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小香山遇故人1
    温家温明月是最小的,温家的人都十分宠爱她,基本上不让她沾家里的事情,她每日要做的事情,就只有玩儿而已。因此,她经常睡懒觉,也没有人去管她,大家都认为,她还小,有些习惯,以后再纠正就好了。

    昨日夜里,温明月睡的时间太晚了,因此,醒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温家已经在准备早饭了,来温家上课的小少年们也大多都回去吃午饭了,只有跟着温家吃午饭的少年们还在院子里,温父为他们指导功课。

    穿戴整齐,洗漱完了之后,温明月便屁颠颠儿地跑到厨房去找姐姐了,顺便拿点东西垫肚子。

    从厨房外面探进一个小脑袋,观察到自己姐姐在之后,温明月便蹬蹬蹬地跑过去,闻着厨房里面辣子的香味问道:“姐,今天中午吃什么啊?这么香,老远就闻到味道了。”

    正在炒菜的温明珠见小妹贴过来,让开一点身子,让她能看见锅里的东西。

    “猪终于睡醒了啊?可真不容易,早上怎么摇你都摇不醒。”

    听见姐姐的调侃,温明月撇了撇嘴,那不是昨天晚上睡得太晚的缘故吗,又不是经常这样睡到中午。

    “姐,厨房现在有什么吃的吗?先拿给我垫垫肚子啊,我可是被饿醒的。”一边说着,温明月一边在厨房里面翻翻找找,看看有什么吃的。

    “诶,可不要给我鲜花饼啊,天天吃,都吃腻了。”

    闻言,温明珠好笑,自家小妹本来是很喜欢吃鲜花饼的,可她自己嘴馋,吃太多了,吃伤了,便不再爱这饼了。

    “早上娘做的包子还剩下几个,你自己将就着吃一些吧,可别吃太多了,不然一会儿就吃不下饭了。中午可有你爱吃的肥肠和腰花。”温明珠提醒道。

    自从温明珠上回做过猪下水之后,温父就老念叨着要再吃,昨日从镇上卖饼回来,路过肉摊的时候,想起了温父的念叨,就又买了一副猪下水回来,今早洗过之后,便拿来做菜了。

    本来温明月打算把包子都吃完的,可听见姐姐说中午有自己爱吃的菜,便把其余的包子都放回去,只拿了一个垫肚子。

    温明月呆在厨房里面无聊,就跑到葡萄架下面去坐着发呆了,放空了好一段时间,才听到温母出来叫众人去吃饭。

    院子里面的人都停下来,进屋子里准备吃饭了,温明阳也从自己的房间里面出来吃饭。

    因为有几个小少年会在温家吃饭,所以,温家中午的饭菜是最丰盛的。

    干煸肥肠,爆炒腰花,炒苕尖,凉拌蕨菜和豆芽儿,还有一盆蔬菜汤,每一样菜的分量都十分足,颜色造型也好看,让人看着就有食欲。

    小少年们都十分爱在自己先生家里吃饭,因为,真!的!很!好!吃!比自家做的饭菜好吃多了,还吃到了很多自己以前没吃过的东西。

    饭桌上,温明月想起自己昨日夜里跟姐姐提过的事情,便靠近温明珠,小声地问道:“姐,我昨天晚上跟你说的那个香水,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恩,有一些,等会儿吃完了我们去一趟小香山吧。”温明珠没有停下手上吃饭的动作,随意地回答。

    温明月有些莫名,去小香山干什么?这两天不是休息吗?

    又继续贴着温明珠问道:“去小香山干什么?昨天不是说要休息吗?”

    “不去小香山,我们拿什么做香水?采回来的花,可都腌掉了,哪儿还有新鲜的花拿来做香水?”

    温明月这才想起,自家采回来的花,都已经用掉了,没有新鲜的花可以用了。

    温明月还想贴着自家姐姐的耳朵说些什么,却听到温父的声音。

    “咳咳!”

    转头一看,就看到温父皱着眉头看着她,“吃饭就吃饭,你老去扒着你姐干嘛?像什么样子?”

    无法,温明月瘪了瘪嘴,乖乖坐回去吃饭。

    见此,旁边坐着的温明阳,安抚地摸了摸小妹的头。

    吃完饭,收拾了之后,温明珠便背着背篓,拉着温明月准备去小香山,本来温明阳也想跟着去,不过被温明月拒绝了,说他应该好好休息看书,自己与姐姐不过是去小香山看看风景,让他不要跟着去打扰了。

    温明阳这些天也跟着跑上跑下地也真有些累,想着都去了这么多次了,自家小妹的武力值也不低,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也就没有强求跟着去了。

    温家两姐妹手拉着手走出家门,往小香山去,一路上,温明月叽叽喳喳地说话,两人的路上倒也不无聊。

    “姐,你说那香水咱们怎么弄啊,我看见电视上的香水都是用精油调的,咱们怎么弄着精油啊?”

    “做香水,还不止要精油,还要酒精,我们缺的东西还多着呢。”听见小妹的话,温明珠心里也有些愁,这跟做饭做糕点不同,想做就直接能上手,这精油和酒精的提取,还真得要好好想办法。

    温明月点点头,“那姐,我跟你提过的香皂的事情,你有想吗?我以前见过一个网上的帖子说,古代的香皂,是用草木灰,还有什么胰子什么的,和在一起,再加上些香料造成的,咱们也试试吧?”温明月还是没放弃香皂的想法。

    温明珠听此有些无奈,她是真的对这个香皂的做法没有一点点头绪,在这方面,她还没有自己小妹知道得多,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胰子,配料什么的,该放多少,她也不清楚。

    “我是真不知道这个东西怎么做,你要真想做,就自己回去多研究一下吧,我只能精神上支持你了。”

    听此,温明月耸拉了脑袋,“那好吧,那我就自己做吧。”

    见到温明月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温明珠安抚地摸了摸小妹的脑袋,“咱们院子里面的葡萄差不多都紫了,等明日,托张叔给咱们带一些糖回来,回去之后,我们做葡萄酒吧。”

    想做葡萄酒的想法都好久了,这些天家里买糖的钱也有了,葡萄也都熟透了,是时候动手了。

    听见明日里可以做葡萄酒了,耸拉着脑袋的温明月又来了精神,又开始拉着温明珠叽叽喳喳地说话。

    见小妹恢复了精神,温明珠也乐得陪她说话,这些天跑小香山跑了多次,上上下下地跑着,温明珠现在走这山路也不觉得有多累了。

    两人一路上说着话,不知不觉就到了小香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