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小香山3
    温明阳下来时,看到两个妹妹正在摘眼前的刺玫花花朵,奇怪地问她两,“你们若要拿这刺玫花去插花,从下枝掐就行了,为何光掐这花朵?”

    温明月抬头白了他一眼,“这不是用来插花的,这个姐姐是准备拿回去吃的。不过,原来这个花叫刺玫花啊!”

    以前古代的玫瑰花也有叫玫瑰花的,如此,这里的人都叫刺玫花啊。

    “吃?这花怎么吃?炒?”温明阳惊奇道。

    “拿回去试看不就知道能不能吃了?”温明珠有些俏皮地说道,不打算这会儿就告诉他怎么吃。

    温明月自然是知道自家姐姐要做些什么,鲜花饼可是她的大爱!因此,摘花的动作更加快了。

    因想着这重瓣玫瑰未开的花蕾还可以阴干了做花茶,温明珠将这玫瑰花的花蕾也摘下来了。

    不一会儿,带来的篮子就装满了,温明珠有些犯难。篮子里面装了蕨菜,占了半个多篮子了,这会儿装玫瑰花也没装多少,这篮子就满了,想多带些回去,难道要把蕨菜扔了?舍不得啊

    温明珠低头想着,脸上有难色。

    温明月是个迷糊,自然没有看出来姐姐的为难,依旧手不停地在摘玫瑰。

    旁边的温明阳倒是细心地看出来了,想了一会儿便道:“明珠,咱们把这篮子里的蕨菜捆了拿手提上,我记得那边山头有许多枯草,我去扯些来编个篮子,就能多装些花回去了。”

    温明珠正难着呢,听此欣喜地点点头。

    温明阳走过去,依次摸了摸两个妹妹的头,便去山头那边扯草编篮子了。

    等温明阳走了之后,温明月扑到姐姐的耳边道:“姐,这边还有茉莉花噢,山头那边还长了几颗白玉兰,我们一会儿要不要也带一些回去啊?”

    温明珠眼睛一亮,鲜花饼不止玫瑰花味一种,白玉兰、菊花、茉莉、百合等,都可以作为馅料,一会儿再去找找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可食用的花。

    在花田里找了一根还算结实的草,两人就把篮子里的蕨菜扎好拿在手上,将堆在地上的玫瑰花放进篮子里面。

    装好的玫瑰花,可有满满一篮子。

    温明珠提着篮子站起身来,边走边在花海里面找自己要的花。

    看了一会儿,还是温明月眼尖,看到花海中的点点白色,走近了白色,才真的闻到茉莉花的独特香味。

    两人又着手采摘茉莉花。

    等两人身边堆了一大堆之后,温明阳的"篮子"也编好了,温家两姐妹远远地就看见自家哥哥手中拿了两个"篮子"过来。

    等温明阳走近了,温明月嘲笑道:“哥,你这篮子也弄得太"好看"了吧,这哪里是篮子,整个就两大型鸟窝吧!!”

    温明阳耸耸肩,无辜道:“这不是材料有限吗。”

