她显得更加少女了一些,不单单只像一个孩子了。

    “如此就好了,恩,看着还不错,明月真漂亮。”温明珠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儿,微微感叹地夸赞。

    温明珠的夸赞可不带什么水分,温明月静下来的时候是看着真像一个瓷娃娃,然而,她静下来的时间实在是少,每天像有用不完的精力一样。

    温明月听见姐姐的夸赞,心里高兴,面上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染上些粉色,没说话,却是眯着眼睛笑。

    “好了,看着时间,我们得快点儿了,不然一会儿回去又得挨骂了。”温明珠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草屑,准备去继续摘花。

    温明月点点头,也爬起来,跟着姐姐去采花。

    许是休息了一会儿,精力恢复了,心情也好了一些,温明珠竟是随口唱起了歌。

    “夏雨别夕庭缇暮织蕈锦

    人语雁归林东山月满荫

    芳草憩丘亭棋花对灯引

    起舞献君邻长青共此心

    盏天灯他年寄愿

    啭林萤薰风染月

    生生繁华于枯荑

    萋萋空翠自灵犀

    辉星皓夜苍千顷

    ”(风萤月)

    温明珠本身声音不错,又因着现在这小香山之中只有自己和小妹,所以也就放开嗓子唱,歌声在这山谷之中回响着,这样一来,声音也带上些空灵的味道。

    一曲毕,温明月拍手夸赞,“姐,你唱歌真好听,我以往还不喜欢这种类型的曲子,总觉得恹恹的,如今听姐姐唱,这样的曲子,好像听着也不错。”

    温明珠笑笑,刚准备开口,便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啪啪啪”

    “姑娘这歌唱得可真是好听,就好像那什么来着???”说话的男子顿了一下,不知道说些什么。

    “少爷,天籁之音,天仙下凡,你随意说一个。”身旁的小厮凑上去贴耳说道。

    男子听后,手上拿着折扇啪地一拍手,“对对,就是天籁之音,天籁之音,姑娘这般颜色,可称作是天仙下凡了!”说完,男子便盯着温明珠看,神色甚是放肆。

    采花的两人听见声音便侧身,见着来的像是四个男子,领头的男子便是说话的那一个,后面还有两个人,因是站在身后,所以看不清容貌。

    领头男子的话说得轻佻,眼神更是无礼,温明珠皱眉,本想开口讽刺他,但考虑到他们一行四人,得罪太过怕是要吃亏,想说的话便咽下去。

    温明珠看了他们一眼,不想理他们,反正花也采得差不多,少采一些也没什么,拉着手边的温明月便准备离开。

    见两人要离开,说话的男子对身边的小厮递了一个眼色,小厮会意,立马快步冲过去,伸开双臂,笑嘻嘻地拦住温明珠两人。

    温明月见状立马走到姐姐面前伸手护住自己姐姐。

    “天仙妹妹这是要去哪儿啊?在这深山之中,你我相逢,那是上天安排的缘分,何不留下来,玩耍一番?”男子轻佻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强调出深山二字,觉得面前是两个弱女子,玩不出什么花样,还透露出一种得意。

    没想到到这深山老林里边还有这般妙人儿,这一趟,走得不冤。男子心里兴奋地想。

    温明珠皱眉,心里有些烦躁。见他们如此作态,今日的事情怕是不能善了。正当温明珠转动脑子时,身后另一道声音响起。

    “玉横,你这是做什么?怎可如此无礼!?你这样像什么样子!?”说话的人声音有些气愤。

    温明珠本来在想对策,听见熟悉的声音,脑子里面嗡地一声炸开,感觉有一根弦,断了,身子微僵,震惊地回头。

    说话的男子身着一身月牙儿长袍,头上戴着锈色束发,身形比温明阳高一些,皱着眉说话,莫名有一种威严。

    而温明珠回头看见熟悉的面孔,泪水模糊了眼睛,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流。

    “玉玉哥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