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明月的想法
    后来的一些天,温明珠的生活一直都处于十分忙碌的状态,采花,做饼,卖饼,一直重复着生活。

    这些天,温明珠的饼做得越来越好了,还改良了配方,加了蜂蜜在里面。造价贵了一些,这价格自然也就提上去了一些。不过好在,价格提升了,味道也提升了,镇上的人对这个价格也接受得良好。

    后来,觉得只卖一种饼,太单调了一些,温明珠又做了些其余的糕点,最开始的豌豆黄也做了一些卖。

    因为像豌豆黄这样的糕点都是温明珠自己改过配方的,所以吃起来味道好,也更加方便,因此,做的糕点也是格外受欢迎。

    温母的刺绣在惠娘的布庄里面卖得也不错,这些卡通图案,极少用来做成人衣服的绣花,但却经常有人买回去给小孩子做衣服或者做肚兜,小孩儿穿上也是分外可爱。

    温家众人忙碌了一段时间,成果也是很丰厚的,就这些时间,温家就纯赚了二十多两银子,这可欢喜坏了温母,她也不用为冬日的花费愁了。

    第一次去镇上卖饼的时候,温二婶儿在路上拦过温明珠等人一回,目的却没达到,温明珠还以为她会再来温家打探呢,可是却奇怪地没有了消息,提防了她几天,却没看见她人,便将她的事情放在脑后了。

    王氏倒是一直想来,这些天温家卖糕点赚了好些银子,她是更加眼红了,好几次都走到温家附近了,想起温明珠头上的疤,又缩回去了,万一温明珠问她要药钱怎么办!?

    更何况,温二叔虽然更加偏袒自己家人一些,但是上一回让温明珠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他心里愧对自家大哥,温明博和温明静上一回被他是好好修理了一回,王氏也不敢提让他去温家打探卖饼的事情。因此,才没有出现让温家三个小的担心的事情。

    夜晚。

    忙碌了一天的温明珠躺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却被身旁温明月不住地翻身而吵醒。

    “明月!你干嘛?一直不睡觉?”温明珠被吵醒后,皱着眉头起身按住小妹。

    温明月倒是精神很好,翻身用手撑着头,“姐姐,我想了一下,你说咱们要不要做些其他的东西卖啊?”

    温明珠听罢,又躺下,摆了摆手,“哎呀,弄什么东西啊,明天再说吧,都这么晚了,你还不睡!明天事情还多着呢!”

    见姐姐又要睡过去,温明月不依,赶紧动手把温明珠给摇醒。

    “诶,姐姐,你先别睡嘛!先听我说完嘛!”

    过了一会儿,见姐姐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愿,便又上手摇她。

    温明珠受不了自家深夜不睡觉的小妹了。

    “啊啊啊啊!”

    被摇走睡意的温明珠有些抓狂,双手狠挠了一下自己的头,无奈地看着坐起身来的妹妹。

    “唉,好,不睡了,你说吧,到底什么事情。”

    见姐姐认真听自己说话了,温明月兴奋地贴近自己姐姐。

    “姐,你知不知道香水和香皂这些东西怎么弄?咱们要不试着做出来吧?!这些东西做出来,肯定很好卖的!”温明月兴奋地说着,畅想着凭着这些东西走上人生巅峰!

    温明珠听见小妹的话,也认真地想了想可行性,思考了一会儿,觉得,香水这玩意儿还真很有可能做出来!不过香皂嘛这东西她还真不知道如今的条件怎么做。

    香皂温明珠没有做过,可她做过肥皂!想来这两样东西差得也不太远。

    高中的时候,温明珠的学校有个叫实践课的课程,就是让学生自己动手做一些东西,要做什么东西由老师决定,有时候只是简单的手工,而有时候会被逮到实验室去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这其中,就做过肥皂。

    开始的时候,听说要做肥皂,大家都还是挺兴奋的,温明珠也一样,不过,实验室做肥皂,用的都是些化学材料,其中,有一种材料,本身具有腐蚀性,老师正说这东西有危险性,温明珠就手贱加进去了,然后就溅在脸上了,幸好处理得及时,才没有什么大事儿,不过脸上还是留了两个浅浅的小坑。

    反正后来做出来的肥皂,没有用东西定型,一坨一坨地看着十分恶心,也没人敢拿来用。

    温明珠后来选文科,除了自己真的感兴趣之外,也有这次实验留下阴影的原因。

    “香水,倒是真的有可能做出来。”温明珠从肥皂的回忆中回来后,认真地回答了小妹的问题。

    听见姐姐赞同自己的想法,温明月更兴奋了,追问道:“那香皂呢?”

    “额香皂?这玩意儿造出来真的有人用吗?我们现在洗澡用的皂角不也挺好的吗?况且,我是真的不知道香皂这东西怎么做啊?”面对小妹的追问,温明珠实话实说道。

    听见姐姐的话,温明月有些失望,这些天来,自家姐姐帮着家里做了好多事情,感觉什么都知道,也帮家里赚了好些银子,她也想帮忙嘛,想了好些天才想出这些呢。

    见小妹有些失落,温明珠也没什么其他办法,毕竟她是真的不知道肥皂香皂在这个时代怎么做啊,就算她当时自己做,也是用的实验室里的材料。

    拍了拍温明月的头,安慰道:“先睡吧,香水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讨论。”说完之后,温明珠实在是支撑不住了,困得不行了,就躺下休息了。

    温明月点点头,也跟着躺下,不过,依旧没有放弃想做香皂的想法,脑子里面一直翻涌着自己在现代时看到的方法,想着什么东西能用,怎样才能做出来,想着想着,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温明珠起床的时候,顺手摇了一下温明月,但是她却没醒,砸吧砸吧嘴,翻了个身,又继续睡过去了。温明珠无奈,只好不管她,自己先起身。

    忙了许多天了,每日都在做事,如今温家做的糕点已经有了一些常客,温家兄妹三个卖饼的年轻人在水镇也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每回带去的糕点花茶都能卖完,如今,温明珠想休息两天,过两天再做饼去卖。

    昨日夜里,温明月提的香水的主意,温明珠自己也有些心动,卖糕点钱来得比较慢,而且,最重要的是,做糕点,十分地累,每日的采花做饼等,温明珠加上温母温明月三人,都是累得手发软。但是香水等物花费的力气却是不大的。

    更何况,香水这东西,用的大多都是女人,而女人对于自身的花费,可是从不手软的,反正就一句话,女人的钱,好赚!

    想到这里,温明珠也兴奋起来,休息这两天,倒是正好可以好好研究这香水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