    虽然外观上不怎么好看,可是温明珠却是很满足了。

    丑是丑了点,不过看起来还蛮实用的,这鸟窝不对,这两篮子做得够大,装花确是够了。

    三人忙忙乎乎地在花海里采花,连中午的时间悄悄过去都没注意,等三个篮子都装得差不多的时候,这天色看着也不早了,三人走回去,只怕得天黑了。

    忙碌的成果是丰厚的,一篮子玫瑰,一篮子茉莉,还有一篮子白玉兰加上些捆好的百合花和球茎。

    温明珠看着这天色,心里暗自想着,糟糕了!本来出来跟娘说的中午午饭就回去,玛格级的,这会儿回去恐怕连晚饭都有些迟了,只怕回去得挨一回骂。

    如此想着,心里叹了一口气,算了,骂就骂吧,今天的成果就算被骂也值了。

    三人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沾上的草屑,赶紧各自拎着一个篮子往回家的方向走。

    因着心里急着回家,三人的回程步伐比来时快了许多,等到了村子的时候,天还没有黑,回家估计还赶得上晚饭。

    因是晚饭时间,村子外面已经没有人在外闲逛了,所以,也就没有人看见三个人各自捧着一篮子花的怪异行为。

    等三人到家的时候,果然看见在家门口虎着脸的温父温母,都是脖子一耸。

    三人回家自是都挨了一顿骂,不过三人都一脸笑嘻嘻的,两个女孩儿还挨着父母撒娇,温父温母心头的火气也就慢慢降下来了。

    吃过饭之后,温父温母才真正地注意到三人抱回来的花。

    温母皱着眉头开口问道:“你们去玩一趟,掐一把蕨菜回来也就罢了,怎么还摘这么多花回来?还全是些花朵,拿来插花也就那百合花能用,其余的都拿来干嘛?”

    温明阳也不知道这些花到底怎么用,只告诉了温母自家小妹的原话,“明月说,这些花都是明珠拿来吃的。”

    温父听此惊讶,“吃的?明珠又搞出什么新鲜花样了?这花怎么吃?”

    “我就试试看嘛,若好吃,自然便是好的。”温明珠接过话道。

    她可不敢直接说这些花怎么吃,这里的人除了基本的桂花,其余的花只是拿来好看观赏的,若她直接说怎么吃,要是家里人问起来,还不知道怎么解释呢。

    温明月作为知情人,自然是无比相信自家姐姐的,开口道:“哎呀,反正姐姐做出来的东西都是好吃的,等吃就行了,管那么多干什么嘛。”

    其余人想也是,反正明珠每回做出来的东西都是可口的,等吃就行了,管那么多干嘛。

    这样想着,也不再想过问温明珠的鲜花了。

    温父琢磨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今日来的学生跟他说的事情,猛地一拍桌子,其余众人都被他吓了一跳。

    温父见此,讪讪的把手拿下来,假意地咳嗽了一声,而后,瞪向温明月。

    温明月一脸懵逼。

    我又做错了什么?我明明一整天都跟哥哥姐姐在一起,我什么都没干啊!!

    “小兔崽子你一天到晚到处都胡说些什么东西?怎么村子里面到处都在说你不敬鬼神什么的?我跟你娘这些天没出门不清楚外面的事情,还是学生们告诉我的!”温父严厉地说道。虽然他没什么宗教信仰,但是他在乎女儿的名声啊!这种名声对小女儿以后嫁人终是没什么好处的。

    温家两姐妹脸上大写的握草!这件事这么多天没提,都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怎么还有后续啊!转头看着自家哥哥那一脸准备要书的蠢蠢欲动的表情,两人更加脸蛋疼了,亏得之前商量过这事,不然还不知道怎么说呢。

    温明月又被温父瞪了一眼,只得期期艾艾地说道,“我在村外遇见个道士,我央他借了我一本书看,那些都是那书上说的,我就讲给其他人听了,那道士走的时候,我把那书还给他了”

    其余的人听她的话,对她投过去怀疑的眼神。

    怎么就那么巧?湖里的鱼被天鹅吃了,天鹅吃饱了飞了?到头来除了一个不知道存不存在的道士,等于什么都没说嘛!!

    温明珠见其余人都不信小妹的话,便开口道:“我想起来了,以前见过明月晚上偷偷摸摸地看着一本书,我去看,她还不给,说起来恐怕就是那本书吧”

    温明月猛点头,生怕众人不信她的话。

    其余的人想,既然明珠都这么说了,那这事儿肯定都是真的了,毕竟明珠是个老实人,不说谎话。

    只有温明阳有些懊悔没看到这本奇书。

    若温明珠听到众人的心声,只怕得好好感谢老实的小温明珠了。

    虽说是如此,温父还是把温明月骂了一顿,警告她少在外面胡说。

    温明月一天被两顿骂,整个人都蔫蔫的。

    一天做了这么多事情,几人也累了,帮着温明珠放好带回来的鲜花,一家人便洗漱睡觉了。因为白天累了一天,晚上睡得格外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