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齐准备
    五天后,花茶就已经完全阴干了,做的花酱也变得像模像样了。虽然花瓣尝起来有一点点苦味,不过不影响吃的口感,反而别有一番风味。

    其实花酱发酵一个月后,花瓣的苦味就会完全消失,不过现在让温明珠等一个月是不可能了,毕竟一个月之后就算有钱大量买糖,也没有葡萄了。

    阴干的玫瑰花,加上几颗大枣枸杞和一些糖,熬成一壶花茶,味道十分地香甜。

    这东西虽然不能算什么正经茶叶,可这种饮品,喝起来味道好,喝完之后唇齿留香,十分受女孩子喜欢,温母和温明月就爱上了这种饮品。

    因着明日便是又一次赶场的日子,温明珠想在明日到集市上去卖饼,就得赶着在今日将饼都做出来,一人做自是不行,便叫来了温母与温明月一起帮忙。

    在厨房忙碌的时段,温明珠找到自家哥哥,让他帮忙到竹林里面去砍两根竹子,要多节的那种。

    听见温明珠的要求,温明阳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按照妹妹的要求去砍了两根多节的竹子。

    温明阳将砍来的两根竹子放在厨房的门外,正准备走开,便被温明珠叫住。

    “诶,哥哥,你等一下,还有事情要做呢”

    听见声音的温明阳转头看向温明珠,“还有什么要做的事你就一并说了吧,省得一会儿还要跑过来一趟。”

    温明珠笑笑,指着地上的两根竹子,“哥哥,你还记得你以前给我们做的那种喝水的竹杯吗?我想让哥哥再做几个,明天赶着用。”

    听见做竹杯的要求,温明阳脸上还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但听到明日便要用,便皱了眉头,“若明日便赶着要用的话,做几个恐怕来不及,况且,不处理的杯子容易裂开,也用不久”

    温明珠笑着摆手,“我并不是要那种喝水用的杯子,哥哥只需要做些竹杯的模型便好,我用来装花茶的,我想着这花茶既然家里人都爱喝,那没道理其他人不喜欢,做个精致一点的竹杯装一下,或许价钱能卖高一些。”

    听此,温明阳点点头表示明白,笑着答应了温明珠的要求,“那好,就你怪点子多。”

    说完,温明阳便拖着竹子转身离去,温明珠也重新走进厨房继续未完的事情。

    一个下午的时间,温明珠三人便将准备要卖的鲜花饼做出来了,做的数量很多,用大的背篓就装了两个。

    温明珠三人做了一个下午的饼,就算是温明月这样体力超寻常女子一大截的人都累得有些手发软,更不要说温母与温明珠了。不过看着面前装了两个背篓的饼,还是挺有成就感的,三人颇为乐观地想着。

    等温父和温明阳进厨房看见两个大背篓的时候,两人心里都十分惊叹。

    温明阳打趣道:“这两个大背篓,怕是把咱们家一个月的白面都给用完了吧?”

    温明珠听此咳嗽了一声,有些汗颜。

    因为,做这些饼,是真真地,用光了温家一个月分量的面粉。就连油这些东西,都剩下得不多了。这些饼若是卖得不好,那温家接下来的日子,就得勒紧腰带过了

    想到卖得不好的后果

    温明珠赶紧摇摇头,甩开这种消极的想法,开弓没有回头箭,这做都做了,必须得一条路走到黑了。

    “哥哥今日里做的竹杯做得怎么样了?”温明珠看着温明阳开口问道。

    听此,温明阳有点嘚瑟地回道:“自然是都做好了,你随我一块儿去看看吧,包你满意。”

    温母听此,好奇地看向两人问道:“什么竹杯啊?杯子吗?做那个干什么?”

    众人随着温明阳去,一小段的路程,温明珠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其余的人。

    温母听到那花茶也是要卖的,心里还有些舍不得,她是真的十分喜欢那叫花茶的饮品,这些天那花茶就没断过,一直泡着喝。于是琢磨了一会儿,有些吞吞吐吐道:“那花茶咱们别给卖完了啊,留一些在家里喝罢”

    温明月听此猛地点头赞同母亲的话,嚷着要留下一些,不能给卖完了。

    听此,温明珠按着闹腾的小妹,笑着答应:“好好,留一些在家里,不会全部都卖完的。”

    听到想听的答案,温明月才停下闹腾。

    等看见温明阳拿出来的竹杯时,温明珠十分惊喜于自家哥哥的领悟能力。

    摆在桌子上的竹杯大概有十七八个,因为砍的两颗竹子都比较老,竹节比较短,所以竹杯的造型除了尖端的几节,都是比较短粗的。

    或许是考虑到做竹礼盒的原因,温明阳贴心地将竹杯外面的深青色刮了一层,还都给做了竹盖子,甚至贴心地钻了两个洞,穿上麻绳,方便于提携!

    温明珠惊喜地抓住温明阳的手,兴奋地说道:“哥哥真厉害!这竹杯做得这般雅致,与花茶搭在一起,定能卖得好!”

    温家其余的人也都对温明阳投来赞许的眼光。

    见到如此的情况,温明阳的面上及心里都表现出了开心的情绪。

    温父见到这些竹杯,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

    “这竹杯看着是雅致,可到底是素了点,我以往做些小雕刻做得还不错,不然我再给加工加工?”

    温明珠正要开口,又听温父道:“不行不行这东西明天就要用了,这会儿怕是来不及了,那用画的,你们看怎么样?”温父眼睛一亮,兴致高昂地说道。

    听此,温明月拍掌赞同,“这样好!画上些花肯定更加好看了!”

    温明珠也觉得可行。温父的画是极好的,就算拿出去卖,也是有许多人想收藏的,只是温父一向认为画这种东西是一种高雅情趣,不应该用银钱来衡量,这跟誊书这种工作是不一样的。温父愿意提笔,温明珠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如此,等温父画完这竹杯,晾干墨水后,这简易的礼盒才最终完成。

    这竹杯礼盒虽然比不上镇上那种精心雕刻的木盒子,但胜在清幽雅致,闻起来有淡淡的竹香味,杯身上画着的各种形态的茉莉和玉兰等花,更添了一丝独特韵味。

    看着面前的竹杯礼盒,温家的几人都很满意,等各个竹杯里面装上阴干的花茶后,这准备工作才算真正地完成了。

    现在,只等着看明日赶场的状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